第18章:少爷送的酒
肆木2020-01-17 15:153,052

  小夕阳虽然叫小夕阳,但无论是里面的装潢还是制作的菜色,都不是像夕阳那样因为接近黄昏而让人觉得渗着几分仇怨。

  店内布局雅致,菜品精美,中央还有着一个演绎歌舞的小台子。偶有弹唱,偶有戏曲,沈瑜与顾敛到时,那台上便是个穿着大红袍自的大花脸,握着一个火把,表演着喷火。

  “哟,是沈小姐。”前来接待的小二见是熟客,卖着笑容往里请。他引着顾敛与沈瑜到了一个靠戏台子比较近的位置,用肩上的抹布将桌面好生擦了擦,笑吟吟的问道,“二位要吃些什么呢?”

  小夕阳的菜单很别致,大厅上方悬挂了很多红绳,交错在一起。而红绳的两头都系着一枚木牌,木牌上绘了菜品的名字。来吃饭的客人只需稍稍仰头,就能看见绝大部分的菜品。

  沈瑜用手指着脸侧着看上方,她说道:“喜欢吃什么?”

  “剁椒鱼头。”顾敛只是看着沈瑜,轻轻说着,“其余的你看着点便好。”

  “那再加一份青椒炒肉,一份冬瓜排骨汤。”

  “好嘞!”小二应声后,连忙过去通知后厨了。

  上菜上的很快,鱼头上的红辣椒色泽鲜艳,浓浓的鱼香味儿中透着一股很香很烈的辣椒味儿。放在它隔壁的青椒炒肉则是泛着香油的光泽,绿色惹眼,与那剁辣椒相呼应。

  小二最后将那碗冬瓜排骨汤端上来,汤色偏素,但能隐隐约约瞧见冬瓜的绿色纹路。蒸煮过的排骨少了一份腻味,但多了一份很浓的香味,汤面上以葱花做以点缀,很是好看。

  “菜上齐了,沈小姐与朋友慢用着。”

  “谢谢。”

  “客气什么,莲城是虚无之境庇佑的城镇,没有虚无之境,又哪里有我小夕阳这么好的生意呢!”小二乐呵呵的笑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又继续说道,“说起来听说你不久前结出了灵核,属性霸道,恭喜你了。”

  沈瑜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是吗?”

  “莲城的百姓还说以后见你就不要叫什么沈小姐了。”小二字句顿挫,“要叫沈少爷了。”

  “……啊?”

  什么东西?

  沈瑜余光瞥见顾敛正捂着嘴偷笑,便想起最初与顾敛在通天殿前见面时,顾敛便唤她沈少爷。

  “这是美称呢,莲城的百姓都期待着你能再创新高,虚无之境也能愈发好的走下去。那我们这些小百姓的日子就能更舒坦了。”

  小二带着笑容,就像是在为自己说的事情打心底感到高兴。沈瑜年纪不大,尚不能感受过多的有关门派强盛的意义有多么的重要,但好像对这些东西有些似懂非懂的心绪。

  “那便借你吉言了。”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倒也觉得释然。少爷什么的也就是个称谓,与虚无之境在百姓心里的样子比起来,显得渺小了很多。

  小夕阳生意好,没有说多久话小二便被另一桌的客人叫走了。顾敛给沈瑜递上筷子,还不忘打趣她一句:“吃饭了少爷。”

  “你就够了啊!”沈瑜骂骂咧咧的接过筷子,夹了一大块鱼肉放到顾敛碗里,“多吃菜少说话,管够。”

  两人在小夕阳吃了个满足,两菜一汤一点都没浪费。吃的正欢愉的时候戏台子上变戏法的大花脸还送了他们一人一快牛乳糖,顾敛将自己手里的那块送给了沈瑜,说着诸如‘我不喜甜’、‘看你接在手里听欢喜的那我这一块也给你’的话。

  沈瑜也接下了。

  最后去柜台结账,沈瑜还要了两坛小夕阳的高粱酒。顾敛自发的帮沈瑜去提那两坛酒,笑问着:“送人?”

  “我爹要回来了,他喜欢这里的酒。”沈瑜将钱袋夹在腰带上,拍了拍,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今天顺路就带两坛送给他,也免得他折腾。对了……你喝吗?要不要也帮你带两坛?”

  顾敛笑了:“我像是会喝酒?”

  “我爹说男儿家喝酒是常事,女儿家喝酒得到十五岁之后呢。”沈瑜说着又将自己的钱袋子掏出来,拿了足够的铜钱放在柜台上,朝着掌柜的说道,“再拿两坛高粱酒。”

  “好勒!姑娘稍等!”

  顾敛也不知道沈瑜这是个什么道理,但见她又拿了两坛酒过来,拎在手上掂量掂量,一直朝他笑。

  “那你手上的两坛就是你的,我这里就是我爹的。”她说道,很随意,可又让顾敛觉得有趣。她好像就是,相识的时候觉得是个满身长刺儿的姑娘,但相处着相处着,又会发现她柔和的一面。

  然后当她觉得你这个人尚可,就会慢慢地,愿意将所有她觉得好的东西送给你。

  这样颇有公子性子的姑娘,相处着最是简单坦荡。

  顾敛看了看手中的两个酒坛子,嘴角上扬着。

  “那我便收下了。”

  “那你到底喝不喝酒?”

  “喝。”顾敛朝她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酒坛子,“你送的我都喝。”

  “哈,我还打算说若是你没喝过着酒就当让你尝尝鲜了。”

  沈瑜与他并肩,他们本就差不多高,沈瑜侧过脸,就能对上他的眸子:“这酒很烈,我爹每次都只尝小半口,你就别一时嘴馋,喝得太多了。”

  “知道了。”

  两人说说笑笑的回了虚无之境,虚无之境没有明言禁止饮酒,只要不耍酒疯,不败坏门派的作风,那便是虚无之境的戒律堂管不着的。

  在行到竹居与梅居之间的分叉口时,顾敛停下了脚步,站在路口之间笑着唤了一声沈瑜的名字,并说了一句:“谢谢你的酒。”

  沈瑜驻足回头,眼中少年利落的短发丝毫不减他的清隽,更是在这之间加了几分俊气。他没有穿虚无之境的弟子袍,而是一身黑衣,整个人挺拔,说不上瘦,但肩宽腰细。

  不得不说,那黑色很是衬他。

  “明日要上早课吧。”沈瑜绕过了那一堆谢不谢不谢的东西,话锋一转,问起了别的东西。

  顾敛点点头说道:“你用不用多休息几日?”

  “无事,醒都醒了,没什么大碍。”沈瑜嘴角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再不去上课该追不上你与洛闲师兄了。”

  顾敛点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沈瑜与顾敛道完别,刚想走,却想到了一事。她上前一步,拉住了已经转了身的顾敛,叫住了他。

  “顾敛。”沈瑜说道,“你得告诉我你住哪。”

  今日若不是遇见了你,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

  顾敛停住了脚步,有些茫然,也有些无措。他缓缓回头,见沈瑜的眸子烈得很,竟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自在。

  “为什么?”顾敛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可在自己意识到的时候,这三个字已经说出了口。

  自己的小师妹想知道自己住在哪里,日后方便寻找或者探望,这不是挺正常?

  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正是顾敛气恼着自己有病,又不知道怎么与沈瑜解释时,沈瑜眨了眨眼,好像并没有觉得顾敛问一句为什么有什么问题。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知道。”

  沈瑜诚然道:“今日跑出来本就是想找你的,但走到半路上才察觉自己一直不知道你住哪,还得去竹居挨个的找,好在是在这里遇见了你。所以我想着现在问了你,你告诉我就好了。”

  问了你,你告诉我就好了。

  顾敛觉得哪里不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可眼前的沈瑜好像又单纯的很,说出这番话极其真挚,真挚的让顾敛觉得耳根发烫。

  告诉,还是不告诉呢?

  顾敛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

  顾敛张开口,可话都还没开始说,就瞧见了自己眼前也就是沈瑜身后来了个着青衫的姑娘,好像是仰头瞧见了这处,就加快脚步的迎上来了。

  “沈瑜!我看你往哪跑!”

  这话说出来,顾敛算是认出来了。

  这是段舒,照顾沈瑜起居,将她当妹妹照顾的段舒。

  沈瑜急了,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偷跑出来的,她回头看了段舒一眼,又赶忙回头,看着顾敛。

  “快说快说,不然我就没了!啊——”

  “说说说,说你个头,快跟我回去躺着!”只见段舒直接将沈瑜拦腰给抓住了,骂骂咧咧的将她往玉鸣阁的方向拐。沈瑜执拗着不走,顾敛上前几步,道了声:“竹居丹心殿。”

  段舒声音尖,也不知道沈瑜听清了没。

  顾敛抹了一把汗,在心里给沈瑜许了个不要被段舒骂的太惨的愿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