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立威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382

  “自然。”萧墨君点头,神情恍惚。

  这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皇后这么轻松真实的笑容。

  “那便多谢皇上了。”

  于是,这夜,皇上又宿在了凤寰宫中。

  因着前几日景妃夜闯皇后寝宫触及圣怒一事在宫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宁伊婉想了一下之后决定趁着这个机会将众妃都召集起来训话彻底打压住景妃。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一消息传来,倒是闹得人心惶惶的,不少人心惊胆战。

  “皇后找我们会是什么事?”清德宫内,四妃之一的德妃担心不已。

  本来景妃是宫中最受宠的,身份也高贵,虽然有了皇后,但谁都知道皇后貌丑无盐,不受皇上待见,也就没人把这个皇后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皇上为了皇后不仅禁足了景妃,还将宫中大权悉数交给了皇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后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不可小觑。

  若皇后是个美人也就罢了,奈何这皇后还是个连普通人都比不得的丑女,这般一来还能得到皇上的宠爱,甚至于皇上还接连几夜宿在了皇后的寝殿,那这皇后可谓是手段了得。

  “景妃已经被禁足了,莫非是要拿我们开刀?”一旁的王美人同样一脸担忧。

  “应该不会吧。”

  “担心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做过,皇后还能对我们做什么不成?”淑妃摆弄着自己的手,漫不经心的开口。

  “那也是。”众人长舒一口气。

  皇后又怎么了,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对她们下手。

  放眼看去,后宫的妃子差不多都在这里了,饶是皇后再有手段也不能对他们做什么。

  话虽如此,她们心中还是有些许忐忑,毕竟景妃就是前车之鉴。

  “我先走了,这样无聊的聚会以后还是不要叫我了。”一直没开过口的贤妃站起身来,不顾德妃铁青的脸自顾自的离开了。

  自己的这是无聊的宴会,她贤妃又算得了什么呢?德妃如是想着。

  假清高。

  这是留下的众人共同的心声。

  这边发生的一切,宁伊婉是一概不知的,不过就算是她知道了,想必也会轻叹一声无聊罢。

  “皇后娘娘,各宫的娘娘们都来了。”宫人叫醒浅睡的宁伊婉。

  “哦?现在什么时辰了?”

  “快午时了。”

  “给本宫梳妆更衣。”

  “是。”

  等宁伊婉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情了,众妃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才见到宁伊婉翩翩而来。

  德妃是个不饶人的性子,行了礼之后不免冷言冷语了几句:“皇后娘娘还真是好大的架子,唤我们前来却让我们好等。”

  “德妃若是不想要等的话可以先行离开,本宫是不介意的。”

  “皇后娘娘。”德妃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宁伊婉挥了挥手给打断了。

  “景妃的事你们都听说了吧。”

  来了来了,终于到了正点上了。

  众妃都摒紧了呼吸,就连最开始找茬的德妃都竖起耳朵等待着宁伊婉接下来的话。

  “景妃做了些错事,本宫深表痛心,只是皇上将后宫的大小杂事都交到了本宫的手上,按照惯例,本宫是要安排下给皇上侍寝的事宜的,今日便将你们都唤来了,诸位不会介意吧。”轻啜一口清茶,宁伊婉眼神犀利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众妃。

  萧墨君不是个注重美色的人,妃子也不多,除了四妃外能数得上的也就十一二位,也是很好分配的。

  “但凭皇后做主。”下方齐刷刷的应道。

  “那便这样吧,除了规定在本宫这的四日外,除禁足的景妃外的三妃外每人三日,其余嫔以上的每人一日,剩下的日子还是要看皇上的了,这般安排,你们可满意?”宁伊婉轻飘飘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在众妃心中落下了不小涟漪。

  说实话,若不是有规矩在,她连这四日都想要把人推出去。

  满意?

  这可真是太满意了。

  要知道景妃在的时候她们三妃能有两天的日子就不错了,剩下的一个月也轮不上一回,乍一听皇后提起侍寝的事情,她们还以为会和景妃一样呢?

  毕竟谁都想得到皇上的宠爱,早点诞下皇子。

  这般想着,宁伊婉在众妃心目中的形象也高大了许多。

  “那好,本宫也没什么事了,你们都退下吧。”

  “谢皇后娘娘。”众妃激动的行了个礼之后便起身准备离开了。

  “不过,皇后娘娘,以后我们还要来凤寰宫请安么?”一直小心翼翼的躲在角落里的司嫔小声问道。

  众妃停止了动作,等着宁伊婉的回答。

  按照规矩,只要是有品阶的妃子都是要每日来给皇后请安的,只是自从宁伊婉进宫后,皇上并不重视她便也没有多加要求,只是让宁伊婉抽空去看望下太后也就是了。

  现在皇上明显对宁伊婉上了心了,那她们还能像最开始的态度对待宁伊婉么?

  “不必,和从前一样便可。”宁伊婉自然也是不愿意他们来扰她的清静。

  只是。

  宁伊婉话锋一转,将目光放在恨不得躲起来的德妃身上,似笑非笑的说道:“也省得德妃等久了心生不满。”

  德妃身子一僵,勉强勾起嘴角,陪笑道:“臣妾刚刚失言了。”

  “本宫知道德妃性子不拘小节,自然不会跟德妃计较,可若是换了别人可就不一定会不与你计较了,不妨回去抄几遍佛经清心静性可好?”

  “是,臣妾谨遵皇后教诲。”德妃被宁伊婉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忙点头称是。

  皇后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众人如是想着离开了凤寰宫。

  御书房内。

  “今日皇后召集众妃都做了什么?”放下手中的奏折,萧墨君问道。

  “关于安排侍寝一事。”角落里传来回答的声音,却叫人找不到人的踪迹。

  “哦?怎么安排的?”萧墨君来了兴趣。

  听角落里的人声将宁伊婉的话一一道出,萧墨君逐渐失了脸上的微笑,握着奏折的手慢慢捏紧。

  每月四日?

  还真是一日不多一日不少啊?

  不过,朕恐怕不会叫皇后得偿所愿了。

  与此同时的云景宫中。

  景妃再次将手中的茶杯摔了出去正好摔在了面前宫人的头上,阴森森的开口:“你说德妃她们都说没空来本宫这。”

  “是的,各宫娘娘都说近日有些忙,没法抽身来云景宫了,而且还说娘娘既然已经被禁足了就应该好好静思己过才是。”额头上的血液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糊了眼睛,宫人不敢上手擦拭强忍着疼痛回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