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报仇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206

  萧墨君如是想着,进入了梦乡。

  次日晚,云景宫中。

  景妃用过晚饭后想到前一晚在凤寰宫受到的奇耻大辱愤恨难当,一个用力就将满前的东西都扫落在地。

  “宁伊婉,你这个贱人,有生之年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景妃是不清楚为何那个荷包会在萧墨君手里的,只觉得这都是宁伊婉的阴谋,甚至于她都怀疑那日暗卫给自己报信是不是都是宁伊婉算计好的。

  也怪她太大意的。

  这闭门和风寒才刚好,又被禁了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除,更何况,这宫中的大权还被皇上交给了宁伊婉。

  这一仗,她是输的个彻彻底底啊。

  景妃是越想越气,只是不知为何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气从下身升起,不大会,她便感觉到全身热烫无力,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地上。

  不仅如此,她竟然觉得地面很凉快,扭动着身子,双手用力的将衣服拉扯着,只是,这都不够,此时的景妃口中吐出娇柔的呻吟声,迫切的想要什么却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娘娘,你这是怎么了?”宫人吃惊的大喊出声。

  此时的景妃衣衫尽褪,露出光滑的身躯,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对周围的声音都充斥不闻,只知道寻找让自己好受一点的方法。

  周围伺候的几个小太监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就算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男人的功能,但在见到这般活色生香的景色时也难免动了邪念。

  还是景妃的嬷嬷最先反应过来,知道个大概,直接把人都轰了出去,只剩两个宫女在,她们想要上前去制止住景妃的动作,奈何景妃动作太大,她们又怕伤了景妃只好按耐不动。

  景妃,这样子,明明就是中了媚药啊。

  只是他们实在是不敢去叫太医来,这若是被皇上知道了,景妃也就算毁了。

  嬷嬷想着,心下一狠,从旁边端起一盆凉水就朝着景妃泼去。

  浑身湿透的景妃躺在地上这才清醒过来大口的喘着粗气,待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之后几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嘴里嘟囔着:“嬷嬷,嬷嬷。”

  嬷嬷忙叫人一起把景妃抬到了床上,擦干净身子,用被子牢牢的裹住,把人拥进了怀里,小声安慰道:“娘娘,没事了,没事了。”

  “嬷嬷,我是不是被他们看到了。”景妃被吓傻了,她记得她刚刚好像在众人面前就脱了衣服。

  随后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惊叫出声:“是皇后,是皇后,她要毁了我,嬷嬷,呜呜呜,皇上是不是会不要我了。”

  “不会的,不会的,这只是个噩梦,醒了就好了。”嬷嬷轻轻拍了拍景妃的后背,小声的哄着。

  等到景妃好不容易被哄得睡了过去,一抹狠厉从嬷嬷眼底滑了过去。

  那些宫人却是留不得了。

  不过皇后?

  还真是好狠的心啊。

  次日,凤寰宫内。

  “皇上驾到。”

  正享受着美食的宁伊婉一下子就没了好心情,眼底闪过寒光,这么快就来兴师问罪了。

  “臣妾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请起。”萧墨君轻抬手将人虚扶了起来,坐到了桌子的一旁,言道:“准备碗筷。”

  “皇上莫非来臣妾这是来蹭饭的?”饶是知道了萧墨君此行的目的,宁伊婉还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自然不是,只是今日下朝之后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所以想着来和皇后分享一下。”

  “哦?”将一块鱼肉塞进嘴里,宁伊婉抬头看了一眼萧墨君示意他说下去。

  “景妃的弟弟拦住了朕,说昨日景妃受了歹人暗算,恐怕是皇后所为。”萧墨君边说边注意着宁伊婉的神情。

  昨日的事情,他早在暗卫口中得知了,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和自己这位有趣的皇后有关了。

  “怎么?前个姐姐诬陷我毒害皇上,今日弟弟就要诬陷我毒害景妃了。”宁伊婉冷笑,面上无半点心虚。

  “是么?朕也是这般觉得的,而且,朕已经为皇后狠狠的斥责了他一番,就是不知皇后可满意?”

  话虽这么说,萧墨君心里却是一点都不相信这事和宁伊婉无关的,景妃才陷害她给自己下药就被下药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那臣妾就多谢皇上了。”夹过一块蔬菜到萧墨君的碗里,宁伊婉道。

  “是朕应该做的。”

  居然不是兴师问罪的?

  宁伊婉一愣,倒是没想到。

  “不过。”萧墨君接着开口。

  宁伊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果然,不会这么简单。

  便听见萧墨君接着说道:“朕既然帮了皇后,皇后就一点表示都没有么?”

  “臣妾是皇上的皇后,皇上为臣妾解决这些事情不是应该的么?”宁伊婉看了一眼萧墨君,莞尔一笑。

  竟拿自己的话来堵自己?

  萧墨君也不生气,笑道:“皇后说的是。”

  “皇后进宫也有几天了吧?”不再纠结此事,萧墨君转移话题道。

  宁伊婉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萧墨君提及这件事情做什么?

  “朕想着寻常女子嫁人之后是有回门礼的,皇后也许会想念家中,只是皇后身份特殊,倒委屈了皇后。”

  迎向宁伊婉的目光,萧墨君接着说道:“皇宫近日也没什么大事,朕便特许皇后可以出宫探视一下家人如何?”

  “真的?”宁伊婉蓦然怔了怔,萧墨君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上一世,是没有这么一出的。

  她还记得前世自己进宫后不久母亲就被父亲送进了尼姑庵,等到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年后了,母亲重病,自己冒死出宫都没赶上见母亲最后一面。

  那一直都是宁伊婉的遗憾,也正是从这件事情开始,宁伊婉才对自己的父亲不满起来。

  难道是因为自己吞服了毒药,才叫萧墨君对自己这般放心允许自己回宫的么。

  这般想着,宁伊婉不免有些窃喜,没想到这毒药还有这么大的好处,本来她还想着过些时日怎么才能和萧墨君提出自己要出宫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