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午夜狮子吼
明月千堆雪2020-02-12 19:123,869

  作为长期工作在医院的人,保安队长见过的怪事也不少,时常有病人家属病急乱投医,试图弄些请乩、驱鬼之类的,所以看见张全有等人手里带着的各种法器也见怪不怪。

  他当然是不相信鬼神之说,不过刘护士和张全有、杨子江这些人的反常举动,让他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把他们带到保卫室之后开始盘问起来。

  “是这样的,车祸发生的时候我在现场救了他,发现他本来就有点自杀倾向,所以和你们的医护人员特别交待过了,后来觉得有些不放心,所以和我这几位道长朋友再来探望一下,正好碰到他从昏迷中醒过来,情绪相当不稳定,再后来的事你们也看到了,他跳楼了……”

  “为什么刘护士要把门挡着呢?她现在昏迷不醒没办法问,看起来是自杀,但刘护士知道他有这个意图,为什么不阻止他还帮他?你们之前进去过,做了什么和说了什么?”

  “我们进去的时候他正好醒过来了,想从床上挣脱,所以我们就帮手把他按住了,免得他受伤。刘护士想安抚他的情绪,让我们先到门外等着。”

  杨子江知道这时候说怨鬼复仇之类的也无济于事,只能瞎编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刘护士会那样做,大概……可能是黄群用谎言骗取了她的信任?你也看到了后来刘护士还是想阻止黄群,到底是什么原因需要等她醒了问她自己了。”

  没问出什么有用信息,保安队长调出了事件发生前的监控视频,但可惜只有病房外部走廊的录像,这些回放也确实和杨子江说的一样,没有对他们不利的证据。

  之前病房内发生的事没法知道,他看到的是刘护士堵门和黄群跳楼的过程,但他不是警察,破案不是他的职责范围,所以也就没再追问,让他们继续等待。

  张全有想到赵全能和陈全雅还在别处,说道:“我们还有两位师兄弟在二楼病房,有一位师兄身体不适,可否让我们过去在一起有个照应。”

  保安队长爽快的答应了这个要求,毕竟他们不是杀人犯,目前最大嫌疑都在刘护士身上。

  “外面骚乱有变故发生,你们怎么样了?”回到单人病房后,陈全雅马上迎上来问话。

  赵全能依然还在调息阶段,但面色已经好了很多,呼吸也比之前均匀平缓,把事情经过简要讲述一遍,张全有顿了顿,掐指默算了一会儿,说道:“若是官衙介入,恐怕不是三言两语可以了事,势必耽搁我们回山,大事要紧,需得想个法子撇清关系及早脱身。”

  他的担忧不无道理,如果进入案件调查流程,虽说被定为嫌疑人的可能性很小,但如果有疑点存在,至少会被要求做好协助调查随时传唤的准备,那就意味着他们会被滞留在本地。

  杨子江也明白了这点,想到了他们一贯的秉性,都是拒不透露真实身份,隐山派其实就是个虚构的门派代号,那么当他们面对警官询问,还会不会守口如瓶?

  他构想着这个张全有和警官对峙的尴尬场景,觉得有趣差点忍不住要笑出来,但大局为重强忍住了,问道:“我想问个问题…你们…有身份证吗?”

  从张王陈三人面面相觑,然后纷纷摇头,答案不言而喻。他们从幼儿时期就从师修道,根本连自己的身世就不清楚,世俗规矩条条框框都很少接触,靠一些课修书籍和下山之前的恶补才了解到部分社会讯息,虽然知道身份证是干什么用的,但他们并不曾有过。

  如果没有身份证,那这十来天,那不是连旅馆都住不了?杨子江想问问,但一想又觉得很多余,游方挂单自古以来都是最常见的方式,实在不行还可以化缘借宿。

  现在他们连身份证也没有,那看样子短时间内,还真的没有办法置身事外了,把问题向他们解释之后,张全有也明白了关键所在,他沉思半刻,说道:“我见你那位开车的朋友,似乎有些人际能力,能否再通融通融。”

  张全有虽然不谙世事但并不愚笨,看得出来那位司机在其中扮演的是什么身份,尽管他们修道者讲究清心寡欲,不喜欢玩权弄术,但事关紧急也只好委曲求全,主动提了出来。

  其实倒不用他提醒,杨子江就准备这么干了,如果真的被限制在这里滞留几天,对他们不是好事。但目前事关人命,胡丽雯家族的影响力能不能起到作用就难说了?

  “队长,麻烦你了,能不能请欧主任来我这里一下?”

  门外看守的队长有些怀疑,但也没做推辞,让杨子江把欧强姓名以及缘由说明白,用医院内线电话联系了之后,欧强很快就到来,杨子江单刀直入说出了想法,要现在就离开。

  “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经过,不过这件事涉及到了死人,而且院方已经报警了,他们一旦介入,我们医院就没办法只能配合。”欧强说道:“但我相信你们没有任何问题,监控视频证据都在,也就是问几句话而已。”

  从表面看起来也的确只是个普通事情,不会多大的麻烦,欧强觉得并不值得自己来干涉,但他不知道其中另有隐情。

  杨子江明白这点,可是该如何解释,告诉他魔域侵袭?妖魔鬼怪肆虐?末日将临?作为严谨的医学工作者,所有的认知建立在科学基础上,能信那才怪了。

  “不过……”看着杨子江和张全有等人的焦虑表情,欧强突然语气婉转,微笑说道:“你可以再问下李先生,看看他怎么说。”

  李先生?杨子江想了半天才记起来,就是那位胡丽雯家的司机,第一次坐车的时候胡丽雯曾叫过他“李哥”,听欧强这样说法,也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件事有些棘手,得把它作为大的事情来重视,也就是说要他帮忙可以,得算作一个“大人情”,至于他们之间是什么PY交易懒得管了,事有转机就是万幸。

  “哦,好,我这就打电话。”见有得商量,杨子江忙应和着拿起电话,但自己没有留过李司机的号码,如果问欧强的话,那就说明自己和李司机不熟,岂不是露怯了?

  他想到胡丽雯的手机号码因为工作需要,自己曾经保存过,翻开通讯录找到H开头的那一段,赫然入眼三个字“狐狸精”,毫无疑问,这就是她。

  当时自己就是这么给她命名,不为什么,哥乐意!现在想来还真是有先见之明了,他先是傻笑了一下,然后咬咬牙,拨通了电话。

  ‘嘟’了很长一段时间,无人接听自动断线,现在是午夜,也许她已经熟睡没听见,杨子江心一横,反正都已经有了一,不在乎二,再次拨通,终于在第三次响铃的时候接通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从对面传了过来。

  “杨子江,你个王八蛋,你不看看现在是几点,一点半了,王八蛋,明天还要上班啊!这么晚打电话你想干嘛,你是不是有病啊,要不要给你叫医生!想死了吗你……”

  即使不开外放,整个病房里也都能听见,张全有轻咳一声走到一旁,估计他心中想笑却不好意思,但欧强的笑容则是写在脸上的,并且用嘴巴做了个口型,意思是“噢卖糕的!”

  这就尴尬了,杨子江讪讪一笑,走到一旁把手机音量和自己的声音都调低了,说道:“骂完了没有?我已经在医院了,不用叫医生了。”

  “你想干嘛?神经……”胡丽雯怒吼着,忽然停顿一刻,疑问道:“你在医院干嘛?”

  这问题问得杨子江有些莫名其妙,说道:“不是你让李司机送我来医院的吗?现在还有个忙想要你帮,黄群跳楼了,我和张道长都在现场,可能要配合案件处理,但他们等不了这么久有急事需要赶回去,所以你能不能想办法现在把他们弄出去,有人证物证都可以证明我们和自杀案没有直接关系,实在不行的话,你把张道长他们弄走,我留下来配合也可以。”

  “张道长?”胡丽雯仿佛更加奇怪,说道:“他是谁?黄群是车祸的那个人?干嘛自杀?”

  这些疑问让杨子江更加迷惑了,听起来好像是她根本不知道这一切,但明明她知道,不然也不会安排李司机帮助,她是睡迷糊了还是怎么的?

  “你让李哥开车送我们到医院的。你失忆了吗?”杨子江忍住没将“还是脑袋被驴踢了” 说出口,接着又说道:“事情真的很紧急,不然不会这么晚还给你打电话。”

  “你再从头说一遍,慢一点。”胡丽雯沉默了片刻,说道:“可能是刚睡醒,我没听清楚。”

  在杨子江重新放慢语速讲述之后,她也不再发怒,平静说道:“知道了,你等着。”

  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这是几个意思?还没说怎么解决问题呢,等着干嘛?是威胁还是敷衍还是梦话?杨子江正盯着手机发愣,正准备再次拨打的时候,欧强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李生…哦…好…稍等…”欧强接着电话,一边走到了门外。

  从这情况来看,那电话应该是李司机打过来的,为了不让给杨子江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所以欧强回避跑到了外面继续对话,他们之间的PY建议鬼愿意知道呢!杨子江心想看来胡丽雯还是出手帮忙了,效率还相当的高。

  这么乐于帮助自己是不是她对自己早就芳心暗许了?他又开始了猥琐的幻想。

  “你们现在就走吧!”欧强进了房,面带笑容说道:“李先生在医院外面等着你们,剩下的事我们来办就好。”

  就这么简单?一个电话搞定了,看样子他从中得到的好处不小啊!杨子江心里嘀咕着,但表现出极为感激的态度来,再三谢过之后,和张全有等人背起赵全能。

  离开房门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欧强和保安队长低声耳语,大概是在商量处理后事,至于究竟是怎么处理的也无关紧要了。

  远远就看见那辆豪华车停在医院正门外,没有道理他会来得这么快,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估计就没有离开过,从开始就一直等候在附近。

  胡丽雯,哥感谢你八辈儿祖宗!杨子江心想着,仿佛心有灵犀,这时她的电话打了过来。

  “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不要和李哥说话。”胡丽雯语气严肃说道:“记住了,明天上班时,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中午休息时间,你到公司附近那家快捷酒店8102房,我有非常重要的事和你说。”

  酒…酒店?杨子江心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胡丽雯想干嘛呀?!几个意思啊?不会是真的吧?哥好忐忑!难道是开…房那啥?要发生点什么了吗?哥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呐…

  他自顾自的沉醉于幻想中,不过胡丽雯没有等待他的回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