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爱恨与怨孽
明月千堆雪2020-02-14 14:403,253

  只见病床上有一人正在努力挣扎,肢体扭曲成怪异姿势,输液瓶已经掉落,那些医疗设备也七歪八倒不在原有的位置上,玻璃碎片和水渍一片狼藉。

  那人正是车祸肇事者黄群,四肢被医用拘束服裹紧,像一只蚕蛹被牢牢束缚在病床上,身体能活动的空隙非常少,所以无论怎么样挣扎,都始终没有成功摆脱。

  看来之前特意叮嘱过说他“有自杀倾向”起到了作用,医院有了戒备采取了防范措施。

  虽然他没有挣脱,但力气却出奇的大,整张床被他的扑腾姿势带动,离地数寸后又砸向地板,金属支脚和地板砖摩擦发出的吱嘎声音,像指甲刮过玻璃一样刺耳。

  “啊?醒了?!”刘护士也看到了眼前状况,惊呼着冲了过去。

  她跑近黄群身边,伸手准备解开拘束服,杨子江忽然觉得有些问题,正常情况下她的第一反应不该是是呼叫医生吗?这时候把黄群松绑,时机不对。

  “等下美女,现在他情绪不对,先别解开。”他说完向张全有和王全德打声招呼,一起上前按住黄群双脚和肩膀,试图让他暂缓下来。

  “救人的事不是你们能做的。”刘护士语气冷漠说道:“现在他醒了,你们出去等着。”

  被三人合力按住在病床上的黄群仍然浑身颤抖,眼睛睁开着但瞳孔大张,没有焦点的急促转动,喉间咕咕有声说不出完整话语,依稀只能分辨出“放开…别…让…死…”

  张全有说道:“刘姑娘请先去通报医生,我们在这里看着。”

  他是想趁她离开的时机问询情况,但是刘护士却并不买账,说道:“不关你们的事,你们立刻离开,出了事你们担得了责任吗!”

  “但是现在情况,需要我们帮忙啊?”杨子江不解,光凭刘护士一个女流之辈,肯定没法制止目前黄群犹如脱缰一样的挣扎力道,按理让他们帮忙,自己去叫医生才是合理。

  他不明所以,张全有却发现了异常,瞥见刘护士眼神中闪过一丝妖异色彩,心中暗叫不妙,果然变生肘腋之间,她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柄明晃晃的手术刀,抵在黄群咽喉上。

  “你们都给我滚!”刘护士咬牙切齿,怒道:“谁要你们多管闲事,我只数三下,你们不退开,我就杀了他。一!……”

  “干……什么啊?”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杨子江还没明白是什么情况。

  那把手术刀相当锋利,抵在颈部大动脉位置,虽然说是身在医院,但这种致命伤,能不能抢救成功自己不敢确定,他无奈放弃了搏一搏夺刀的想法。

  刘护士不理会张全有的威慑,手术刀向前移动,刀尖贴紧皮肤刺入少许,说道:“二!”

  张全欧与王全德对视一眼,意欲寻找对策,这时黄群却断断续续,艰难地开口说道:

  “你…你们…听她…她的退…开,我…我和她…有…有些…话想…说……”

  黄群的眼神已经不是之前的茫然状态,看起来平静无奇,身体也不再抖动,像是恢复了正常一样,唯一异常的是他的脸色仍然惨白得好像失血过多。

  事已至此,张全有向王全德和杨子江示意放开了按住他的手,刘护士又说道:“你们放下身上所有的法器和武器,站在门外守着,如果放人进来,他必死无疑!”

  他们无奈之下只能依言而为,退到了门外,幸好病房门上开着玻璃窗,能看到里面情况。

  “对…对不…起……”黄群艰难说道:“我…我知…知道…我死…不足惜,昏迷的时候,你对…对我说…的那些…话我都…都听见了,我知…知道你…你是小玲,如果不…不是因为…我喝多…了酒,也不会…害得…你们母…母女双亡,家里人用了各种办法,让我…逃脱了惩罚,这几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想念囡囡…我像狗一样的活着,我想过去死,但我不够…勇气……我很…懦弱…更怕在下面…遇到你…你们的时候我…会多么羞愧,当我…我知道…是你来找我的…的时候,我很开心…不做任何抵抗…希望你能…让我…我痛快……死去…恕罪…你应该…早在我昏…昏迷…的时候…就可以杀…杀了我…”

  “够了!”刘护士的手术刀没有离开咽喉位置的意思,冷漠说道:“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我没有杀你是因为我不想让‘刘护士’背上凶手罪名,我想要你看起来像是自杀,不连累别人,如果不是这几个人插手,逼得我没有选择,再不动手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

  黄群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杨子江他们已经完全听不见内容,只见刘护士把耳朵凑近了他嘴边,一番耳语之后,她眼神中充满了疑问,并往门外扫了一眼。

  他们说了什么?张全有杨子江等都是一头雾水,而这时候走廊上有几名保安和护士匆匆赶来过来,显然是之前的骚乱引起了他们的关注,想起刘护士的警告,杨子江忙迎了上去。

  “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病人醒了,情绪激动,刘护士正在安慰他,我们先别打扰他们。”

  面对保安的询问,杨子江无奈的撒了个谎,但是显然并不能阻止他们,领头的貌似队长,嘴里说着“我看看”就推开了杨子江继续往前走到了窗户前。

  也就在他们说话分神的时候,刘护士突然操起一个输液架,迅速的冲到门边,横架在门把上,保安队长发现了不对,奋力推门叫道:“里面干什么?把门开开!”

  门被推动但是被输液架锁住没法打开,刘护士不理会门外人的叫喊,又拖动了旁边的沙发和医疗器材来顶住门,然后回到了床边,解开了黄群的拘束衣。

  解除了束缚的黄群艰难的坐起下床,然后颤颤巍巍向窗台边走去,刚刚苏醒体力欠佳的他,每迈一步都很吃力,却又无比坚定。刘护士则靠在顶住房门的器材桌上看着他的动作,眼神平淡面无表情。

  不好!杨子江张全有王全德几乎同时低呼出声,他们有了同样的预感,黄群的目的很明显,那个窗户只需要轻轻向上推就能打开,这里是四楼,他分明是想跳楼。

  他们奋力想推开房门,但被刘护士用障碍物顶住,根本没法撼动,仅仅能挤开一点门缝,眼睁睁看着黄群走向窗台,伸手推开了窗户。

  黄群回过头来,微微一笑说道:“对不起,小玲,我爱你们!等十世之后,我赎罪完了,再去找你们。”

  刘护士脸色从平静变得有些迷惘,怔怔的没有说话,随着黄群翻出窗户,她终于无法控制住内心百种情绪,脱口喊出:“老公……”

  她向前冲过去试图抓住黄群,可惜为时已晚,只揪下了一片衣角,任他头朝下垂直翻落,坠向四楼之下的地面,那一声沉闷的“噗”,预示着一条生命的终结。

  保安和杨子江等人的合力之下,房门也在这时被撞开,冲到窗台边能看到的是楼下水泥地上,黄群面部朝下跌扑,四肢扭曲成极其别扭的姿势,头部底下一泊鲜血正在慢慢扩散。

  惊呼声、对讲机的嘈杂声四起,杨子江在这纷乱中头脑一片空白,他第一次近距离直面死亡。他想,也许正是因为自己的到来,从而无意促使了这一切(或过早)发生。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死在自己手上!

  罪过!张全有摇了摇头,把视线投向刘护士,她手术刀已经掉在地上,手中捏着那片从黄群衣服上撕下的碎布片,口中呢喃着:“…他…他真的死了……”

  “孽障,你现在满意了?”王全德怒不可遏厉声喝问。

  “…你终于…还是死了……你别走,等我,陪你一起……”

  刘护士突然状极癫狂,向着窗台扑了过去,但张全有和杨子江已有准备,捉住了她的手臂,她凄厉的大喊了一句“老公,我来了”,眼神蓦地闪过一丝异彩,然后全身瘫软了下来。

  进门时王全德已经拾起了地上法器,此时惊觉有异,大喝一声“哪里走!”口中诵咒,想窗台位置正要刺出手中金钱剑,却被张全有伸手制止。

  “孽债已了,且让她去吧。”张天师叹口气,望向楼下人头攒动处,黄群仍然躺在地上,头部底下那片血泊还在继续扩大,一名医生从他身边站起摇着头,表示他已没得救。

  “她…她走了?”把已经昏迷的刘护士移到病床上躺下,杨子江怔怔的问。

  张天师点点头,说道:“怨气已散,她再无逗留之理,人不是她杀的,很明显是黄群自己选择成全自杀赎罪,只是此事不知如何定夺,终究因她而起,是堕入鬼道不得超生,或是转世投胎重新做人,唯有看其造化机缘,除了师尊能通晓天机,我也无法得知。”

  “你们,跟我来!”保安队长忽然走到面前,对杨子江严肃说道:“刚才你在门外拦我,一定和这件事有关系。我已经报警,在他们来之前,你们别想离开!”

  他看一眼躺在床上的刘护士,挠了挠头,又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