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要个名分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131

  不是说有重大贡献姨娘就可以扶正么?

  若自己进了宫,姨娘扶正不就是皇上一句话的事,皇上才不舍得让自己以庶女身份进宫呢?

  想到这,宁伊柔怼了怼一旁的姨娘,小声提醒道:“娘,不要忘了我们今日来的目的,若是成了,什么都不在话下。”

  是啊。

  柳氏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掩饰住眼底对宁伊婉的恶意,道:“倒是奴婢疏忽了,不过今日还有一件事想着和娘娘商量一番?”

  宁伊婉这下是真的感到有些许的诧异,这柳氏居然这么轻易的就接受了,倒是出乎意料。

  “就是,有关柔儿的,她,她与皇上已经是两情相悦,皇上也说了要接她进宫的,奴婢料想这事是应该要和娘娘商量一下的,毕竟您是皇后。”

  见宁伊婉面上毫无波动,柳氏再接再厉:“奴婢知道这事皇后知道了定不会开心的,但是。”

  “本宫挺开心的。”宁伊婉打断了柳氏的话。

  “皇后就不要说大话了。”柳氏断定宁伊婉是在强撑,心下一喜,接着说:“柔儿是皇后的妹妹,就算是得了皇上的宠爱也不会威胁娘娘的地位的。”

  “姨娘说的是。”宁伊柔同样自以为宁伊婉此时内心已经悲痛欲绝,心里已经乐开了花,面上不露丝毫喜色的说道:“柔儿自知此事会伤到娘娘,但娘娘也知道这感情的事不是柔儿可以控制的,柔儿可是第一眼见到皇上就心悦皇上了。”

  宁伊柔扬着下巴,料定了宁伊婉会答应,毕竟自己要是不开心了去父亲祖母面前哭诉一番,他们一定会给自己撑腰好好教训宁伊婉的。

  贵为皇后又怎样?为了讨祖母父亲的欢心还不是得乖乖的任自己拿捏,到时候她还可以让宁伊婉帮自己争皇上的宠爱对付后宫的妃子,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宁伊柔越想越兴奋,看向宁伊婉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悯。

  “本来皇上说要接柔儿入宫,柔儿是一百个不愿意,只是奈何皇上情深似海,柔儿也不想伤了皇上的心,便想着来见见娘娘希望娘娘谅解。”

  宁伊柔越说越激动,黯然垂下眼帘,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落下来,见宁伊婉没什么反应,忙起身,道:“若娘娘实在是不愿意谅解柔儿的话,柔儿,就长跪不起了。”

  说完,一咬牙,不顾心底的不甘直直的跪倒在地。

  一旁的柳氏也忙起身拉扯着宁伊柔,哭哭啼啼的道:“柔儿,你这是做什么啊,娘娘怎么会不谅解你呢?她可是你姐姐啊。”

  “本宫自然是不谅解的。”看着眼前做戏的母女二人,宁伊婉打了个哈欠,语出惊人的说道。

  这下,饶是柳氏和宁伊柔再怎么厚脸皮,戏都演不下去了,直愣愣的维持着刚刚的动作,僵住了身子。

  还是柳氏最先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一声,道:“还是娘娘爱开玩笑,娘娘是柔儿的姐姐,怎么会这般小心眼呢?”

  “不是说本宫不谅解就长跪不起?莫非是诓骗本宫的?”宁伊婉将茶杯往桌上一砸,站了起来,大声斥道。

  马上就要被扶起来的宁伊柔脸色一僵又重新跪了下去。

  “本来,这不过就是一桩无媒苟合见不得人的小事,虽说一方是皇上,本宫的夫君,但奈何天子多多情,本宫也不好说些什么,自然也就没什么谅解不谅解这么一说。”

  “但宁伊柔都这么说了,本宫不谅解就长跪不起,本宫若不成全了她岂不是浪费了她的一番心意?”

  宁伊婉轻飘飘的一番话倒是把宁伊柔气得够呛,她不管不顾的站起身子,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愤恨的瞪着宁伊婉:“你胡说什么?”

  柳氏也白了脸,支吾着开口:“娘娘莫怪,柔儿也是被气急了才顶撞您的。”

  “娘,您说什么呢?分明就是宁伊婉欺人太甚,要把这么难听的污水往我身上泼。”从进宫之后就被迫一直低眉顺眼的宁伊柔这下子是被点燃了火气,什么都顾不得的瞪着宁伊婉,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也是,柔儿好歹也是娘娘的妹妹,娘娘怎么可以用这么难听的话来说柔儿呢?”柳氏道。

  “咦,这话难道不是姨娘和宁伊柔说的么?”重新坐回去,宁伊婉轻笑一声接着说道:“不是你们二人口口声声说宁伊柔与皇上两情相悦的,这不是私相授受暗自苟合,莫非还是媒妁之言?”

  “更或者,是皇上已经下了聘?”

  “虽说还没有下聘,但皇上是有这个意思的。”宁伊柔忙着开口解释。

  宁伊婉丝毫没有理会她的话,嗤笑一声,一脸的不屑。

  “我看你就是害怕我入宫得到皇上的宠爱吧。”宁伊柔气急。

  见宁伊婉面上一片淡然,宁伊柔更是气不过,接着说道:“不瞒皇后,皇上早就对我说明对你的厌恶,若不是被逼无奈又怎么会娶你?而且皇上已经答应我入宫之后便是贵妃。”

  “哦?是么?”宁伊婉依然是满脸的不在乎。

  “虽然你表面上一脸的不在意,心里一定是恨极了我吧。”躲过柳氏要拦住自己不叫自己说下去的手,宁伊柔说了个痛快。

  “你是不是忘了一点。”坐直身子,宁伊婉眉脚轻轻一扬,接着道:“就算你入了后宫成了贵妃又如何?本宫还是皇后,本宫是妻,你是妾,这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你会像你母亲一样一辈子屈居于人下,一辈子都只是个小小的妾室。”

  宁伊婉的语气中充斥着报复的快意,上一世,宁伊柔应该很得意吧,自己被砍断双脚在冷宫中被冻死,纵然相府覆灭也阻挡不住萧墨君对她的宠爱。

  可是这一世不同了,只要有自己在,她宁伊柔就永永远远都翻不了身。

  “那又如何?我有皇上的宠爱。”宁伊柔站在寝殿中央,倨傲的抬起头,那模样,别说是宁伊婉了,就连一旁的林茵清羽等人都恨的牙痒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