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陷害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301

  “还是不了。”萧墨君摇了摇头,站起身子,道:“还是朕亲自去吧。”

  便迈着大步离开了御书房。

  自己的皇后刺杀景妃还被抓了个现行?

  这怎么可能?

  就以自己这几日对皇后的了解,她若真想对景妃做些什么,也会是半点马脚都不露的吧。

  到了云景宫,萧墨君便见景妃正半倚在床上,半张脸都被包上,小声抽泣着,一见到自己来了,眼泪便像泉水样的流溢出来。

  “皇上,您看臣妾的脸毁了,臣妾不想活了。”说着,景妃便起身朝着一旁的柱子撞去。

  还是一旁的嬷嬷紧抓着。

  不过这也不妨碍她抓过皇上的手直接扑进了皇上的怀里就是了。

  只是萧墨君却没让她得逞,右手一个用力就把人重新带回了床上,将人安置好,萧墨君才开口:“皇后仁义,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想必是有什么误会吧。”

  “哪有什么误会,毁了臣妾脸的人就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婢女,还是当日娘娘救下来的那位呢?怎会有假?”景妃低下头恶狠狠的开口。

  她就知道皇上一定会护着那个贱人的。

  “来人,把刺客带上来。”景妃不等皇上有所动作便开口道。

  不大一会,林茵等人就被带了上来,跪在地上,嘴里被人塞了东西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皇上,您看,这不就是皇后娘娘救下的那名女子,还能是别人冒充不是?”

  “把嘴里的东西拿开。”萧墨君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

  这女子,还真就是那位皇后在太后手上救下来的人。

  “皇上,奴婢冤枉啊!是景妃欲除掉皇后陷害奴婢,那伤是景妃自己划伤的啊。”嘴巴一解放,林茵便开口辩解。

  一旁的清音等人也跟着点头。

  只是早就有所准备的景妃自然不惧,一把将脸上已经包扎好的伤口揭开,哭诉道:“那奴婢这么说可谓是心思恶毒了,皇上,您看,这么重的伤,怎会是臣妾自己划伤的?”

  “皇上您也知道,臣妾一介女儿身,自是十分爱美的,以后这脸上有了伤疤,可如何是好?”生怕萧墨君不信,景妃接着道。

  自古以来女子爱惜脸如同爱惜生命一样,尤其是身处后宫之中,一旦没了美貌,就没了最大的依仗,失了皇上的宠爱,怕也是只能老死在深宫中了。

  景妃瞪了林茵一眼,暗自得意,谁会相信自己会划伤自己的脸呢?

  好在等扳倒了皇后之后,自己可以叫木神医给自己配药恢复容貌,到时候自己又可以重新获得皇上的宠爱了。

  “景妃说的是。”萧墨君点了点头。

  林茵心若死灰。

  是了,景妃是皇上的妃子,自己不过就是个奴婢,皇上自然是信她的。

  更何况景妃脸上的伤是做不得假的,有谁会相信景妃为了陷害自己和皇后娘娘不惜毁了赖以生存的脸呢?

  要知道,没了那张脸,一个后妃可是没法再宫中生存下去的。

  景妃这么做是断了自己的后路。

  思忖片刻,林茵镇定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一个头,道:“皇上,此事乃奴婢一人所为,与皇后娘娘无关,望皇上切勿冤枉了皇后娘娘。”

  “与皇后无关?”景妃自以为大局已定嗤笑一声:“你是皇后派来的自然会这么说了,若不是有皇后指使,你一个小小宫女敢这么做?”

  “奴婢以前在太后娘娘宫中当差时曾无意间冒犯了景妃娘娘被景妃娘娘惩罚打个半死,心中一直对景妃娘娘有所怨恨,前几日又得知景妃竟然陷害皇后娘娘,心中更是不忿。”

  “皇后娘娘心地仁和宽厚,又救过奴婢的性命,所以在奴婢知道景妃居然如此狠毒的时候便起了杀心,这一切与皇后娘娘无关,娘娘心善,若是知道了定会生奴婢的气责怪奴婢。”

  林茵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反正今日景妃是铁了心的要陷害自己,自己贱命一条不值钱,但若是牵连了皇后娘娘,她怕是万死难辞其咎。

  “你还真是衷心,只是你以为皇上和本宫会相信你的话么?”景妃从床上下来,跪倒在萧墨君的脚边,高声道:“皇上,皇后派人刺杀臣妾,犯人以认罪,还望皇上将犯人绳之以法还臣妾个公道。”

  “好。”萧墨君应了一声。

  “宫女林茵以下犯上,意图谋害贵妃,拉下去处死。”萧墨君道。

  “可皇后。”景妃还想要说些什么,她费了这么大功夫,甚至不惜毁了自己的美貌,不是为了换来现在这个结果的。

  “这宫女不是已经说了么?与皇后无关,怎么,景妃没听见?”萧墨君看向景妃,一脸不解状。

  景妃傻了眼,呆坐在地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嘟囔着:“不是,皇后是主犯,皇上,你,不能。”偏心啊。

  这后半句还没来得及说出来,景妃就在萧墨君似笑非笑的眼神中住了嘴。

  “那就这样吧,还不把人拉下去。”

  林茵没再挣扎,一双眸愤恨地瞪着景妃,似乎是要把那张脸牢牢的记在心里,趁着还没带出去,林茵开口:“今日景妃所为奴婢铭记于心,等奴婢去了黄泉路上,也一定不会忘了景妃娘娘的。”

  景妃被林茵的目光看得心虚,不自然的打了个冷颤,不过转瞬便挺直了身子,毫不畏惧的迎上林茵的目光。

  不过就是个下贱的奴婢,贱命一条,死在自己手上,倒也是她的造化了。

  只是,自己牺牲这么大居然没把宁伊婉拖下水,着实是有些不甘心,不过自己除掉了宁伊婉费力要保的人,想必也会让她伤心一阵吧。

  没想到皇上居然这么偏心那个宁伊婉,自己绝对不能放过她。

  “好了,那爱妃还是好生修养,朕就不多呆了。”萧墨君将人扶了起来就要起身离开。

  啊?

  景妃呆呆的坐在床上,一时间竟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皇上这就要走了?自己可是受了伤的。

  于是,景妃想都没想的就拉过萧墨君的胳膊,泪珠一滴一滴从脸庞滑落,抽抽搭搭的开口:“皇上,您就不能陪陪我么?”

  美人落泪,向来是备受怜惜的。

  只是景妃想的很美好,现实却是很残酷,只见豆大的泪水划过被揭开的伤口混着血水落下,一双眼眸因为长时间的哭泣已经是肿的厉害,丝毫没有半分美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