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周围无人
天赐三千2020-05-26 14:053,552

  一千,我喜欢这个数字。

  是巧合吗?刚在电话里和超哥说到这事儿,这事儿就发生了,连数字都是完全对着的。

  我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老古,一时忘了伸手接钱。

  老古看到我在发愣,便直接抓起我手腕,把钱放在我手心里说:“小赵,发什么呆?呵呵,你也别介意,古叔跟你说句实话,你别往心里去,其实老王他很久没犯过病了,叔估计是你有什么地方不小心正好刺激到他了,正好给老王调理几天,等他再回来,你少跟他接触,反正有事儿给古叔打电话就行。”

  我听出了老古话里的弦外之音,把钱收好后问他:“古叔,您的意思是,老王犯病,我有责任?”

  老古忙说:“不是不是,这孩子,不是跟你说嘛,别往心里去,叔的意思是老王轻易不会犯病,你在这儿安心住着就行,他要再犯病,你直接找叔,叔随叫随到。”

  说着话老古还拍了自己胸口一下,然后挺起胸膛充满期待的看着我,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挠挠头说:“那劳烦古叔费心了,其实老王他只要不再撬我门锁,其他的都还好说。”

  老古连忙答应到:“放心放心,叔跟你保证,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我忽然觉得老古这话说的有点大,于是问他:“那万一老王再来撬锁呢?”老古立刻答道:“那我就再把他抓起来。”

  我又问:“那万一老王还来撬锁呢?”老古答:“那我就还把他抓起来。”

  我再问:“那如果老王依旧来撬锁呢?”老古答:“那我就再把他抓起来。”

  我说:“那老王要是再来撬锁?…”这次不等老古说话,我直接自己说到:“那我锁肯定该坏了,我找谁赔?”

  老古一愣又拍了下自己胸脯说:“找你古叔!”

  我说:“那就是说老王肯定还会再撬我家锁的是吧?”

  老古这回彻底愣了,他大概是没想到我最后给他转折了这么一下下,我算是成功的把天给聊死了。

  眼瞅我俩这对话越来越尴尬,我赶忙笑着说:“开玩笑的古叔,有这一千块,够老王撬两回的,我就当是老王预付的修锁钱了。”

  听到我这么说,老古才像是放下心来,他也笑着说:“好好,小赵放心,反正你平时也别主动跟老王打交道就行,问题不大。”

  我点点头,心想这事儿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起码等老王回来看看情况再说。

  租金退了一千,再加上老古这细心体贴劲儿,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要是这会儿还非吵着要搬走,感觉自己就有点不识抬举了。

  又和老古闲聊了几句,我趁机问起另一个问题:“对了古叔,我这层另外这两户住着人呢么?”老古答道:“1301住着人呢,也是我们原来的邻居,小两口,人挺好的,就是平时工作忙经常不着家,估计你没见过,1304暂时还是空的,没人。”

  “没人?”

  老古顺着我的话说:“是啊,1304家啊,他家也分了两套房子,一家人平时不住这儿,这房子也正在招租呢。”

  我点点头没在这个问题上再说什么,人少点好啊,人少了清净。接着我问起猪八戒那天是否来过的事,老古对此却是一问三不知的直摇头,说他没听说过也没看见过。

  和老古告别后我关门回屋想着最近的事情,有点古怪的邻居们,热情体贴到让我觉得意外的老古,完全失联的猪八戒一家人,再加上接下来工作的事,似乎要头疼的事情不少啊…

  想了一会儿理不出个头绪,看看时间,似乎眼下更该思考的是另一项世界性难题:晚饭吃什么?

  家里没现成的食物,又不能开火,得,还是出门觅食吧。

  出门准备坐电梯下楼,走到电梯口一看,电梯舱正停在18楼,按下按钮后我心想,不会再碰见那个白老头吧?要是碰见了,我就假装忘拿东西了,转身回家。

  “叮咚~”

  电梯门随着我紧张的心情缓缓打开,有人,却不是白老头,而是一个打扮的很漂亮的小姐姐。目测三十来岁的样子,略施粉黛,看到电梯外的我,她礼貌的微微一笑,没说话。

  我也礼貌的对她笑了一下,她又回了我一笑,我再对她笑了一下,连笑几次后她忽然开口道:“别特么傻笑了,你到底进不进?不进别挡着门。”

  我擦掉额头上的黑线,连忙走进电梯按下关门键。

  电梯缓缓下降,站在我身后的小姐姐忽然问道:“新来的啊?”我转过身冲她答道:“是啊,我刚搬来没几天,您是这边的老住户吧?”

  小姐姐说:“啊,这儿拆迁以前我们家就住这儿,你租的房子?”

  我点点头,小姐姐忽然掏出手机说:“那你还没进咱小区Q群吧?来我给你说群号,你加一下,往后有个啥事儿,邻里邻居的相互也方便有个照应。”

  和她温婉的外形不太一样的爽朗个性,一时间让我觉得还挺暖,这算是代表官方接纳我了?

  我忙掏出手机,随口问道:“Q群?现在不都微信群了嘛?”小姐姐答道:“哦,咱小区老人家多,用Q习惯了,咱们年轻人理应迁就他们不是?”

  我“哦”了一声,没多想,打开Q界面,按她说的群号查找了一下。

  正好电梯到了一楼,电梯里没信号,门一开就有了。我很快搜到了名叫“爱心花园”的Q群,按小姐姐说的申请进群,没几秒钟就通过了。

  “备注上你的名字和住宅编号,群里都这样,那,这个说话的就是我。”

  小姐姐边指挥着我修改备注,边在她自己手机的Q界面打了个字,我手机屏幕上立刻显示群里有个名叫“兰兰”的人发了一个数字“6”。

  我说:“兰兰?”小姐姐说:“啊,我本名也叫兰兰,你Q名叫一千啊?本名叫啥?”我说:“我本名也叫这个,嘿嘿,小时候觉得写着方便,就叫这个了。”

  兰兰抬头看着我问:“那你为啥不叫一一?不是更方便?”

  我耸了耸肩说:“因为一一已经有人叫了。”

  兰兰没再问什么,和我边朝外走边收起了手机,我好奇的问道:“兰兰姐,你发的那个‘6’是啥意思啊?”兰兰答道:“没啥意思啊,就是随便发个字给你指出哪个是我,以后大家都是邻居了,相互多照应哈。”

  说着话我们已经走出了单元防盗门,和兰兰挥手告别,我低头看着这个社区的Q群,总共不到60人,很安静,除了兰兰发的那个“6”,一条其他信息都没有。

  我想了想,在对话框里打出一行字:大家好,我是新来的,以后请多关照。

  发送。

  拉面馆里人不多,我点完吃的就掏出手机看有没有人回我信息。

  没有,小区Q群里只有我发的那句话,和兰兰刚才发的那个“6”。

  大家都挺内向啊,我想着,顺手打开微信给超哥发了条信息:好消息好消息,不要九九八,也不要一九八,全场一千,全场一千!

  不一会儿超哥的信息回来了,四个字:忘吃药了?

  我轻笑一下把刚刚老古给我退房租的事告诉了超哥,超哥听完觉得这证明老古和中介都很会做人,这钱我坦然的拿着就行。

  其实我也是这想法,又不是我主动要的,而且老古给的也合情合理合市场价,我干嘛不要?

  说完我这边,我又问起超哥猪八戒的事,公司那边已经通知了猪八戒他妈,老太太一听完就饥饿难耐的表示必须立刻马上现在就来单位。

  公司里资历最老的同事刘光正,奉旨开车去郊区接老太太,已经走了,估计今天夜里十二点左右老太太就能出现在滨海城了,跟狼人显原形同一个时间点。

  至于老太太这个时间赶到后住在哪儿就不知道了,也许住在猪八戒家,也许路上会约个知己晚上一起住宾馆,也许会跟着背地里骂猪八戒骂的最狠,在猪八戒面前却永远最孙子的热情好客的刘光正回家,那就不是我等草民该担心的事了。

  相对而言,其实我更担心老太太明天会怎么闹。

  她平时胡搅蛮缠那一套也就面对着我们这帮猪八戒的下属好使,现在猪八戒不见了,如果不出所料,老太太明天第一件事肯定就是以此为借口克扣超哥他们的工资。

  ‘你们怎么不看好我们家小猪猪!?统统扣钱!扣钱!’

  想到这儿我几乎都幻听了,感觉老太太那刺耳的声音已经真的已经在耳边响起一样。

  甩甩脑袋,看看不小心被甩脑袋动作碰洒的汤,我有点尴尬的擦擦桌子赶紧吃完走人。

  回去除了玩手机也没别的事,四处溜达溜达吧,消化消化食儿。

  绕着小区溜了一圈,这附近还没拆迁的一些地方都是些很旧的建筑,但是都属于只有年代感却没有艺术感那种类型的,比如筒子楼一类,这类楼里似乎还有人住。

  还有一些应该是已经进入即将拆迁的环节了,墙上用血红的油漆画个圈,圈里写着个“拆”字,要是角度和距离合适,再搭配上合适的光线,猛一看跟画了个像岳云鹏一样的大饼脸正在飙血似的。

  这类楼里都已经搬空了,没有人住,夜里看上去有点瘆人。

  大概会有些借宿的流浪汉之类的吧?我默默的想着。

  又转了一会儿,看着一个个黑洞洞的窗口,一阵风吹过,滨海城的夜还是挺凉的,昼夜温差很明显,擦擦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我直接掉头朝小区方向走去。

  这么看来,小区周围…其实人烟挺少的啊?都有点荒凉的感觉了,起码我刚才在周围溜达这会儿功夫,加起来也没碰见十个步行的人。

  回到家简单收拾洗漱了一下,躺下玩儿了会儿手机,没有新信息。

  睡觉,一夜无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