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 章 奇怪的约会
明月千堆雪2020-02-12 19:123,442

  基于张全有等人身份和赵全能的身体状况,杨子江觉得唯有自己先收留他们一晚再做打算,把想法和他们等人一说,得到他们同意,并异口同声感激不尽。

  李司机轻车熟路送他们回到住处后自己离去,除了上车时问了目的地,途中始终不发一言,深藏不露神秘莫测,办事快!准!稳!真不知道胡丽雯家哪儿请的这么牛X司机。

  杨子江租住的民房一室一厅面积并不是很大,容纳下五个成人后略显拥挤,也好在张全有他们并不计较,把赵全能安顿在沙发上之后,余下众人盘腿席地而坐休息。

  给他们倒了些水之后,杨子江看看手环还在那边充电,心想也应该差不多充满了,赶紧把画笔换了上去,果然感觉到一些震动,应该是在充电了。

  依稀听见客厅里赵全有他们在小声议论着什么,不是很清楚碍于礼貌问题也没仔细聆听。本有很多疑问想询问色天师,想想现在时机不对则放弃了,这时忽然听见陈全雅高兴地叫了一声“赵师兄,你醒了!”

  忙出房一看,果然赵全能盘膝坐在沙发上,双眼已经睁开,两手结成手诀置于腹间,长吁了一口气之后,才点点头,说道:“嗯,这位想必就是杨小哥了。”

  “赵道长你好,我是杨子江。”杨子江上前寒暄着,心里奇怪从刚见到的时候,他就是昏迷状态,还没来得及介绍,怎么就知道自己姓杨,难道他已经修成什么大神通了?

  张全有看他神色疑虑,微微一笑解释道:“赵师兄是运功调息但未入定,周身所发生的事都悉数知晓,只因没有必须要醒转的理由,故才以修养自身为首要大事。”

  见证了黄群之事后,又承杨子江收留,他对杨子江颇有好感,也就不再避讳太多,把他们目前商议的事情说了出来,虽然还是有所保留,但也算相当坦诚了。

  原来他们尊师命下山,在调查异变的同时,还需要与‘无名观’的师叔见面,邀请他回隐山派共同商议大事,他们打算明天一早就启程出发,先去与会师叔再回山门。

  估计这个‘无名观’也是杜撰出来的,和隐山派一样此地无银三百两,杨子江也懒得细问,但是张全有这次却透露了些大概出来,无名观离这里只有大约100公里。

  只是赵全能目前虽然暂时恢复了内息,但真元损耗过大,还需要调理修养一两天时间,所以他们打算留赵全能在此地再找个住处,等他们稍后从无名观回来后再一同回山。

  知道他们的意思后,杨子江当然坚持要赵全能继续留在自己家里养伤了,一番推辞之后,他们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实际上都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

  感谢的话说过之后,赵全能欲言又止看了杨子江几眼,谁都看得出来他还有所顾忌,有些话不好当自己面说,于是杨子江说道:“不打扰你们商议大事,我先去睡觉了。”

  折腾了一晚上也确实够累,杨子江澡也懒得洗,回房后倒头就一觉睡到第二天,期间手环震动了很多次,睡意正浓勉强抬起眼皮瞄了一下色天师的2D图影,就又闭眼懒得理会了。

  早上醒来觉得口干舌燥,到客厅见到陈全雅和赵全能二人,得知张全有和王全德已经出发去了无名观,打过招呼过后准备倒点水喝,却发现昨天还剩小半桶的桶装水已经空了。

  再一看茶几上昨天给他们倒水的杯子,也是干干净净没剩下一滴,看来他们彻夜长谈比较费口水,被他们喝完了也不奇怪,口渴得紧,无奈只好到厨房里猛灌了几口自来水。

  陈全雅从随身行囊里面拿出了一些馒头饭团腌菜之类,并招呼自己一起用餐,心想他们这也太艰苦了,又不是古代时候讲究苦修,现代社会里还自带干粮就有些自虐了。

  杨子江提议自己下楼去买点热食上来,被赵全能以门派规矩拒绝,只好却之不恭坐了下来,看这些馒头饭团都比较干涩难以下口,于是找出了个不常用到的电水壶烧了些开水,并意外找到了当初被“卖茶小妹”忽悠网购的一罐茶叶。

  茶水待客是最好不过了!这倒是让赵陈二人眼前一亮面有喜色,看来他们对茶水颇有兴趣,虽然也不是什么好茶,但总比没有得好,泡好之后他们也赞不绝口连声陈谢。

  吃了个馒头后闲聊几句,杨子江和他们道别准备去上班,把备用钥匙给了他们,方便他们出门采办食物之类的需要。想想又把钱包里仅有的五百块现金也给了他们,不多不少起码足够他们支撑几天了。

  不过赵全能没有坦然接受现金,说无功不受禄,乘他收留以礼相待已经是大恩惠,真金白银的话受之有愧,真正的修道者和欺世盗名招摇撞骗的神棍区别就在于此吧。

  杨子江想起看过的一些小说,灵机一动有了主意,说道:“你们也不是白拿,可以为我驱驱邪挡挡煞气什么的,我花钱你消灾。”

  据他了解到的,道士替人做法请神,本就是类似一种鬼神契约,收取相应报酬也是在因果之内,如果事主不付钱则将适得其反恶报加身,这就是所谓的破财消灾。

  果然赵全能很认真地说道:“不知斋主要解何困扰?”

  看得出来他们其实的确需要这笔钱,尽管为数不多。以他们一贯隐世修行的风格,回隐山派路程遥远,依靠挂单备粮又非常耽误时间,要他们舍下脸面化缘恐怕更难做到。

  本意是想给他个台阶下,杨子江心想不能太过分,毕竟也才500块钱总不能让他们起坛作法办场大型法事出来,于是说道:“最近好像妖孽太多,你送我个护身符,防个不测。”

  沉思片刻后,赵全能取出一枚由红绳穿起的兽齿形状吊坠,双手递给杨子江,颂了几句咒语说道:“这枚熊灵符是师尊早年降服蛮熊后,经七七四十九天请圣开光加持,应付普通妖邪不在话下,虽说阴阳易数变化万千,不能百试百灵,却也总是聊胜于无。”

  看着粗糙简陋,以为只是个普通的护身符,本来也是顺水推舟的事,杨子江就笑纳了,但一旁的陈全雅神情却是大为惊讶,脱口而出道:“赵师兄这可是……”

  “陈师弟不可多言!”赵全能打断了他还没说完的话:“昨晚和你说过的话难道不记得了?杨小哥与我道门机缘非浅,有缘者居之是为天意。”

  从他们这对话里,杨子江意识到这枚熊灵符并不简单,能送给自己算是天大的福分,心想既然他已诚意送出,也不可能会收回,于是郑重其事的收了起来再三言谢。

  再和他们叮嘱了一些诸如家用电器使用方法之类的事项,出门发现已经8点半,昨晚的暴雨造成的影响已经过去,人们依然如故该干嘛的干嘛,除了零星小雨之外一切如常。

  发生了这么多事,居然还要上班,杨子江无奈地坐上公交车来到公司,心里不禁有些不快乐,按照那些小说套路,身为天选之人,应该要立马戎马江湖叱咤天下才对嘛!

  可是除了多了一只功能还没有彻底搞清楚的画笔和手环之外,没有什么特殊的,虽然是知道了魔域的存在,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要干些什么,得找个机会问问色天师。

  记起昨晚睡觉时手环震动,心想不会又是什么预警提示吧?但周围人多眼杂,不方便打开投影暂时作罢,发现胡丽雯已经在前台,因为昨晚约定在先,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有很多疑问杨子江迫切想弄明白,他心不在焉的上着班混时间,时不时跑到水吧台,借着喝水偷偷观察胡丽雯,想看下她这个狐妖以人的身份生活会不会留有破绽。

  但和以往一样,她的行为举止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如果没有昨天的事,谁又能想到她竟然是一个幻化成人形的妖怪。终于熬到了午休时间,发现胡丽雯已经先离开了。

  按昨天说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快捷酒店的房间,她已经早在房里等着,等杨子江一进门后顺手就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关上房门并且反锁,显得相当谨慎。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一切经过,从昨晚停电开始讲起。”胡丽雯直视杨子江眼睛,表情严肃说道:“一个字都不准漏。”

  “你不是都知道吗?”杨子江一头雾水,难道她真失忆了不成?

  “别废话,就当我失忆,你给我场景再现,加上动作表情最好。”

  “那行!我先坐下行吧?站着说话多腰疼啊。”

  “好吧。”胡丽雯领先走向沙发方向,二人坐下之后,杨子江把事情一五一十讲述,包括自己进入魔域的事也没有略过,他觉得胡丽雯狐妖身份都暴露了,就没有隐瞒的必要。

  在听的过程中,胡丽雯脸色变换了很多种表情,从疑虑到惊讶到释然再到好奇,不管是在常人看来是多么离奇的说法,她都没有插一句话来打断。

  “…后来你就约我到这里来了,我讲完了。”把一切讲完后觉得口干舌燥,从台子上拿了瓶水,一边喝一边奇怪,为什么今天这么渴?这一上午喝的水就有平时三天的量了。

  回到沙发上,胡丽雯又问道:“你是说,我真的是狐妖?妖魔鬼怪也真的存在?你有一只笔可以画出魔域的入口?你不觉得这些太超脱现实了吗?就像是魔幻小说。”

  就算是失忆,那也不会连自己是狐妖也不知道吧?杨子江对胡丽雯这些疑问感到莫名其妙,看起来她像是一无所知,可昨天发生的一切她几乎是全程参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