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少爷入室敲人
肆木2020-01-17 15:153,007

  沈瑜在分叉口站了很久,也没有等到顾敛。

  顾敛一向准时,以前沈瑜到时都能看见他站在通往竹居的那条小道上,沈瑜叫一声他的名字,像是在沉思的顾敛仰头,便会笑容满面的应她。

  是去干什么了……

  沈瑜看了看天色,往日的这个时辰两人都已经到有味堂吃东西了。她绕着那棵树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没从那条小道上看见顾敛的身影。

  清风吹拂着沈瑜头顶上的树叶,沙沙作响。沈瑜又绕着树转了两圈,最终还是往去竹居的小道上快步走去了。

  ……

  沈瑜驻足后仰头,瞧着大殿顶上的匾额,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丹心殿,也就是顾敛的住处。

  虚无之境原本是给每个长老分了几间弟子居室,四五个弟子居于一个大殿内是常有的事情,但这般事情再紫衫长老的弟子中就不会出现。

  沈瑜虽不知分到紫衫长老手上的有多少,但他老人家只收了三个弟子,沈瑜在梅居有住处还不必寻地方安置她。那紫衫长老的弟子居室,便只需供顾敛与洛闲二人居住而已。

  丹心殿也就分左室与右室,那沈瑜也只需要二选一,有一半一半的几率能寻到顾敛的房间。沈瑜站在门口,瞧了一会儿没瞧出什么头绪,这两边也没有什么装饰修建上的不同,这让她也没办法以顾敛与洛闲的性格来区分他们的住处。

  这前门不好走,沈瑜灵机一动,想了个不怎么正经的法子。

  只见她轻手轻脚的绕到丹心殿后面,后面有两扇小窗,左边的那扇紧紧合着,右边的那扇却是微敞着。沈瑜两指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朝着那扇微敞着的小窗子处走去,踮起脚尖趴在窗上往里面一探,便瞧见了屋内的景象。

  除了虚无之境弟子标配的木制桌椅柜子,也没有什么多余的物什。从沈瑜的视角被立在床榻背面的屏风给遮了个大半,只能瞧见床榻之上的人露出的后脑勺。

  那人正窝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的。

  单凭一个后脑勺是不足以辨别他是谁的,可沈瑜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就是顾敛。

  沈瑜先是后退了几步,在后院捡了几个小石子。她将石子握在手里掂量掂量,心想着:‘好像有些重,这石头也不怎么圆润,砸坏了怎么办?’

  良心驱使着沈瑜将这几个石头全丢掉了。

  可这思来想去的,周围又没什么软绵绵的东西能敲醒这个傻人,沈瑜又将那几个石子捡了起来,那袖子擦干净,重新趴在了窗台上。

  拿起一枚小的,沈瑜朝着那屏风轻轻一丢。那小石头砸出了一阵清脆的声响,屏风受力像是往后挪了几步。

  石子落地,屏风立稳,床榻上的人也没有醒。

  沈瑜看方才效果甚微,皱着眉头又从手心里挑出了一颗稍稍大一些的,使出了个七分力往屏风处一丢。

  砰——

  因是沈瑜击的太狠,那屏风就直接倒了下去。沈瑜整个人随着屏风落地的那一瞬颤了一下,然后她就见着床上的那个人猛地坐起,嘴里还喊着:“贼!有贼!”

  “哈哈哈哈哈……”

  沈瑜实在是没忍住,看到顾敛的反映直接是笑出了声,然后她自己便因为大笑时一个前倾用力过猛,整个人直接栽进了屋里。

  头被一旁的桌子腿儿撞了个正着。

  “……”

  沈瑜蜷在地上护着自己的头,她是笑不出来了,这风水轮流转的,现在轮到床上坐着的那个大笑了。

  之后缓了好一会儿两人的画风才正常起来,沈瑜对着桌上的铜镜去看自己撞着的那个地方有没有留下痕迹,而在她身后的顾敛忙着穿衣洗漱。

  只是再怎么正常,那个穿衣洗漱的顾敛也没能停下他口中的‘嘲笑’。

  “你笑够了没。”沈瑜手指触了触方才撞到的那处,那痛感让沈瑜眉头一皱。

  “没有。”顾敛有些懒散的系着自己的腰带,笑道,“你说你来这里捉弄我图什么?”

  思来想去,却是不值。

  沈瑜看着铜镜中略显狼狈的自己,愈发觉得后悔。她转过身回头去看顾敛,咬牙切齿道:“那成,你悠哉悠哉的来,我不奉陪了。”

  说罢沈瑜就来了个干脆的扭头就走,然后……然后就被顾敛给一把抓了回来。

  沈瑜几欲挣扎,然后这个人胳膊有劲儿的很,挣扎了很多次都没有挣脱开。

  反倒是沈瑜自己没力了。

  “行了,是我睡过头了,醒来的前一刻我还在做梦。”顾敛将沈瑜箍在怀里,自己脑袋扭在一边,很是淡然的将话继续说下去,“你得等着我。”

  沈瑜没答话,自己是挣脱不开,正垂着头扫兴,倒是顾敛又将她给松开了。沈瑜连忙离他三步远,摆着上回师傅教的拳法的架势,道了声:“君子动口不动手。”

  见沈瑜一副草木皆兵的样子顾敛笑了笑,他去旁边的抽屉里摸出了一个小瓷瓶,上前交到了沈瑜手里,道了声:“涂在上面看能不能好点。”然后站在原地默了一会儿,有伸手将沈瑜的左臂抬高了些,整了整她的握拳姿势。

  顾敛环着双手端详了一会儿,才又很是满意的点头,“这样就对了。”

  才又继续去打理自己。

  手上是瓶小药膏,沈瑜将那小药膏握在手里,很想将它径直朝着顾敛给丢过去。然后看着他那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小身板儿,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算了。沈瑜这么安慰自己,等养肥些养状些再动手吧。

  沈瑜与顾敛在最后的时间里小跑到了小竹林,紫衫长老正在指点洛闲身法。沈瑜与顾敛不约而同的停在紫衫长老跟前,气喘吁吁的缓了很久。

  倒是成功将紫衫长老与洛闲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紫衫长老道:“你们……歇一歇?”

  洛闲见着这两人,收了自己手上的灵流,笑道:“刚到卯时。”

  “那就无事……无事……”

  这沈瑜嘴上虽说着无事,但紫衫长老看他们挺有事的。他带着自己这两个弟子去一旁的巨石上休息,从屋里拿了一壶茶水,两个小茶杯,放在了巨石上。

  “怎么跑的这么急。”紫衫长老倒着茶,分别递给了沈瑜与顾敛。沈瑜接过茶杯,白了顾敛一眼,说道:“某人梦多。”

  顾敛停了接茶杯的手都迟缓了几秒,形容的还真是透彻。

  “小师妹刚恢复,还是好好休息着为好。”洛闲神色里还有着几分担忧,眉头皱在一起让他的清秀之气之中又平添了几分温柔。

  洛闲是个温柔的人,不像顾敛那么粗鲁。

  “其实也没啥大事儿,我这个人就不喜欢闲着。”沈瑜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吟吟的说道,“说起来委托之事还是托了师傅的福,若是没那金蝉丝,我们两个可能就回不来了。”

  洛闲道:“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回来了就好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沈瑜看得开,她就当在郑家村被徐何诓骗然后被他推进河里的事情是段珍贵的修行经历。

  她当时也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一半必死一半能活她自然要奔着那能活的一面努力。

  还不是赢回了一局。

  “金蝉丝衬你灵力,你能发觉它的妙用是你的天赋,你这一举动,我听闻后都在金蝉丝的设计稿中添了一段文字。”

  “师傅是说用它束住神兵能让神兵的主人无法将其召回?”沈瑜笑了笑,垂下了头又将自己的头抬起来,“我是记得师傅上课时有说过金蝉丝能缚灵,我想着神兵也是灵,便歪打正着的。”

  紫衫长老听了沈瑜的思路,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说道:“将来阿瑜若是有了神兵,定是能创出不少技能法术。”

  沈瑜眨了眨眼:“柳武门的神兵?”

  “自然。”紫衫长老解释道,“柳武门的铸剑池乃修仙界一绝,里面所温养着的神兵有灵,认主之后随其一生。我寻个日子与掌门说明,最早入冬之时带你们去。”

  听到神兵二字紫衫长老的三个徒弟都是双眼泛光的,整个修仙界能拥有神兵的人少之又少,多是各大仙门的强者。若是能得到柳武门神器的肯定,也是一件证明自己的事情。

  “真的吗?”三个弟子问的异口同声。

  紫衫长老微微颔首:“真的,真的。”

  倒希望他们都能取得神兵,扬名天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红尘不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