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个可怜鬼
明月千堆雪2020-02-14 14:403,206

  从‘它’脸部狰狞表情看来,这道结界光栅对它造成了伤害,杨子江也被吓的往后倒退几步,心想真TM的见鬼了,这时过了一分钟的可视化时间,光栅消失。

  那人又一次冲了过来,杨子江心想要糟,这结界看不见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效果。

  但所幸的是那人身体触碰到了原本光栅的范围时,再次像被电击一样痛苦的尖叫缩了回去,看来可视光影只是用来方便操作,消失后护身仍能发挥作用。

  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原来是胡丽雯在那边等得太久,也往这边跑了过来,杨子江忙喊道:“你先别过来,在那等着。”

  但胡丽雯却很快就到了身后,问道:“为什么?咦……”

  她发现了车里那人双手上扬怪异的的站着,明显身上脸上都有不少伤痕血渍,却像没事人一样,眼神凶狠地瞪着二人。正要发问时,却见那人一扭头,转身往车体上撞去。

  咚地一响,那人头部和车身相撞,车身立即凹下去一大块,显然用了相当大的力气,那人受冲击倒地却没有罢休,爬起来再次用头不停撞击,让杨子江和胡丽雯面面相觑。

  这情景杨子江摸不着头脑,这是干啥呢?打不到自己,就找车出气?不对……那分明是自杀行为。他正犹豫着该不该去救这个人,胡丽雯却先冲了过去。

  “别…别去……” 他大惊想拉住,却为时已晚,女人可真麻烦,都不带商量的。

  奇怪的是,那个人却没有对胡丽雯有攻击行为,在她拉扯扶持之下,竟然转过身来,背靠着车子坐在地上,表情已经不再凶恶,反而变成了泪流满面的伤心模样。

  胡丽雯说道:“你干嘛想不开,手脚都齐全的,我报警了,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那人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声音嘶哑说道:“为什么不让他死?你们走开,让他死。”

  胡丽雯奇道:“让谁死?他是谁?”说着奇怪的看了一眼杨子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那人断断续续说道:“他在5年前…酒后开车,出了车祸……车上母女二人一起丧命,他却还……厚颜无耻的活着……还不让他死了恕罪,为什么要拦着……”

  “你先冷静点啊……”胡丽雯不明所以,只能轻拍他肩膀安慰着。

  警笛声传来,一辆警车和一辆白色救护车快速驶近。那人闻声止住了哭泣,神色变得异常冷漠,说道:“不死也要你不好过。”

  说着再次往车上撞去,但在胡丽雯的拉拽之下力度不大,杨子江也赶忙出手,两个人一起把他紧紧按住。

  这时救护车到了眼前,车停稳几名白大褂快速跳了下来,一边询问着一边张罗着救护。

  那人的激动神情现在已彻底平静下来,没有任何反抗让人抬上了救护车,但杨子江留意到他的眼神,透露着一丝绝望。

  杨子江配合着警官询问,只是大略带过,对于那人如何爬出来、时候异常表现没有细说,心想这事没法说得明白,已经不关自己事情,应该也要告一段落了。

  “大概他受惊吓了,我救他出来时言语含糊不清,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胡话,好像有些悲观情绪……”还有可能尝试自杀,杨子江又补充道:“看着像是想自残,你们和医生说下,特别留意下他的行为……”

  现场看来就是一场交通意外,在问完基本情况后,警官说道:“今晚上事故太多了,你们先早点回家去,随时等我们通知,再来做个详细记录。”

  他说完自顾忙着处理拍照、拖车事宜,杨子江也巴不得早点抽身事外,刚才也只是大略叙述事情经过,对于那人如何爬出来和之后的行为不好解释,没有细说。

  胡丽娟刚才已经从救护车上借了些纱布消炎药之类的,这时候拉着杨子江,给他处理手上伤口,说道:“看不出来你还很有爱心。”

  “开玩笑!我可是有为好青年,五讲四美三热爱……哎疼……”

  听见夸奖,杨子江有些飘飘然自吹起来,但是架不住消炎药沾上伤口时的火辣刺疼。

  胡丽雯微微一笑没有反驳,发现了他的手环,问道:“这是哪来的?好像没见过。”

  “网上买的,今天刚收到的。”杨子江敷衍了过去,说道:“也没电了,用不了。”

  “刚才我老远看见你原地转圈,又指手画脚的,是在干什么?”

  “你看见了?”杨子江愣住,问道:“还看见什么了?”他想起画的图有一分钟的可视化,不知道她有没有发觉自己的秘密。

  “没了,我在讲电话,就余光看到你跟傻子一样。”

  “哦,我在找东西,想看看有没有石块铁棍好砸玻璃。”

  对这马虎解释,胡丽雯眼光中闪过一些怀疑,但她没有追问,继续小心处理着伤口。

  包扎完毕,一辆进口豪华车辆开了过来,她看了一眼,说道:“我打过电话回家,我爸派的司机来接我,这时候叫不到车,先送你回去吧。”

  “卧槽,这车要千万级别吧?”杨子江心中狂叫,忍不住说道:“胡丽雯你家这么有钱,你还……”

  “还什么?”胡丽雯眼神突然冷漠,仿佛随时会爆发出怒火。

  “还……还用得着上班?”杨子江嗫嚅着,公司风传她是老板情人,他已经脱口而出过一次,现在更不敢讲。

  她家里这么有钱,应该不至于自己作贱自己,突然心中一动,难道她实际上是老板女儿?上班是为了体验生活?如果这样,把她追到手,后半生岂不……想着不禁嘴角微微上扬,就差得意忘形了。

  “想什么呢?”胡丽雯见他神态猥琐,呵斥了一句。

  杨子江爽快的拍了自己一巴掌,用的是受伤那只手,痛楚让他轻哼了一声,然后说道:“不劳您驾,我自己思想犯错误我自己惩罚。”

  “切!”胡丽雯嗤之以鼻,说道:“还说是五讲四美三热爱,满脑子不知道是什么龌龊。不跟你扯了,先上车回去吧。”

  平生第一次坐上超级豪车,杨子江感慨万千,控制住不乱动乱摸,却控制不住东瞄西看,好在胡丽雯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看不见自己‘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的神态,但那位不言不语神情冷漠的司机,却总是从后视镜中投来鄙夷的眼神。

  终于到了自己租住的地方,胡丽雯看看周边环境发现是在城中村,叮嘱着早点休息然后就离去了。

  今晚收获不浅,杨子江想着发生一切,还有许多疑问没有解决,赶紧把手环放在无线充电底座上,手环呼吸灯和正常时的蓝色不同,亮起了暗红光,看来是在充电中。

  也不知道要充多久才能开机,趁这时候研究起那只画笔来,它有三个按钮,一个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知道是电源开关,中间那个被色天师叫做画刷的,大概就是能够把画出的线条转变成光栅,还有什么其他作用目前不太清楚。

  另外一个按钮还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他想了想按住它,然后随意虚画了一下,光影掠过拖出了一条弧线,除了和第一次画的那样生出了透明光带之外,没其他事情发生。

  难道也和那个结界符号一样,需要闭合路径?他心念所至,立马付诸行动,在身前凌空画出一个不甚规则的椭圆,随着圆形最后的闭合,他发现了异常,不由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原奔通透的光圈,在闭合之后,却变成了一面不透明的光幕,泛着白色辉光悬在面前,绕到后面看它也是一样。

  像是…时空门?杨子江想起了科幻电影里的镜头,他小心翼翼先伸进一根手指,果然手指并没有穿透这片薄薄光幕露出在后面,仿佛是被齐齐切掉。

  抽出后手指却完好无损,也没有异样感觉,看来的确是连接另一个空间的通道,他不敢贸然乱闯,准备先瞄一眼看看,刚刚探头贴近光幕,光幕却悠忽消失了。

  而在这时他感觉头皮有些发痒,下意识摸了一把,手上传来的异样感觉,赶忙拿手机前置摄像头当镜子,一看之下大惊失色。

  原来贴近额头的发梢被齐整整切去了一半,而地上并没有发现那些断掉的头发,很显然是在光幕消失时,断在了通道另一头的空间。

  看来不同于护身结界,通道不可见后就失去作用,必须要在一分钟内进入。如果刚才自己把整个头探进去了,岂不是会被切断?想到这里杨子江冒出一身冷汗。

  在没有问清楚色天师之前不能再轻易尝试了,太危险!他这么想着,但是却忍不住好奇,通道后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一分钟嘛!哥动作快点不就OK了。”他再次挥动画笔,为了安全起见,这次手臂尽量伸长,画了一个直径2米的圆形通道出来,然后迅速的整个人跳了进去。

  面对全新全异的空间景象,杨子江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最后浓缩成两个字:“卧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