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礼法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261

  宁伊婉秀眉轻皱,前世的时候母亲就以不敬祖先被强行囚禁在静心庵,还是宁伊柔来自己面前大肆炫耀自己才得知的,那时候柳氏被扶正,自己只能一个人自怨自艾,什么都没有为母亲去做,导致母亲最后的意外惨死。

  而今世,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宁伊婉寒着一张脸,看面前的母女二人演戏。

  见宁伊婉脸色大变,柳氏暗喜,面上却不露分毫,继续说道:“不过,娘娘若是愿意前去静心庵劝说一二,妾身料想夫人或许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哎,夫人也真是的,怎么就这般想不开呢,就算别的不在乎,也得想想娘娘你这个亲身女儿啊,还真是苦了娘娘了。”

  说完这么一大番话,柳氏用手中的手帕像模像样的擦拭了一下眼角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眼泪。

  “是啊,夫人也真是的,怎么半点都不顾及姐姐呢?”宁伊柔乐于在宁伊婉心上扎刀附和着开口。

  “唤我皇后娘娘。”宁伊婉冷冷的打断了宁伊柔矫揉造作的姿态。

  “啊?”宁伊柔一时不察蓦然怔了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宁伊婉的话,勉强勾起嘴角,僵硬开口:“姐姐这是哪里话?”

  “娘娘莫非做了皇后之后就不顾及姐妹情了么?还真是可怜我的柔儿了。”柳氏也开始装可怜。

  “姨娘莫非是忘了,本宫是皇后,一国之母,这自古至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先是君臣才是父子,更何况宁伊柔她不过就是个庶女。”宁伊婉冷笑一声。

  “可是。”宁伊柔自是不甘心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宁伊婉打断了。

  “更何况,本宫的母亲究竟是何故去到静心庵还是个未知数吧。”宁伊婉冷冷地瞥视了面前母女二人一眼。

  前世,明明就是自己的父亲,当朝丞相见自己无法笼络住皇上的心才亲自将发妻送进尼姑庵的,今生却演变成了母亲自愿的,想来也是和这母女二人有关系吧。

  不得不说,宁伊婉是很了解宁伊柔母女的。

  本来,宁伊柔和柳氏确实是存着等宁伊婉入了宫便设计将宁夫人逼到尼姑庵的,只是没想到就凭宁伊婉的那张脸还能得到皇上的宠爱。

  宫中传来消息说皇上有多么多么看重宁伊婉,柳氏急了,害怕自己永远都不能坐上当家夫人的宝座,也怕伊柔因出身受牵制。便联合老太太将宁夫人逼到尼姑庵出家。

  也是心虚,乍一听到宁伊婉这么说,柳氏不免低了一头,想着莫非是宁伊婉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了。

  只是,又想到宁夫人被逼出家后,自己就由宁老太太扶正姨娘,此时自己可算是正儿八经的丞相夫人了,还怕她作甚?

  这般想着,柳氏的腰板都挺得更直了。

  “娘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夫人不想去还会是别人逼她去的不成?”宁伊柔反驳道,瞄了一眼宁伊婉,接着道:“反正母亲说尽了好话都没有留住她,我还替母亲叫屈呢?”

  “你唤她什么?”宁伊婉秀眉紧蹙,一双眼直直射向宁伊柔。

  宁伊柔话中的母亲自然不会指自己的母亲,那么……

  “娘娘还不知道吧,祖母已经立母亲为丞相夫人了,从今以后丞相府就不是姐姐一位嫡女了,就是不知姐姐为不为我和母亲高兴呢?”说到这,宁伊柔掩饰不住的喜悦,眉毛都快飞上天去了。

  从自己知事开始便被母亲灌输着自己是庶女的事情,明明都是父亲的孩子,凭什么她宁伊婉就是嫡女,享受万千宠爱,而自己就是个庶女,一个下人。

  不过从现在开始,宁伊婉的一切都会是自己的了,嫡女的荣耀,还有,皇上的宠爱。

  “笑话,本宫怎么不知道,一朝丞相的夫人竟然可以由久居深闺的老夫人随意决定的,还真是可笑。”宁伊婉勾唇,深意一笑。

  纵使是丞相的姨娘,还是唯一的姨娘,但终归也只是妾室,下人,想要扶正谈何容易,就连前世柳氏可以成为丞相夫人还是萧墨君想着给自己的贵妃一个好身份才下旨。

  到底是谁给她们的自信,觉得把自己的母亲赶走了就可以成为正儿八经的夫人了,上一世或许是父亲默许他们做的,但这一世可就不一定了,毕竟父亲能做到丞相的位置上就不可能那么没脑子。

  “怎么可能?”柳氏明显被吓到了,呆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

  “娘娘还是不要吓我母亲了,这妾室转正不过是相府的家务事,还是后院之事,祖母怎么就做不得主了,母亲娘家的表姐早些年也是姨娘,不也是一句话的事就当上夫人了么。”宁伊柔也被吓到了,不过她马上就反应过来嗤笑一声,反驳道。

  在她眼里,这不过就是宁伊婉自欺欺人的表现。

  柳氏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的。

  “看我这脑子。”宁伊婉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轻笑出声,叫过一旁的林茵,说道:“本宫怎么忘了,父亲身份高贵,有些事姨娘自小应该是没有接触过的,不了解也正常,不妨就叫本宫这婢女为姨娘解释一下?”

  柳氏闻言一口银牙就要被咬碎了,这宁伊婉是变着法说自己上不得台面呢?

  不过莫非真如宁伊婉所言么?

  宁伊柔心里也不免嘀咕了起来。

  “依据我朝礼法,妾地位低贱,故三品以上官员所纳的妾室一般不能扶正,有重大贡献的除外。”林茵早就因为母女二人说的话憋了一肚子的气,所以在地位低贱那几个字时加重了语气。

  果不其然见到他们变了脸色,还嫌不解气,慢吞吞的又加了一句:“这位姨娘,您说的那位亲戚嫁的应该不是三品以上的官员吧,才会连这都不知道。”

  好像是五品?

  柳氏终于是反应了过来,连林茵口中的讽刺都没听出来,整个人都呆住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至于宁伊柔,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她本来是想着来宁伊婉这炫耀一番的。

  她现在是丝毫不怀疑宁伊婉是骗她的,毕竟这么大的谎一戳就破了,宁伊婉可是当朝皇后,犯不上这么做。

  所以说,自己真的就成不了相府嫡女了么?

  不。

  突然想到了什么,宁伊柔眼露精光,无声的勾起了嘴角。

  自己还有皇上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