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戏精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218

  景妃义愤填膺的数落着宁伊婉,却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反应,萧墨君没有震怒,宁伊婉也没有慌张之色。

  只是戏都到这了,还得接着演下去才行。

  咬了咬牙,才接着说道:“本以为皇后娘娘宅心仁厚,哪成想却是如此,皇后娘娘这般,如何做得了后宫表率?”

  “本宫做不了,莫非你能做?”打了个哈欠,宁伊婉问道。

  本来听到景妃说找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她还身子一僵,还以为景妃是看到自己刚刚随手扔进盒子里的媚药还呢,结果,却是栽赃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这可是景妃自己把把柄递到自己手上来的,就怪不得她了。

  “臣妾自知不能胜任,但也没有皇后娘娘这般歹毒的心思,皇上,这下证据确凿了,莫非还要袒护皇后娘娘不成?”

  “怎么就证据确凿了?”宁伊婉懒洋洋的开口,勾唇深意一笑。

  “这,不就是证据么?”指了指太医手上的媚药,景妃道。

  “这可不是本宫的。”宁伊婉摇了摇头

  “怎么不是你的了,这可是在皇后娘娘你的床下搜到的,”景妃加重了皇后娘娘几个字,看向宁伊婉的目光满是恶意。

  还好,自己留了一手。

  “景妃,这真的是本宫的么?”坐直身子,宁伊婉冷冷地瞥视景妃一眼,似笑非笑道。

  “这,这,自然是了,不然还能是谁的呀?”被宁伊婉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

  景妃撇过头去硬着头皮说道。

  “可是这药明明是祈欢散,这不是你们景家的那位木神医的手笔么?这里面有一味药可是只有你们景家有的,据本宫所知,这药不外卖,本宫就算再怎么神通广大,也弄不来这个吧。”

  宁伊婉轻笑,只是笑意却半分都未达眼底,自己前世在这后宫之中屡屡被陷害才有了这堪比太医的医药知识,尤其是关于毒药的,她可是很精通的。

  想要这般陷害自己,是有多愚蠢。

  “不是,这绝对不是臣妾家里的。”景妃自然是一口否认的。

  只是,她那眼神闪躲心虚的模样却是半分都骗不得人的。

  “那让太医好好验验不就知道了,王太医,你来说说这媚药的成分都有哪些,是不是景家的祈欢散。”

  “是。”王太医应道,重新嗅了一下那药,对宁伊婉此举暗暗称奇。

  刚刚只大概闻了一下,倒还真没注意药的主要成分,还是皇后厉害,离那么远都能发现。

  “不可以。”景妃想都没想的就从王太医手中夺走了媚药,神情慌张。

  真是大意,自己居然没注意这一点。

  只是。

  顶着众人审视的目光和皇上的怒意,景妃大着胆子,喊出声:“皇上,皇后处应该有一个明黄色的荷包,您找到了便都知道了,到那时候您要怎么处置臣妾,臣妾都认了。”

  景妃这话颇有些破釜沉舟的意味,这已经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了。

  不然,今夜过后,难以打击到皇后不说,自己也会从此失势。

  “不是说这药是本宫的,怎么又出来个明黄色的荷包,景妃陷害人都不知道考虑周到些么?”宁伊婉撇了撇嘴,讽刺道。

  “把景妃给朕带下去。”萧墨君一阵不耐,若不是他觉得宁伊婉这般据理力争的样子很有意思,他才懒得听景妃这么多废话呢?

  “皇上,您只要找到皇后娘娘的明黄色荷包就知道臣妾所言非虚了。”自以为自己抓住宁伊婉的把柄的景妃一双眼恶狠狠的盯着宁伊婉高喊出声。

  只是,她心中所有的庆幸都在见到皇上手中拿出来的东西的时候消散了。

  “景妃,你说的明黄色荷包莫非就是这个?”从怀中取出荷包,萧墨君在景妃面前摇了摇,道:“今日起后宫之事全权交于皇后之手,景妃你,还是好好的去面壁思过吧,等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再出来。”

  “怎么会?”景妃耷拉着脑子,一脸的不敢置信,任由侍卫把她拉了下去。

  是呢?怎么会呢?

  不是说太后把装有媚药的明黄色荷包给了皇后么?

  现在又怎么会在皇上手中呢?

  只是,不管怎样,再多的疑问都没有人能给她解答。

  冷眼看着景妃自言自语着被拖下去的背影,萧墨君眼中全无半分怜惜。

  若不是顾及到景妃背后的镇国将军,他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算了的。

  可惜这么一个没脑子的,自己还得让她继续在宠妃的位置上呆着。

  想到这,萧墨君竟无奈的摇了摇头。

  “皇上,莫非是心疼了?”宁伊婉开口拉回了萧墨君的思绪。

  私藏媚药,擅闯皇后寝宫,陷害皇后,就被禁足了几个月这般不痛不痒的惩罚,还真不愧是得宠的,若换成了自己……

  想到前一世自己的遭遇,一抹恨意从宁伊婉眼中划过。

  “是她应得的。”萧墨君淡淡开口,不过转瞬,就像发现了什么似的,轻轻一挑眉,道:“莫非朕的皇后吃醋了。”

  “皇上想多了。”宁伊婉头都没抬的拿起一旁的被子走到了软塌处躺了下来,不再理会萧墨君,直接说道:“皇上,夜深了,歇息吧。”

  萧墨君是想说些什么的,但眼下嬷嬷都已经离开了,他也着实没有什么理由和宁伊婉同床了。

  想到刚刚在宁伊婉身上失控,萧墨君还是有些小失望的。

  “不过,皇上。”就在萧墨君闭上眼睛准备睡下的时候就听见宁伊婉叫了自己一声,仔细听还能听出宁伊婉语气中的促狭之意。

  只是萧墨君并没有开口,听着宁伊婉继续说道:“皇上,您居然把那媚药收起来了,看来臣妾所想不错,皇上您是真的需要那药啊。”

  “那药,朕只是想找太医看看成分,查查出处。”黑夜中,萧墨君咬着牙硬生生的憋出几句话。

  “哦。”宁伊婉应道,只是话语中充满着不相信。

  “朕说的是真的。”萧墨君还想要多说什么,便在夜色的照耀下见到宁伊婉翻了个身背对着自己明显不想听自己解释的意思,一生气,也不说了,也转过身去了。

  朕,朕,真的只是想查查出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