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妖怪也善良
明月千堆雪2020-02-12 19:123,356

  杨子江一时之间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没有贸然行动,决定继续观察。

  定住怪物之后,那三人才稍微放松,张师兄剑指怪物,喝道:“妖孽,还不现出原形。”

  那妖忽地口吐人言,尖声叫道:“哪里来的臭道士,无冤无仇,你们干嘛抓我?”

  王师弟说道:“自古以来魔道不两立,我们隐山派降妖捉鬼乃是天经地义,你这妖怪祸害人间,人人得而诛之,却还要问为什么,岂不是笑话?”

  妖怪却尖声笑了起来,然后说道:“你们才是笑话,自谓替天行道,三界本互不相扰,你们擅闯魔域已违禁在先,却反咬一口,口口声声唤我妖孽,试问我何罪之有?”

  王师弟说道:“正是今日你蛊惑人心,使得一辆汽车失控翻覆,意欲加害人命,如果不是因你扰乱人间,留下妖法气息,我们又怎么会追踪到此。”

  那妖怪再次发出刺耳笑声,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三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好意思吗?”

  它人首兽身的恐怖形象和弱女子毫不相干,陈师弟忍不住说道:“哎…我说你快现原形吧,这兽身顶着个人头好不难看,哪里像个弱女子了?”

  妖怪忽然愣了一下,自脖颈以下悠忽幻化成人的形体,衣物俱现,已完全变成了胡丽雯的模样,匍匐在地上,喉间变换着声调,终于从尖声细语变为了清脆温婉女性声音。

  “刚才你们追我,一时惊吓散了功法。”她嫣然笑道:“小哥哥道长,我好看吗?”

  陈师弟脸色红了一下,说道:“嗯,比刚才好多了。”

  胡丽雯神情变得楚楚动人,眼眶一红竟珠泪滴落,嘤嘤泣道:“你瞧我多可怜,这地上好凉,小哥哥,扶我起来好吗?”

  “这……”陈师弟略有迟疑,说道: “这…不太好吧,你……”

  “哎,陈师弟!”见其神识紊乱,王师弟拍拍他肩膀说道:“净心安神,别受她迷惑。”

  陈师弟闻言大窘,不敢直视,默颂净心神咒后,低声问道:“这到底是个什么妖怪?”

  王师弟笑道:“师弟你毕竟道行尚浅,却不能看出它是只白毛狐狸。”

  眼见狐妖‘胡丽雯’仍在嘤嘤抽泣故作可怜,张师兄眉头一皱,呵斥道:“你这妖狐,还不快现了原形,上谏天条认罪受伏,再作妖魅惑,休怪我不客气!”

  胡丽雯却不为所动,哽咽说道:“我修炼千年才得以幻化人形,偏不遂你们愿。今日你们不问是非黑白,以无妄之罪陷害我,只管动手就是了。”

  原来胡丽雯果真是狐狸精!听到这里,杨子江心中百种滋味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的日常各种表现,都根本没有看出有害人的行为意图。

  车祸发生时她更是阻止那人自杀,书里面常说,人有善恶之分,妖也有好有坏,齐天大圣孙悟空不也是从猴妖开始,最后才修成斗战神佛?

  张师兄见她顽固不化,叹道:“念你千年修行不易,且留你性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便将你打回兽形不得为人,王师弟陈师弟,准备法器布阵。”

  眼看胡丽雯将遭大劫,杨子江于心不忍站了出来,叫道:“道长,我有话说!”

  那三人闻声迅速移位换阵,看见杨子江直奔过来,张师兄厉声喝道:“站住!来者何人?”

  “道长,冷…冷静点,我是人!”听到呵斥,杨子江硬生生的收势,却因惯性脚步踉跄跌跌撞撞继续前冲。

  只见张师兄眉头一皱,双手开阖作势,右手化指为剑,口中念念有词:“……先杀恶鬼…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念颂完毕,手中金钱剑虚刺而出,喝道: “是人是鬼,自见分晓!”

  他这是把自己当成鬼了!杨子江好容易刹住脚步后,只好气喘吁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任他施为,当然这招‘杀鬼咒’对他并没有产生效果。

  “咦?果真是……”见咒法无功,张师兄收势作揖,说道:“在下隐山张全有,多有冒犯,失礼尚请勿怪,请问你是什么人?”

  “我…我叫杨子江,她…狐妖是我的同事,我认识她很久了,从没见她做过坏事……”

  听杨子江语气急促为自己说好话,胡丽雯喜道:“杨同学,谢谢你啊!”

  面对这样生死关头,她竟然还能笑出来,杨子江百思不得其解,见她匍匐着姿势扭曲,手臂被压在身下,想起那时她手掌的红肿,随口问道:“呃,你…你手还疼不?”

  “啊?手…”胡丽雯没反应过来,眼眸忽闪,说道:“很疼啊,这些臭道士把我定住,动弹不得,不止是手啊脚啊,浑身都好酸麻,杨同学你帮我骂死他们。”

  “哎!”王师弟叹口气,说道:“大难临头,这狐媚子撒娇扮弱也不分场合!”

  “道长!”杨子江向三人诚恳说道:“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如放过她。”

  张师兄说道:“上天固有好生之德,也讲究因果报应,行不义者者必得恶果,狐妖蛊惑害人理应当诛,念其罪行未逞,破其功法饶其不死,已是网开一面。”

  “道长请听我说,今天在这里的车祸和她没关系,我也在现场,和她一起还救了人,绝没有半句假话,那司机是被另一只鬼附体试图自杀。

  我亲耳听到鬼说,之所以附身的原因是这司机曾经酒驾,车祸导致了它母女二人身亡,它是想要报仇,三位请查清楚了,再做决定,不然错杀无辜,有损道家名誉……”

  杨子江一口气把这些说完,那三人面有疑色,交头接耳议论了一会儿。张师兄似乎略有所动,说道:“原本我等修道之人,斩妖除魔是顺天应命分内之事,但若妖心向善,我们拂逆天道,也未免会折损自身道行。”

  王师弟向杨子江说道:“杨小子,你满口说得轻巧,别是被她迷了心窍?可有什么证据?”

  胡丽雯说道:“臭道士,你们不是一样没有证据加罪于人?却又强要别人拿证据。”

  王师弟怔了一下,似乎自觉理亏,向张师兄看了一眼不再说话。

  杨子江想了想,说道:“我还真有证据,车祸刚过去不久,那个鬼应该还附在司机身上,现在躺在医院里,只要去和他对质就能知道真假,我可以陪你们走一趟。”

  张师兄微一思索,对胡丽雯说道:“如果他所说的是事实,我便饶你这一回,但此后却也不得再招摇人间,你自行寻个去处潜心修炼。”

  杨子江高兴,忙拱手作揖说道:“多谢道长,如果有一句谎话,让我…天打五雷轰。”

  听到五雷轰顶,胡丽雯眼神闪过一丝不安,说道:“杨同学,这种毒誓以后别乱发!”

  王师弟摇摇头,说道:“你小子毕竟年轻,不知‘五雷轰顶’是何种大劫。”

  在修道者看来它是极之残酷的雷劫,杨子江还没深入接触过,也没有太多想法随口而出,见他们神情严肃,心想以后碰到发誓的时候得要慎重些了。

  张师兄突地念动咒语,左手成诀拍在胡丽雯身上,将定身符取下,说道: “且先放你自由,但事实未明前,你仍受我禁咒所制,若他所言不虚,一日之后此咒自解,否则定教你每日受万虫噬身,生不如死。”

  胡丽雯试了试,已能活动自如,但并不开心,怒道:“臭道士,干嘛下这么恶毒的咒。”

  王师弟说道:“你这狐狸,怎么不知好歹!”

  张师兄摆摆手制止,说道:“你走吧,无论结果如何,我不想再次见到你在人间出现。”

  “杨同学再见!”胡丽雯又笑吟吟,转向陈师弟挥了挥手:“小哥哥道长,再见。”

  刚才怕受魅惑,陈师弟一直不敢正眼看她,也有好久没有出声说话,这时突然被她点名招呼,脸色又是一红,支吾回道:“哦…哦……再…再见!”

  今天发生的一切过于离谱,还没来得及完全消化,杨子江有些迷惘,看着胡丽雯的背影消失在无尽的烟尘里,突然若有所失。

  张师兄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问道:“你应非我道中之人,却是怎么来到此处?”

  杨子江把事情简要讲述一遍,但隐去了色天师和未来那些难以解释的事情,只说无意得到这只画笔,有些奇特功能,能画出结界、通道,但进来后却没电了,没有办法再出去。

  他说的事闻所未闻,那三人接过他递来的画笔议了论良久,从表情和动作来看,似乎并没有得出结论。把画笔还给杨子江之后,张师兄说道:

  “如此说来,我们发现的那护身结界也是你所为,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此画笔我等也不知道是何种法器,想来也是一种奇门奥义。

  但你既无修为,又无慧根,却能以肉身凡体踏入魔域,也算是天道机缘注定。

  我三人也只能依靠师尊所授通幽阵法勉强破界,否则仅凭浅薄道行,也仅能元神出窍,以灵体往返。事不宜迟,阵法恐将失效,来,你与我们一起依法施为。”

  在三人指导下,杨子江半懂不懂的手足并用,以奇怪姿势站起了八卦方位,张师兄口中颂咒持剑画符,杨子江不敢有杂念,谨依张天师的吩咐闭目默念六甲秘祝。

  “破!”随着一声清喝,杨子江睁开双眼,发现四周环境已变回正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