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魔域驱妖人
明月千堆雪2020-02-12 19:123,032

  杨子江身处在通道另一侧的未知空间,所看到事物分明极其眼熟,却又不完全相似。

  看起来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房门、窗户仍然是在同样位置,但和墙壁一样,表面变得斑驳破旧,桌椅电器等家具也腐朽不堪。

  那些杂乱物品也仍然摆在原处,表面都斑驳剥落成粉尘,被风吹扬荡起,尽管面目全非,但依稀能辨认出它们属于自己所拥有,毫无疑问这的确是自己的房间。

  但刚才放在茶几上的手环和充电器却不在了,房间里的一切保持着白天离开时的模样,只是环境破败,就好像是曾经历了火灾的洗礼,地面与空气漂荡着无尽尘烟灰烬,随着破烂的门窗吹进来的穿堂风盘旋起舞,遮盖住了视线。

  透过窗户看去,外面的世界同样被漫天席卷的尘埃笼罩,隐隐约约看见建筑物的轮廓依旧耸立在原处,但不见一点灯火,猎猎风声四起,掩盖掉了其它若有若无的莫名声息。

  难道这是……未来世界?他这么猜测着,但又觉得有些不对,色天师说过为了把画笔送到这里,费尽周折,绝不会是画个通道就能解决。

  天宇万物空濛一片,不见星月分不清是白天或是夜晚,整个世界仿佛是转换成了灰阶模式,色彩被抽离,死寂沉沉毫无生机,一种无法言喻的寒意侵袭心头。

  如果是维度紊乱,另一个空间重叠,那么意味着这是……魔域?想到这里顿觉不妙,凭目前自己的能力,万一真遇上了什么妖魔鬼怪,恐怕没办法正面对抗……

  他决定离开再说,慌忙转身发现通道已经消失了,毫不犹豫马上用笔画了起来,而圆圈画到一半之时,笔尖突然不再有光线出现,紧接着传来一阵震动。

  什么情况,关机还是没‘墨’,色天师也没说还要用什么墨水?他心急的尝试按动电源重启,但并没有奏效,震动了一下又停止,之后画笔不再有反应。

  这情况比较熟悉,手机也经常碰见,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没电了。

  “我TM还真的是小白啊!”杨子江无助地在心里大骂自己,给手环充电却忽略了画笔。

  无法开启通道,那怎么回去?难道就这样被困在这个魔域里了?静下心来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到外面去碰碰运气,总比耗在这里没有任何东西能利用束手待毙要好。

  这栋楼像是被废弃了几十年,墙面残破凌乱,隔壁房间的门锁锈蚀无法转动,却不需要费太大力气,就被他用脚踹开,干裂的门框木屑掉落满地,里面家具物事和自己房间差不多情形,同样也毫无生命迹象。

  这一层查探没有结果后,于是小心翼翼地下了楼,直奔路口那家手机商店的位置而去,那里肯定必不可少有移动电源、充电器之类的。

  但杨子江却没有什么好运气,这家死气沉沉的铺子没有任何生机,门窗洞开一眼望去仿佛是一只面目凄惨的怪兽,随时等待着吞噬来人。

  硬着头皮进入,在陈列整齐的柜台里四处搜索,想要的东西虽然是真的找到了,但可惜的是却试了几个移动电源,都不能有哪怕一点点反应。

  它们外包装已经斑驳成齑粉,但还没有拆过封的痕迹,应是全新未使用过的,正常情况下不可能一点剩余电量也没有,似乎是人类的科技发明,在魔界失去了应有的能量。

  杨子江放弃了尝试,看见墙上石英钟指针停在了9:35的位置,应该就是不久前魔域侵袭之时,仿佛是把现实世界除了生命以外的一切都定格成为了镜像一般。

  色天师说的空间重叠应该指的就是地理位置上的一致,两个三维坐标相等的次元空间被一种未知维度分隔,但如果妖魔能在其中穿越,说明一定还存在着其它通道。

  可就算还有别的通道,也不知道在哪里,无从寻找。难道要抓一只鬼来拷问吗?

  自己可没有实力凭一己之身捉鬼伏妖,缺少运动体格不行,从现在看来智商似乎也不太够用,剩下的唯一‘优点’大概就是胆大妄为,敢在欠缺周全考虑时乱闯未知异界。

  自我评价了一番, 杨子江垂头丧气的坐在了地上,面对看似熟悉却又完全陌生城市道路

  陷入迷惘,在魔域迷失可不仅仅是迷路那么简单,不是随便找个人或打个车就能解决问题。

  终于想起了一个可能,之前车祸的那个可怜鬼如果是从魔域穿越过去的,看起来也是匆忙之间附身,才导致了车辆失控,在那辆车行经的路上,或许存在着通道。

  在没有其他办法可选择的时候,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再赌一把,但车祸现场离这里都有差不多十公里,步行得要几个小时。

  发现门口倒着一辆锈迹斑斑的脚踏车,扶起来试了试,大概除了铃铛不响哪儿都响,勉强还能够使用,于是顶着风烟弥漫的街道,‘吱嘎吱嘎’的往公司那边骑了过去。

  道路两带树木叶子早化为齑粉扬尘,枯萎枝桠光秃交错,似乎连水分也被榨干,了无生机。杨子江在这死寂的城市一路骑行,万幸并没有遇到担心的危险。

  却远远看见在那车祸现场附近,依稀有几个人影晃动,大为奇怪,心想如果真有人的话,那就是天大喜事了,但无法确认到底是人还是妖魔,提前下车躲在枯树后观察。

  距离太远无法分辨,他壮起胆来慢慢往前潜行着,直到终于能够听见那几个人影,在用着人类的语言交谈着,心中大感欣慰,但不敢贸然现身,仔细聆听他们交谈内容。

  隐约听得一人说道:“……在此处遁迹,却不知逃往何处,张师兄,现在怎么办?”

  被称作张师兄的人说道:“不知是何方妖孽,若它遁入魔域不再越界也无妨,但今日异象显示魔域禁制失效,众多邪魔必会蠢蠢欲动趁虚而出,要趁早回山知会师尊。”

  “如果早让我们也用上手机,就能立即通报情况了,不至于这么麻烦。”

  “陈师弟不得胡说,修道者无思无为,去掉凡心,以戒为师,师尊严令接触科技凡物,是为我们早证大道着想。”

  张师兄说道:“这次下山师尊让我们低调行事,换上俗服尚能变通,不要再提手机之事。”

  陈师弟应道:“好好,师兄说什么就是什么。”

  另一人说道:“那位施法结界的道友也不见踪迹,却不知是何方高人,更不知是敌是友”

  张师兄点点头,说道:“他术法和我们似是同根同源,却又不尽相同,师尊曾说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只是眼下妖魔乱世人鬼难辨,凡事须得小心提防……什么人?!”他突然警觉到有动静,大喝了一声。

  杨子江以为自己被发现,正要出声答话,却见他们一行三人已迅速移形换位暗结手诀,布下了防护阵势,但所朝向的位置却在左侧,并非针对自己。

  果然在他们朝向的方位有道白影应声而动,向后迅速逃窜,动作极快势如脱弦之矢。

  此时张师兄从腰间取出一物,甩手抖开成为形似长剑条状物,口中念念有词,念罢迅速向那白影凌空虚指,厉身喝道:“定!”

  随着一声令下,那白影行动瞬时停顿迟缓,但挣扎片刻之后又再次纵逃。

  “妖孽法力不浅,陈师弟王师弟,你们以神行符赶往前方拦截。”

  张师兄见定身无效,当即吩咐下去,陈王二人依言各从从怀中取出符纸,口中颂咒贴于腿上,立刻左右包抄追了上去,在符咒作用下速度惊人,须臾之间已超过黑影。

  第一次亲眼目睹道士作法,杨子江倍觉新奇,当下目不转睛屏息关注,只见三人已成三足鼎立之势,那黑影被围在了中间,左冲右撞均被他们持剑迫退。

  张师兄取出一张符纸,此次剑符咒诀齐齐施为,纵掠间把符纸附白影身上,那白影终于无法行动,定在了原地哀鸣不已。

  杨子江这才看清那白影是什么,但这一看之下心中狂跳不已,那是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物,浑身白色毛发,四肢触地,蓬松尾巴也拖在地面上,正在嘶鸣挣扎。

  这怪物外形不算可怕,最关键的是,它长着一颗人类的头颅,而容貌不是别人,正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胡丽雯。

  他起初怀疑自己是眼花,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去,发现那是胡丽雯的面容无误,唯一有所区别的是,脸色过于苍白毫无血色,透着无法言喻的诡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