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老王的手段
天赐三千2020-05-26 14:053,718

  去猪八戒家?我想了想同样用文字回复超哥:去猪八戒家干嘛?

  超哥回复到:警察说目前来看猪八戒一家已经符合失踪标准,所以要去他家看看。

  符合失踪标准?也就是说猪八戒全家从那晚开始,直到现在都完全处于失联状态?

  我回复超哥:我不去,你发现啥情况及时跟我汇报就是了,over。

  超哥很快回复到:是,长官!

  我收起手机找了家小饭店吃饭,边吃边琢磨着眼下的事,猪八戒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从时间线上来说,会不会真的把我牵扯进去?

  虽然我那些同事私下骂猪八戒时,都用过一些很恶毒的语言,甚至是诅咒,当然我对猪八戒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但是这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我一时还真有点接受不了,完全没有开心的感觉。

  吃完饭回到家,玩了会儿手机,没等到超哥的微信,反倒再次等来了敲门声。

  我走向大门,透过猫眼又看到了邻居老王那张一如既往招人烦的脸。

  想了想,我决定干脆不开门,假装家里没人,我实在是不想跟这精神病打交道。

  悄悄地返回床上继续玩我的手机,不多时,敲门声终于停止了,我忍不住邪魅一笑,切,小样,还治不了你?

  然而老王却再一次用实际行动突破了我的想象,又过了不到十分钟,门外响起了很奇怪的声音,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听了一会儿才忽然明白,妈的,有人在外面撬我的门!

  金属摩擦磕碰的声音不是很响,但是在反应过来后,我觉得自己脑子都要气炸了,这万一我要是真不在家,丢了东西算谁的?

  这小区太新,电梯和楼道都还没装监控,只在小区正门口有一个大摄像头,万一我丢了东西,那可是一点证据都没有啊。

  我起床直接大步流星走向正门,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气猛一下把房门推了开来。

  这一下我本就是带着怒火故意这么推的,随着我这一推,外面立刻响起一声惨叫。

  老王被撞的倚在了墙上,他手里一把螺丝刀掉在了地上,金属撞击地面发出“哗啦”一声响,而他的另一只手里还有另一把螺丝刀,此刻正像握匕首一样紧握着。

  我稍微后退半步眼神不善的盯着老王问:“干什么?想偷我家东西?”

  老王的表情很奇怪,很复杂,我一时从他的脸上读不出任何东西。

  看到老王对我的问话没有任何反应,我想了想,他毕竟是个神经病,还是尽量息事宁人的好。

  于是我对他说到:“有事没?没事的话不要打扰我,我在忙。”

  说完我就准备关门,没想到就在这时,老王忽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腕用力拽了我一把。

  这一下非常突然,我完全没来及做任何动作就被他拽出了家门,随后他顺势一脚,把房门也踹的锁上了。

  我冲他骂道:“你大爷的!干什么你?!”老王松开我的手腕,忽然阴笑几下后,抬起两只手,接着,缓缓把右手的螺丝刀直接插进了他自己左手掌心。

  鲜血顺着他的掌心和手背缓缓流出,我被他这神经病举动吓愣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就在此刻,老王脸上的笑忽然收敛,转而一脸惊恐的看看他自己受伤的手心,再看看我,接着惨叫一声大喊到:“快来人那!杀人啦!”

  我彻底懵圈了,我靠,还可以这么玩儿?

  我连忙掏出手机查找物业老古的电话,找到我就按下了拨号键,我刚按下,老王就一边喊一边朝我扑过来,像是要扑倒我,又像是要抢我的手机。

  我也来不及细想,看着老王血淋淋的两只手吓得我左躲右闪的后退着,这会儿要给我加个特效,那看起来肯定跟凌波微步一模一样。

  狭窄的走廊并没有太多让两个成年人翻转的空间,我一路被老王逼近了消防楼梯,终于电话接通了,我赶忙冲电话吼道:“古总!老王又疯了!他拿螺丝刀把自己给捅了!你快带人来!”

  老王的尖叫声吵得我完全听不到电话里面的声音,我都不能确定对面是不是听清了我在说什么。而老王的追势愈发猛烈,我一着急,干脆顺着楼梯往下跑去,先避开丫的再说。

  我连跳带跑的往楼下冲,老王的速度也不慢,我估计我俩从十三楼这一路追逐到一楼,中间最多也就过了一分钟。

  还好一楼的消防通道门是开着的,我冲出这门就是小区院子,不管了,直奔物业办公室,反正他旁边就是社区派出所。

  “杀人啦!!”这句是老王喊的。

  “杀人啦!!”这句是我喊的,大爷的,先占住理,别回头被他讹了。

  不过我想就目前这个画面来看,要是老王手上没伤,那怎么看都是他在追杀我,应该不会被讹吧?

  就在我距离物业办公室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物业经理老古和两个壮汉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一看这架势,老古忙指着我身后的老王冲他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

  我自然朝着老古跑去,而那两个壮汉则越过我朝老王跑去。

  电光火石间,我跑到了老古身边,都来不及多喘气,回头一看,呀?画风怎么变了?

  刚才玩命追我的老王现在正在玩命的逃,那两个汉子正在他身后玩命的追。

  老古看着我说:“小赵,刚刚是你打的电话吧?太吵了,我什么都没听清,老王这是又犯病了?他手上是怎么回事?不是你干的吧?”

  我一边喘气一边摆手,喘到能说话后我忙断断续续把经过说了一遍。

  说完经过,老古竟然丝毫没有表示怀疑,而且他像是对老王的所作所为相当生气,表情阴沉的吓人,明显就是在强压怒火。

  至于老王和那两个汉子,还在绕着小区花园转圈奔跑,花园正中间十来平米的正方形休闲小广场的长椅上,一帮大妈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

  在老王三人又一次跑到距离我和老古稍近一些的位置时,老古忽然暴怒呵斥到:“阿三阿四!你俩还能不能更废物一点?!给我抓住他!”

  老古这一嗓子吓了我一跳,狮吼功一样嘹亮,震得我耳朵嗡嗡作响。

  不过这一嗓子是真有效果,那两个汉子同时答了声“是”,然后竟然真的就提升了自己的速度,眼看就要抓住老王了。

  一旁的社区派出所里走出来一个制服整齐的年轻民警,民警走到老古面前毕恭毕敬的问道:“古爷,需要我们出手吗?”

  古爷?这称呼…听着还挺带感的,谁知老古却丝毫没给这民警面子,他看都没看对方就说到:“有你什么事儿?滚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靠,一个物业的经理怎么都能这么跟一个穿制服的说话?

  没想到的是那民警竟然一点脾气都没有,只是点点头说到:“嗯,知道了古爷。”说完边便转身回了他的派出所办公室。

  与此同时,那被称作阿三阿四的两个汉子,也终于抓住了老王,并且把他按在了地上。

  “古叔,那老王这…”我犹豫着问身旁的老古,老古说到:“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吧,你在这儿放心住着就行。”

  我问:“啊?咋处理?”老古解释说:“唉,老王也是个可怜人那,毕竟当初是因为他媳妇的事受刺激才变成这样的,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教养素质都很高,小赵你也多担待。”

  得,这是要道德绑架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好再多问什么。

  阿三阿四在制服老王以后,一左一右押着他带到了老古面前。

  老王受伤的手还在滴滴答答的流着血,那把螺丝刀还在他手心插着,老古忽然伸手抓起老王那只受伤的手腕,很关切的说:“哎呀,这怎么还不拔出来?这多疼啊?”

  说完,老古就抓住螺丝刀的手柄往外一拽,螺丝刀立刻被拔了出来,老王立刻又是一声惨叫,仿佛拔螺丝刀这一下比他刚才插自己那下要疼的多。

  老王的惨叫声结束以后,老古才缓缓的说:“阿三阿四,带他去后面诊所包扎一下。”

  物业办公室所在的这栋楼是四号楼,我那栋是一号楼,和一号楼并排着的是二号楼,二号楼后面是三号楼,三号楼旁边,也就是一号楼的后面,是四号楼。

  四号楼下面的网点房,在小区里的只有社区派出所和物业办公室两个网点在使用,其他房间要么被用来堆积杂物,要么就完全密封,看不到里面。四号楼外面的网点房,有一家诊所,名字就叫‘社区诊所’,是专门为这小区服务的,看上去和物业办公室差不多大。

  老古下完命令后,阿三阿四便带着老王直奔那个诊所。

  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还没说话,老古先安慰我到:“小赵啊,你回去安心住着吧,这两天我让他们安排一下,先让老王在社区诊所住几天,顺便给他调理一下他精神方面的问题。老王跟我是老邻居,这里拆迁以前我们就是多少年的老街坊,我代他跟你道个歉,对不起了。”

  听到老古这么说,看来我和老王这次闹的这出不会发展成一次碰瓷事件,而这么大岁数的老古跟我这么个后生诚恳的道歉,我多少有些承受不起,于是连忙对他说到:“古叔客气了,既然他是有病,那我也能理解,您不用道歉。”

  老古点点头又和我客套了几句,我刚想和老古告别,忽然想起一件事,于是问道:“对了古叔,您说这里拆迁以前您就和老王是邻居啊?”

  老古点点头说:“是啊,怎么了?”我说:“咱这小区…你们原来就全都认识吗?”

  老古犹豫了一下,眼睛忽然望向我身后,我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视线转了下头,他视线对准的方向正是那几个正在看着我们的大妈。

  “是啊,大部分都是原来就住在这里的老熟人,咋了?”我还没扭回头,老古就开口说到。我转过头笑了笑说:“没什么,随便问问。”

  说到这里似乎没什么话题了,我便和老古告别,独自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顺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有三条超哥的短信,全是文字:千哥,猪八戒全家都不在家;千哥,这回有意思了;千哥,警察给立案了,集体失踪案。

  我直接文字回复超哥:方便的时候给我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