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旷世奇妈
天赐三千2020-05-26 14:053,567

  直到我走出电梯,超哥还没给我打电话,回到自己家门口,我不由得庆幸钥匙是随身带着的,不然就刚才老王这一下子我就得找开锁公司来帮忙。

  十三楼,我还没被变异蜘蛛咬过,我可能翻不进去我家窗户。

  一边掏钥匙开门我一边四下打量着地面,地砖上还有很多血迹,都是老王的血。

  我大致估量了一下,啧啧,量不少啊,这两片夜用型都不一定能吸干净。

  我只有笤帚没有拖把,没法清理这些血污,交给保洁吧,毕竟我也是受害者,到这会儿我的小心肝跳的还有些跑调呢。

  对了,那把螺丝刀呢?刚才老王一开始用的可是双刀流,后来自己攻击自己时才改的一刀流,另外一把当时掉在了地上。

  我四下看了一遍,又走回电梯间看了看,最后去了刚才我往下跑的消防通道。

  没有,那把螺丝刀不见了。

  是邻居拿走了吗?那可太扯了,刚才该拉架帮忙时不出来,打完了出来捡武器,这作风怎么跟战争年代的某些人似的?

  我边想边往回走,经过老王门口时我忽然冒出一个奇妙的想法,不会是老王家还有人吧?螺丝刀不会是老王家里人捡回去的吧?不对不对,老古说过,老王是独居,他家除了他再没其他活人了。

  忽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接起来听电话那头超哥跟我讲他今天的经历。

  其实过程倒是不复杂,猪八戒他女儿学校派了个老师和民警一起上单位里想找猪八戒,结果当然是没找到,民警在听单位里的同事说完猪八戒也失联的事后,便叫上超哥和另一个同事负责带路,一起找到了猪八戒家。

  到猪八戒家敲了半天门确定没人后,民警直接撬开了他家的房门,进屋一看,嚯,家里一点事儿都没有,除了猪八戒一家三口都不在家,其他一切正常。

  这种正常本身又透着一股不正常,就比如他家的空调,冷气开的很足,一进屋超哥就冻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可是谁家会没人的时候还开着空调?而且猪八戒全家已经失联有段时间了,空调就一直这么开着?

  除了空调,电视也还开着,茶几上还放着些水果零食,大概是因为室内温度够低,水果都还没变质,厨房冰箱里也还有很多食物,全都冻得好好的。

  最后民警得出初步结论,猪八戒一家是突然消失的,而且是在家里突然消失的,消失的节奏相当突然。

  猪八戒严格来说不是本地人,他老家在隔壁市,算是滨海城的附属城市,虽然说是“市”,但是整体来说更像是滨海城的一个郊区。

  猪八戒常住的这个套三的房子,也就是民警去的这里,并不是猪八戒的房产,而是他租的。

  猪八戒抠惯了,所以租的是个挺便宜的老房子,主要是给他老婆孩子住。他自己本来就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连续一年半载都住宾馆是常事,所以他也不在乎给老婆孩子租的房子环境是好还是差。

  何况猪八戒这人又不怎么掩饰他重男轻女的思想,时不时就会埋怨自己媳妇没给他生儿子,也是以此为由头,他对自己老婆孩子一向不是很好。

  听超哥说完经过,我问他:“那最后怎么处理的?”超哥说:“还能咋处理?民警说先立案,然后联系猪八戒的家人,我估计这两天猪八戒他娘就过来了。”

  一听超哥说这话,我忍不住笑着说:“嘿嘿,还好我走人了,你们可有的受了。”超哥听完我这话,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唉,谁说不是呢…”

  猪八戒的妈,是个往前五百年没出现过,往后三百年估计也不会出现的‘旷世奇妈’。基本只要她老人家一出现,那大伙全体都会处于头大状态。

  不夸张的说,之前离职的那些同事,有超过一半都是被他母上给气走的。

  这老太太很洋气,一把年纪满脸褶子的人了,还每天浓妆艳抹皮裤小貂的穿着,平时最大的爱好是见网友,隔三差五的就让单位里那个老员工刘光正开着猪八戒的车,带着她去见她在网上撩的那些身在附近的散装老大爷。

  这事儿其实不太光彩,用老太太的话说,这是他们“夕阳一样纯洁美好的友谊”。但是也不知道她老人家对“友谊”的理解是不是和我们正常人不太一样,反正在被几个老太太挠过几次以后,她终于减少了见网友的频率。

  这下可苦了我们这帮给猪八戒打工的人了。

  老太太不去见网友了,可她毕竟不是能消停的人,让她在郊区家里安安静静地养老是不大可能的。在老太太自己的强烈建议下,猪八戒做出了一个伟大又可怕的决定,他把老太太带到了单位里来,让老太太…参与到工作当中。

  这老太太具体干了些什么就不一一赘述了,简单概括吧,有一天我看到一部叫做《乡村爱情》的神剧,当我第一眼看到那部剧里面的谢广坤时,就觉得无比熟悉,很快灵光一闪,我去,这做事风格不是和猪八戒他娘一样一样的吗?

  然而在我又看了几集后,我发现我还是太年轻,和老太太相比,说谢广坤是翩翩君子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

  总之吧,在老太太的倾力协助下,单位几度差点黄了。

  最后在三个老员工连续辞职后,猪八戒终于从第三个员工嘴里明白了单位那段时间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但是猪八戒并没觉得他母亲做的有多不对,在他看来,第一,这家小公司是他的,他妈想怎么作都可以;第二,自己一定要在外人面前营造好孝子形象,让外人觉得自己对自己母亲足够孝顺。

  只是,猪八戒自己并不尽孝,而是把他妈扔给我们员工,让所有员工去对老太太百依百顺,谁不听他妈的,就扣谁工资。

  可他妈啥也不懂啊,整天除了添乱就是添乱,员工们不听她的又不行,单位业绩自然一落千丈。

  直到受不了这对母子的另外几个员工同时找猪八戒提出辞职时,猪八戒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以同意他妈继续见网友为交换条件,终于把他妈送出了单位。

  那晚,猪八戒请客,同事们好多都喝多了,有俩妹子甚至借着酒劲哭了起来,跟终于被从怡红楼里解救出来的良家似的。

  猪八戒一家三口到底是怎么回事,暂时还没人知道,但是既然猪八戒他妈已经确定了要来单位,超哥他们如果不辞职,那接下来他们将面临怎样的日子,我已经能想象的到了…

  想到猪八戒的妈,超哥也是郁闷地不行,我很挑事儿的问他:“少年,你还不辞职等什么?”

  超哥说:“唉,再等等吧,我不能跟你似的这么不着调,我得等找到下家再辞,哎,千哥,你琢磨好下一步干啥工作没?你这准备歇几天?”

  我想了想跟超哥说了我的想法:“超哥,我寻思整个网店。”“网店?”超哥的语气有些惊讶。

  我说:“是啊,你也看到了,我这里新房空间不小,空着也浪费,我寻思隔出半间当仓库,搞个小网店,原来给猪八戒打工时还攒了一些关系不错的客户,我倒腾点东西卖呗。”

  超哥有些不置可否的感叹了一句:“实业不好干啊…”

  其实超哥这话我也明白,给猪八戒打工时就有这感觉,实业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不过暂时我又没有其他擅长的方面,唉,走一步算一步吧。

  大概是这个问题比较让人头疼,超哥忽然转移话题问道:“千哥,你隔壁老王怎么样了?有啥新鲜的幺蛾子没?”

  一听这话我立刻来了精神,连忙把刚才老王整的这一出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超哥愣了半晌才满是怀疑的问道:“真的假的啊?要是这样你赶紧搬家吧,这次他是捅自己,下次他说不定就改捅你了,就算不捅你,万一真讹上你也是个事儿啊。”

  我说:“谁说不是呢?可是我房租刚交了一年的…”

  “哎,你去跟中介说说呗,就算不能全退给你,起码得退你一个月的吧?这多少也算是骗你了,她不占理。”

  超哥急不可耐的帮我出着馊主意,我有点无奈的说:“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不会和这种中年妇女打交道,太可怕。”超哥像是想起了什么,也叹了口气说:“得,那咱各自头疼各自安好吧,有事儿电话联系啊,拜。”

  挂掉电话,我开始琢磨自己刚才突然冒出来的那个想法,开网店。

  我也说不清G点是哪里,这就是刚才灵光一闪的产物,只不过这一闪过后我还真觉得这主意有可行的地方。

  给猪八戒打工时那真的是‘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牲口当祖宗供着,祖宗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这里的‘牲口’特指猪八戒他妈随身带着的那条杂交混血日狗的小泰迪。

  话说那时,我们这些员工基本都是一人多劳,尤其是我跟超哥等几个业务员,从采购到最后出货全过程我们都无数次的参与过。

  原因很简单,单位里的员工除了老油条就是新手,老油条们爱偷懒,新手啥也不懂,所以我们这些业务员不得不精通了整个单位所有部门的全部工作流程。

  好处也在这里,只要时间精力允许,凭已经掌握的知识,我们这些业务员任何一个单独拿出来都能独自运营一家小公司。

  这事我琢磨了好大一会儿,感觉各方面都确实可行,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吓得我一个激灵。

  唉,让老王搞得我都快神经衰弱了。

  我走到门口从猫眼往外一看,是物业老古。我忙打开门说:“古叔好,您怎么来了,有事?”

  老古忽然很客气的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递到我面前笑盈盈的说:“那个中介王大姐说,她之前忘了跟你说你隔壁老王的事,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让我退一个月房租给你,算是表示一下歉意,你收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