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夕阳红disco
天赐三千2020-05-26 14:054,166

  我站起来的速度有点过快,方向和角度也没掌握好,面前桌子上的酒杯直接倒了下去,橙黄的啤酒顺着桌子边缘流到我腿上,真凉。

  几个混混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集体定定的看着我。

  我艰难的扭头看向正门方向,随着脖子扭动,后背瞬间一阵冰凉,我知道这是后背被汗水打透后和衣服贴在一起造成的感觉。

  混混们不明就里,我却连紧张带害怕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大爷的,这段台词我听过啊。

  我觉得不做出如此浮夸的动作都配不上我此刻无比荡漾的心情,这场景,这台词,这什么节奏?莫非每个新搬来的住户,旁边都住着一个隔壁神经病老王?

  还是说,门外就是几天没见的我的那个老王?他跟踪我了?

  所幸在我回头后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门外站着的是个看上去比老王略年轻的男子,斯斯文文,猛一眼也看不出是不是有神经病基因。

  一个混混愣愣的打破沉默说:“小赵,你…没事吧?你认识这人?”

  陈浩北也扭头看向我,我调整了一下状态,摇摇头说:“没有,听错了,我还以为是我一朋友呢。”

  我们说话时都没太刻意压低音量,所以门口那人也听到了我们的对话,那人笑笑说:“我姓章,文章的章,以后大伙就是邻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咱们相互多照应啊。”

  陈浩北立刻接话到:“小章说的对,你尽管放心,以后你浩哥我肯定照应你,要是有人找你麻烦报我名字肯定好使…”

  看来陈浩北这类人还真是逮谁口头罩谁,不过那人仿佛脾气相当好,看着明显没他年纪大的陈浩北管自己叫“小章”也不介意,笑呵呵的听着陈浩北的醉言酒语。

  我坐下收拾起了桌上的狼藉,同时留心听着门口的对话,还好,俩人都没再说出什么特别的台词。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眼看陈浩北竟然谈兴越来越高,混混们纷纷起哄叫他回来落座,看着这情形,门口那人又强调了一遍他的来意。

  陈浩北看看手机说:“小章放心,都是自己兄弟,我一句话的事儿,大家马上安静,你放心回去吧。”

  章姓邻居有点无奈地笑了笑,告别离开,陈浩北关上家门刚坐下,他的一个朋友就说到:“接着喝呗?”不料陈浩北摇摇头说:“不喝了,时间也不早了,收拾吧。”

  陈浩北的话让我有一丝意外,这帮人明显正在兴头上,说不喝就不喝了?即使陈浩北这么说,他的朋友肯定也不能答应吧?

  没想到的是一听陈浩北说不喝了,一帮人全都兴奋的站了起来,一双双眼睛里都快飞出小星星了,集体充满期待的看向陈浩北。

  陈浩北扭头看了看我说:“走,小赵,浩哥带你唱歌去!啤酒喝完了,下一场,花酒!”

  瞬间,我明白这帮人为什么兴奋了。

  我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起身说:“不了浩哥,我明儿还得上班,不像你们江湖人,时间自由。”

  陈浩北又跟我客气了几句,大意就是难得他请客,我不去可惜了。但我始终一身正气的拒绝了他,我可是个正直的人,唱歌没什么,但是加上‘花酒’俩字,还是算了吧。

  看到我执意不去,陈浩北也不再勉强,而他的几个朋友也一直在催促,我们便一起离开他家下了楼。

  走到小区正门,和陈浩北几人告别,我独自朝我家的方向走去。

  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多了,我还没这么晚在小区里溜达过,夜风吹拂下一阵酒劲上涌,忽然觉得挺惬意,这个时间的小区真安静啊…

  要不先醒醒酒再回去?心里这么想着,我便绕着小区花园溜达起来。

  此刻的小区院里除了我寄几,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溜达到五个福娃身后时,忽然一种有点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这股感觉让我不由自主的站定脚步,扭过头仔细打量着五个福娃的背影。

  哈哈哈哈,五个都是胖子。

  除了这不正常的身材比例,五个福娃给我最深的感觉还是破和旧,真不知道老古他们怎么想的,既然这哥儿五个肯定是要在这儿定居的,那干嘛不好歹给他们修补一下呢?掉漆的掉漆,掉肢的掉肢,化个妆再装个假肢啥的不好么?莫非老古他们就喜欢这种调调?

  想着想着,我再次走起来,准备绕到前面近距离欣赏一下这五小只的容颜。

  刚走到侧面,看着月光下福娃们胖乎乎的侧脸,我下意识的抬了下头,小区里已经没有亮着的灯了,家家户户的窗户都是黑着的。

  茶叶蛋一样光洁的月亮跟炫富似的大剌剌的挂在夜空中,这就是此刻我所处的环境里力度最大的光源。

  这些福娃做的都很喜庆,光是站在侧面就能看到他们快裂到耳根的嘴角,还好他们不吃人,不然就我这体型的,至少一口一个…

  正在我想更走近这五个福娃一些时,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哎!干嘛呢?!”

  其实这声喊音量不是很大,但是一方面我正看的投入,另一方面此刻周围比较相当安静,所以这声喊直接吓得我打了个激凌。

  不远处正站着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月光下看不清他的相貌,但是凭借之前的印象我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这就是那个挺酷的门卫。

  猪八戒来小区找我那晚,我和他打过一次交道。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失眠,没想到门卫大叔你…也睡不着啊。”我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朝门卫走去。

  “你离五福那么近干什么?!”

  在我走近门卫大叔后,他又冲我不轻不重的喊了一句,随着靠近我也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了,还是那么酷,简直是冰山大爷啊。

  我说:“没什么啦,大叔,我就是刚吃完饭遛遛食儿,正好走到这儿了就想仔细欣赏欣赏。”

  门卫大叔皱了下眉头说:“大半夜的欣赏五福?你不会白天欣赏?”我一拍巴掌恍然大悟的说:“聪明啊大叔,好主意,那我明天再来,大叔再见,您也早点休息。”

  说完我不等他答话就自顾自朝家走去,唉,这人是吃炸药长大的吗?怎么每句话都像在跟人呛火一样?

  走出一段距离后我回头看了一眼,门卫还站在原地,毫不回避的注视着我。

  我若无其事的冲他挥手道别,继而大步流星的走进自己家所在的单元楼道。

  本来今天想趁着吃饭的档口问问陈浩北关于猪八戒的事,结果还没来及问,就被他的那个邻居给搅和了,搞得我这会儿一股子不甘心劲儿直冲脑门。

  翻翻手机,没有新信息,点开朋友圈,看到超哥半小时前发了一条朋友圈:大爷的,这特么是要发疯的节奏吗?!

  配图是一张几个杀马特贵族少年的合影。

  这就开始了?

  我一边猜测着一边给超哥的这条朋友圈点了个赞,收起手机,睡觉。

  第二天睡醒第一件事依旧是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朋友圈一看,大概凌晨两点的时候超哥又发了一条朋友圈,没有配图,只有四个字:好想杀人…

  所以昨晚他们是折腾到两点?

  想了想,我在超哥这条朋友圈下面评论到:超哥,有啥不开心的一定要说出来呀~好让兄弟开心开心。

  配表情:奸笑。

  发完评论我便收起手机开始忙活,一直到中午,超哥终于打来了电话。

  我接起电话便问到:“喂?超哥,昨晚过的开心吗?”

  超哥用明显刚睡醒的语气说:“开心个屁,你不是都看到我朋友圈了吗?”我问:“啊,看到了,看不懂啊,啥情况你这是?”

  超哥骂了声脏话才说到:“不知道哪个王八蛋给猪他妈出的主意,老太太昨晚上非要在公司搞什么酒会,不知道她老人家从哪儿找了那么一堆野生老头儿,一帮人一会儿喝酒一会儿跳舞唱歌嗨的不要不要的,大爷的,还特么让我们一帮员工全程伺候着,我真…我真…”

  超哥最后“我真”了两遍也没“真”出啥新词儿,我严肃的批评他说:“有事儿说事儿,别骂人,你管谁出的主意呢,咋?你没陪着喝点儿?”

  超哥说:“我说我肾虚,没喝,王洋跟几个女生都说闹肚子,也没喝,其他人多少都喝了点,刘光正牛啊,喝的老太太都心疼酒了。还有你女神,被几个老头灌了一些,后来多亏老太太吃醋,让你女神跟其他女生先撤了,不然还指不定会怎么着呢。”

  听完超哥的话,我脑海里真是万马奔腾,而且全是同一品种的草泥马。

  别人都是孩子坑爹,猪他妈这是娘坑儿子毫不留情啊。

  其实那天猪他妈来小区找我时,我点拨完那几句话,就知道丫肯定会有这么一天。如果我估计的没错,老太太肯定已经把猪八戒失踪这事儿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老太太上次对亲人的漠视态度震撼到我们时,是猪八戒他姥姥,也就是猪他妈的妈去世前一天,那天那个老老太太眼瞅都有出气没进气了,猪八戒和他妈都没去医院看一眼,只是安排了两个同事去陪床就拉倒。

  而那天猪他妈之所以没去陪她的妈,是因为她要去参加一个舞会,仅此而已。

  当然,过后老太太还是在QQ空间和微信朋友圈里发状态表示过自己的孝顺和失去亲人的伤痛的,用词之悲切相当感人。

  嗯,这孝心很洋气,很时尚。

  一不留神就走神了,光顾着想事没说话,超哥在电话那头催促到:“喂?人呢?死了?”我回过神说:“呸,你才死了呢,你全公司都死了,哎,那你今天没上班老妖婆不罚你?”

  超哥说:“没有,昨晚…不是,是今天凌晨,对,凌晨散场的时候老太太说了,今晚继续,所以允许我白天补个觉。这老太太…真心的,等我到了她这个岁数,我都没信心还能有这么好的体力。”

  一听这话我也有点傻眼,我问道:“今晚继续?其他同事呢?也继续陪着?”

  超哥打了个哈欠继续说到:“不是,只留男的,不带女的玩儿,老太太喜欢众星捧月万绿丛中只有她这一点红的感觉,你懂的。”

  我懂,我当然懂,想象了一下那太美的画面,我笑了下说:“嘿嘿,我当然懂,那你可好好表现啊,好好搞,把老太太搞舒坦了,说不定以后这公司就跟你姓了。”

  超哥说:“你可拉倒吧,猪八戒要始终找不到,这公司肯定长不了,现在已经有些不好的苗头了,就说昨天吧,王洋说昨天一整天,公司连一毛钱进账都没有,公司一天的日常支出,加上昨晚老太太从公账上拿走霍霍的钱,加起来至少两万多呢,就咱公司这规模,老太太要连续这么霍霍一个月,那除非王健林马云他们出手搭救,不然必黄无疑啊。”

  我说:“那你咋想的?还不准备辞职?要跟老太太共存亡?”超哥又打了个哈欠说:“先找下家吧,找好下家我立刻就撤,一天不跟他这儿多呆,得,不跟你说了,我再睡会儿。”

  挂掉电话我就在想这些事,其实现在回头看,当初跟他们在公司一起胡闹的日子还挺乐呵的…

  正想着,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我走到门口透过猫眼一看,是老古。

  打开门,门外只有老古一人,我问道:“古叔中午好,有事儿?”老古笑了下说:“是啊,有件事要跟你说。”我问:“啥事?”

  老古说:“是这样,明天老王就要回来了,我们准备给老王重新娶一房媳妇,有点事…需要你配合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