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宁家来人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336

  萧墨君不得不扭过头去,将手拿开,道:“朕还有事,改日再来看你。”

  景妃自然是不依的,柔柔开口撒娇的唤了一声:“皇上。”

  “景妃,听话,莫要做出一些让朕心生厌烦的事。”萧墨君心中一阵不耐,直视景妃的眼睛,抚摸着景妃的头发,语气中充斥着寒意。

  景妃被惊得垂下了手,低着头,无言的放任了萧墨君的离开。

  她怎么觉得皇上的话的意思不止如此呢?

  出了云景宫,萧墨君不由得轻呼一口气,往日,他怎么不觉得在后宫应付妃嫔是件这么痛苦的事情。

  “皇上,不好了。”李公公快步赶了过来。

  站定,李公公大喘着粗气,开口:“皇后娘娘刚刚赶了过来,带走了林茵。”

  “哦?”萧墨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示意公公继续说下去。

  “皇后娘娘丢下一句话,说皇上要是定她的罪直接去凤寰宫便离开了。”李公公小心的回话,见面前的人没什么反应,一时间有些心惊。

  暗戳戳的抬了抬头观察了下,却发现萧墨君一脸的笑意,饶是他再怎么了解皇上,此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还有,皇上,皇后娘娘受伤了。”经过这段日子的观察,他算是明白皇后在皇上心目中算是有着非凡的地位,所以此时这回话都有些战战兢兢的了。

  “怎么回事?”萧墨君面色一沉,一直勾着笑意的唇角慢慢的凝结在唇角。

  “是行刑的侍卫不小心伤的,皇后娘娘为了保住那林茵来的太迅速,侍卫一时不察没反应过来划伤了皇后娘娘的手臂。”

  “而且,老奴看着好像留了不少的血,甚是吓人。”末了,李公公还加了这么一句话。

  “行刑之人重打四十大板。”丢下这么一句话,萧墨君便阴沉着脸离开了。

  四十大板,怕是会打个半死吧,皇上还真不是一般的看重皇后啊。

  李公公重重的擦拭了下额间的冷汗,小跑着追了上去。

  凤寰宫内。

  “娘娘,您不该来的。”回到凤寰宫内,林茵忍不住叹息。

  现在,景妃怕是又有了对付皇后娘娘的借口了。

  “本宫的人差点折在云景宫,若传了出去,本宫的脸往哪放?”宁伊婉倒是丝毫没有把林茵的顾虑放在心上。

  今日,林茵等人去了云景宫后迟迟未归,她心生焦急叫人去查探了一番,才得知景妃居然胆大包天做出这般陷害自己的事,若不是自己去的及时,想必等着自己的就是林茵的尸体了。

  本以为景妃被禁足能消停一阵子,现在看来有些人不管出不出现在自己面前,都是可以恶心到自己的。

  “娘娘,皇上信任您,可今日您救下了奴婢,不是平白被皇上猜忌么?”纵是宁伊婉这么说,林茵也知道宁伊婉多是为了护着自己。

  自己不过就是个奴婢,到底何德何能啊。

  “本宫不在意那些。”宁伊婉在心中冷笑,信任我?萧墨君之所以不对付自己,还不就是因为自己好控制,若没了自己,太后还得重新扶持一个傀儡,他也得多了些许麻烦不是?

  “不妨皇后把奴婢交出去?”林茵提议道。

  “你说什么呢?本宫既然救了你,就没想过用你来换取前程,更何况,今日之事,说起来还是本宫连累了你。”宁伊婉皱紧眉头打断了林茵的话。

  “ 罢了,你先下去吧。”随意的挥了挥手,宁伊婉道。

  “皇后娘娘,刚有人来禀告,今晚您母家宁家来人探望您,您看是不是需要准备一下?”清羽进了寝殿道。

  宁伊婉闻言一喜。

  宁家来人?

  莫非是母亲来了?

  听到母亲来看自己的好消息,宁伊婉只觉得一整天的愤懑的一洗而空。

  前世没来得及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成了她一声的悔憾。

  自从重生后,她天天想,夜夜想,就想见母亲一面。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她走到院子里吩咐众人开始准备,定要给母亲个好印象,让她知道自己过得很好才是。

  只是,宁伊婉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

  因为就在宁伊婉欢欢喜喜的等着见母亲的时候,人来了。

  最先进来的女子三十岁左右,容貌迤逦,柔媚可人,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丝毫痕迹,反而平添几分韵味。

  后面跟着的女子一身鹅黄色衣衫,容貌绝美,精心雕琢的完美五官,柳眉翘鼻,樱桃小嘴,皮肤吹弹可破,黑发如瀑,自是风情万种,微微低着头,却丝毫不减美貌,就连凤寰宫里的一众宫女见了都不由自主的失了神。

  果然不愧是第一美人。

  “竟是姨娘,本宫还真是没想到,只是不知为何不见本宫母亲。”等来人不情不愿的行过礼之后,宁伊婉才不紧不慢的开口,抬头将目光放在了来人身上。凭着衣衫,她很轻易的分辨出了这二人的身份。

  不就是姨娘柳氏和宁伊柔么?

  将目光放回宁伊柔身上,宁伊婉心中冷笑,前世宁伊柔靠着萧墨君的宠爱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的茬陷害自自己最后害的自己进了冷宫最后惨死在冷宫之中,甚至宁家的败落和她也有很大的关系。

  想到前世宁伊柔一脸高傲的来自己面前说她与萧墨君如何恩爱,想宁家下场多么惨烈,宁伊婉眸子便是一冷。

  “还不是因为。”宁伊柔本就对宁伊婉不满,眼下又要给宁伊婉行君臣大礼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被宁伊婉这么一问,急着找回面子想都没想的就要开口,还是被柳氏拉住才住嘴。

  宁伊柔有些不情愿,就宁伊婉她还不放在眼里,要知道她可是和皇上相识的,皇上不仅对自己百般好,还曾承诺过让自己闲来无事可以来宫中玩呢,想来也是对她有情的。

  想到皇上的温柔,宁伊婉脸色一红。

  这二人的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宁伊婉的,宁伊婉抬眼望去,便见柳氏拿出手帕,面露愧色,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妾身本不想说出来惹娘娘不快,但既然娘娘问起了,那妾身自当是知无不言,只是还希望娘娘不要过于伤心坏了身子。”

  “那本宫就洗耳恭听了。”宁伊婉见到柳氏这一副惺惺作态的模样就一阵恶心,只是眼下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夫人也不知怎么的,在娘娘进宫之后便一副看破凡尘的样子,吵着要出家,老爷和老夫人也没办法只好成全了她送夫人去了静心庵,不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