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巧合而已?
天赐三千2020-05-26 14:053,131

  老古白了混混一眼,没理他,而是冲我说到:“哎,小赵,既然没事儿了你就回去忙你的吧。”

  我还没说话,混混忙不迭的随着老古说:“对对,没你事儿了,你赶紧回去吧。”

  我也没理混混,跟老古道了声谢便朝自己的单元楼走去。

  其实我有很多疑问想问老古,但是看他这架势,我估计他也没心思跟我多说话。

  走到单元楼门口时我回头看了一眼,混混正一脸笑意的跟着老古朝物业办公室走去。

  这俩人…怎么好像有啥秘密似的?

  不管了,我进电梯回家。

  一出电梯门我就拨通了超哥的电话,电话响了一阵才接通,对面听起来十分嘈杂。

  我对着电话说到:“超哥,你干啥呢?”超哥说:“在外面浪呢,咋了?想哥了?”我说:“你特么不上班啊?浪什么浪?刚猪八戒他妈来找我了。”

  超哥挺意外的“啊?”了一声,然后在他的催促下,我把刚刚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全说完后我问道:“你没在公司啊?咋都没提前给我来个信?跟你说要不是兄弟我天赋异禀骨骼清奇大脑灵活小脑发达,现在说不定已经背着锅进监狱了。”

  超哥却语带无奈的说:“唉,不瞒你说,今儿一大早我就出来了,不光我,公司全体小男孩儿和部分小女孩儿都让猪他妈给撵出来了,丫的让我们上大街上找猪八戒去。”

  原来是这样,难怪猪妈来找我超哥都没跟我提前打招呼,合着他根本不知道。

  我接着说到:“还小男孩儿小女孩儿呢,你这岁数放到石器时代都该给自己准备后事了,别特么卖萌了,那啥,王洋也不在公司么?”

  超哥说:”是啊,就跟王洋一起管财务的小丁还有李小萌在公司,其他人好像都出来了。“

  我说:”那找到啥线索没?“超哥说:”废话,专业民警都找不到,我们能找到啥?当然了,这一天收获还是相当多的。“我有点疑惑的问:“啊?啥收获?”

  超哥有点兴奋的说:“我们新发现了好几处好吃的!哎呀,那老市北国贸后面的油泼面,那关西镇的炸臭豆腐跟烤肉串,那台中步行街的瓦缸烤海鲜…”

  听着电话里的超哥连着报了一堆好吃的,凭我对他的了解,他这一整天过的…就算猪八戒出现在他面前估计他都注意不到。

  我打断超哥说到:“停!听你说话我都饱了,得,那你接着浪吧,拜拜。”

  没多等超哥说话,我就按下了挂断按钮,回到卧室先一躺,接着就开始瞎琢磨。

  琢磨了一阵,理不清头绪的地方还是理不清,算了,忙工作的事吧。

  想到这儿,我起床开始接着翻那些工作资料。

  接下来的两天都没再发生什么特别的事,除了吃饭,我基本不出门。

  在电梯里碰见过白老头一次,他还是冷着一张脸,一开口就仿佛谁都欠他钱的语气。

  民警没再找过我,猪八戒他妈也没再找过我,李小萌也没找过我,甚至超哥都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吧?这也正常。

  一直到又一天临近中午,我下楼准备吃午饭时,一出单元楼就看到一辆装满家具的小货车,正停在不远处另一个单元楼的门口。车旁边围着四五个人,全都是相似的造型,正在往下搬东西,很明显是有新的住户正在搬进来。

  我看了一会儿,有点不可置信的冲一个看上去有点熟悉的背影喊道:“陈浩北?!”

  回过头来的那张脸,正是前两天刚打过交道的混混陈浩北,我直接愣了,这货这是什么节奏?

  陈浩北看到我倒显得不是很意外,而且也丝毫不见外,就跟普通哥们一样热情的跟我打着招呼:“哎,小赵,你没出去啊?”

  我没回答他,边朝他走去边问:“我说滨海扛把子,你这干嘛呢?”

  陈浩北明显对这称呼很受用,赶忙一脸笑意的掏出烟来,边抽出一根递给我边说:“搬家啊,我住这单元,往后咱们就是邻居了,都自己兄弟,以后在滨海城甭管出啥事,随时报你浩哥的名字,保证好使!”

  我摇摇手说:“谢谢,不会,不是,我是说你咋也搬我们这小区了?”

  陈浩北把被我拒绝的那根香烟直接怼进他自己嘴里,点着后抽了一口才笑得很暧昧的说到:“这里房租便宜呀。”

  说完他还别有深意的挑了挑眉毛,一副“你懂的”的样子。

  这里房租便宜倒是真的,不过他至于只来过一两次就直接搬家么?

  忽然我想到了那天的情形,于是我问道:“滨海第一霸,你那天后来跟老古说啥了?”听我说完,陈浩北的表情又多了一丝欣喜,看来他是真喜欢这类称呼。

  不过对于我的问题他却选择了回避,他摇摇头说:“没啥没啥,瞎扯淡,那啥,小赵,你有事儿没?没事儿帮哥哥一起搬家吧?完事晚上一起吃个饭,咱俩也算不打不相识嘛,以后就是自己人。”

  帮陈浩北搬家,我没多大兴趣,而且我打心底不大愿意跟他这类人打交道。

  看过几集《古惑仔》就以为自己已经懂了‘江湖’,闯过几次红灯就以为自己已经有能力跟《刑法》作对,打过几次架没被打死就以为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上路边纹个身就以为自己已经成为黑社会老大,镀铜狗链子往脖子上一戴,再就着花生米喝两瓶啤酒那算完了,超不过五句话就能口头称霸全宇宙,马云都是他小弟,王健林都是他马仔,长安街那个红门楼子上挂的都是他干爹的照片。

  不过虽然对这混混没什么兴趣,但我忽然想到,按目前来说,这货才真的是猪八戒失踪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也许能从他嘴里打听出什么也说不定。

  起码能问问那天他跟猪八戒到底找没找到我新家这里。

  想到这儿,我欣然答应了下来,动手和他的几个朋友一起搬起了那些家具。

  陈浩北的家伙什还挺多的,加我一共六个人,来回了四五趟才终于全搬完,巧的是陈浩北也住十三层,而且也住1302,跟我同楼层同楼号,只是不同单元。

  全都搬完以后几个人简单洗漱了一下,陈浩北要下楼买晚饭,一群人里只有我对这小区附近的环境更熟悉这些,于是便由我带着陈浩北和另一个混混一起下楼,找饭店打包菜,找超市打包酒。

  又是一通忙活,完事回到陈浩北新家时天已经有些黑了,陈浩北的家具很全,我们买饭的空档,屋里已经摆好了桌椅板凳,简单收拾一下便开始吃吃喝喝。

  陈浩北给我和他的朋友相互做了介绍,他这几个朋友在陈浩北嘴里都是称霸一方的人物,介绍完了我感觉要是陈浩北的描述都是真的,那今天最奇怪的事情就是市长省长们竟然没来祝他搬家快乐…

  介绍我时倒是很简单,陈浩北只说我是他“新认识的小弟”。

  我压根没想跟这帮人深交,也就懒得计较什么名分,所以压根没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只是不停地和他们推杯换盏。在看到几个人都明显有些酒精上脸后,另外几个混混开始吹着各自的牛批,我开始一点一点的套陈浩北的话。

  在我的牵引同时也是在酒精的作用下,陈浩北说了不少话,我一边听一边捋,总算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几个有点用的信息。

  那天猪八戒带他来找我时,他还带了两个他的朋友,不过他那俩朋友碰巧有时临时离开了滨海城,今天没来。那天找到我新家时天已经黑了,陈浩北这人大大咧咧的,他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真找到了我家。

  不过那天确实有个住户被他们吵到,从自己家出来驱赶他们,猪八戒不愿意多惹事,又确定了我不在家,当即便带着他们离开了,这一点和我那天电话里听到的一样。

  至于那天他们到底找到的是不是我家,陈浩北完全不能确定,因为他本身性格太马虎,再加上那天他完全是跟着猪八戒行动的,根本没在意具体去的是哪儿。

  那天最后猪八戒先开车把陈浩北三个混混送了回去,接着独自开车离开,临别时,他和陈浩北说的是要回他自己家。

  再之后,陈浩北就也联系不上猪八戒了。

  听完陈浩北的叙述,我有些迷茫,整理了一下思路,刚想问问他那天跟老古的悄悄话内容,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陈浩北起身开门,我背对着门口位置坐着,没转身。只听陈浩北打开门后,门外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您好,您是新搬来的吧?是这样,我住您旁边,1303,我老婆怀孕了,需要静养,这时间也不早了,您这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