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残垣断壁的车库
天赐三千2020-05-26 14:053,590

  其实刚刚这里好多大妈都看到了这一幕,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针对这事儿发出任何评价。

  想起老古说过他们都是多半辈子的老街坊,我身为一个外人,自然更不合适多啥嘴。

  叹息一声,转身离开,愿这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多挨几顿揍吧,对他的未来会有帮助的。

  我总觉得没有天生就熊或者不熊的孩子,一个孩子会长成什么样子,除了爹妈老师的教育以外,最主要就是他所接触的人和环境。

  毕竟小孩子成长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模仿的过程,所以啊,有熊孩子的地方,必有熊家长出没。

  手机已经不震动了,我拿出来看了一眼,陈浩北终于停止了他在群里的单口相声表演,太惨了,一个配合他演出的都没有,连个表情包都没人发。

  这沉默劲儿,真不知道这帮人当初组群是图个啥?

  溜达了一会儿我又有点惦记超哥那边,猪他妈就这么胡闹,完全不管她儿子的事了?

  我掏出手机翻出超哥微信,给他发了条信息:亲,此刻的你是否还在梦乡?

  没等到超哥的信息,我边往小区外面溜达边琢磨,要不要给其他同事发信息打听打听。

  很快走到了小区正门口,就是昨晚我看到那个黑花轿的地方。

  这边的门岗好像是24小时一轮换,我没太留意过,不过此刻这个门岗跟昨晚不是同一个人。

  虽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年纪气质如出一辙,看我的眼神也一样低温,仿佛他俩都跟我有债务关系似的。

  我相信他对我绝对没有交谈的欲望,我对他也是,所以我安静的绕过他,走到停车场入口往里张望。

  昨晚那轿子就是从这里进去的,这里通道是个向下30度左右的螺旋形斜坡,宽度能容两到三辆车并排行驶,方便有车同时出入。

  我没车,所以之前也没留意过这停车场的入口,现在这么往里一看,最大的感觉是冷,这下面吹上来的空气很凉,其次就是深邃,像没有尽头一般。

  “哎,你站停车场入口干嘛?”

  背后传来一声呵斥,不回头我都能猜到,肯定是那个二号门卫大爷。

  我回过头笑着说:“哦,没事,看看地下车库。”门卫皱了下眉问道:“你有车吗?”我摇摇头说:“没有。”门卫接着有点说到:“连车都没有,你看车库干什么?”

  呀?我这是被鄙视了?唉,老天爷不给穷人活路啊。

  我没多想,直接说到:“哦,先熟悉熟悉嘛,我准备下礼拜买个私人飞机,先看看方不方便停放。”

  门卫用很嫌弃的眼神看着我说:“真能吹,别在这儿挡着了,一会儿有车出来进去的当心撞死你。”

  真客气,我刚想顶个嘴,忽然听到了陈浩北的喊声:“小赵,干嘛那?!”

  我朝声音的方向看去,睡眼惺忪的陈浩北正从外面回来,看着他这副样子,我问道:“咋了扛把子,你这刚睡醒?”

  陈浩北边朝我这里走边打着哈欠说:“啊,我们这些混黑道的,夜生活都比较丰富,这不刚起床嘛?整了点肯德基吃。”我说:“那你这干嘛去?”陈浩北书:“回去接着睡觉啊。”

  已经走到我面前的陈浩北,用一个哈欠和齿缝间的残留物让我知道,他刚吃的是韭菜馅的饺子,配的是隔夜的蒜泥。

  我后退两步扇了扇面前的空气,赶忙对他说:“那你赶紧回去吧,不养足精神会影响你统治滨海城的地下社会的。”陈浩北点点头说:“也对,拜拜。”

  忽然我想起有点事该问他,于是不再理会门卫,跟着陈浩北边往小区走边问道:“哎,浩哥,你刚才进小区QQ群了?”

  陈浩北说:“是啊。”我问:“是一个叫小丹的介绍你进群的?”陈浩北说:“是啊。”我问:“小丹把你介绍进群以后,在群里发的那个数字‘7’,是他随便发的,没有任何意义是吧?”

  陈浩北一愣,反问道:“啥数字‘7’?”我说:“就是你刚进群,那个小丹就在群里发了啊。”

  陈浩北忽然站定脚步,看起来是在努力回忆,过了会儿干脆掏出自己手机回翻起群里的聊天记录来。

  当然了,他进群后群里的聊天内容除了小丹发的那个‘7’,就只有他自己那一大段单口相声。

  一直到翻出那个“7”。陈浩北才恍然大悟的说:“哎呀,光顾着自我介绍了,没注意这个啊。”

  我…

  算了,跟这货说不清。

  作别陈浩北,我朝自己单元走去。

  走进电梯,看着电梯按键盘我突发奇想,想知道地下车库长什么样,我坐电梯直接下去不就得了?

  说干就干,我直接按下了负二层的按钮…呀?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按键没有亮,电梯也没有下降或者上升分毫,完全就跟没按过一样。

  又试了几下,仍旧没反应。

  坏了?

  我又按了下‘负一层的按钮,亮了,电梯也开始缓缓下降。

  “叮咚~”

  电梯几秒钟就到达了负一层,门打开的一瞬间,又是那样一股凉风扑面而来。电梯外面挺亮堂,不像刚才在地面看入口时的阴暗感觉。

  走出电梯,门外是一小片空间,和楼上布局很像,不过这里没有装修,别说地板了,连墙都完全还只是水泥的,没有任何遮盖。

  穿过一扇小门洞,眼前豁然开朗,空间很大,车很多。

  进入停车场后最大的感觉就是安静,整个停车场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安静的有些过分。

  一边溜达,我一边观察着这里的环境。

  从面积上看,这里大概包括了整个小区的地下,几近辽阔,但是看上去并不敞亮,因为这里有很多的残垣断壁遮挡视线和光线。

  有很多被打破的墙毫无规律的分布在整个停车场,把整个停车场分割的如同一座简陋的迷宫一般。

  在溜达了一会儿后,我甚至一度真的找不到进来时的路了,多亏有几辆挺扎眼的车让我印象深刻,以那几辆车为坐标才找了回去。

  途中我在一堵破墙前面仔细看了看,这墙看上去像是本来已经快盖好了,但是忽然发现盖错了,所以就想要把它砸掉,但是砸着砸着又发现砸错了,于是就直接这么搁置下来,等待进一步指示。

  看了一会儿没什么其他特别的,也丝毫没找到我最想找的,也就是昨晚那顶黑轿的痕迹,我只好返回电梯间,准备回家。

  一路回到十三楼,刚出电梯门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一看,是超哥回的微信:爽的不要不要的。

  啥事这么爽呢?我收起手机拿钥匙开门,进家门前再次打开手机看微信,心血来潮点开朋友圈看了一眼。

  和给我发信息前后脚的时间,超哥还发了一条朋友圈:没有什么工作上的难题是辞个职都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来个集体辞职。

  配图是电影《V字仇杀队》的经典海报。

  我去,他们已经集体辞职了?!

  可是再翻翻朋友圈,除了超哥这条,其他原同事们都没发与此相关的内容。

  想了想我还是给超哥发微信道:超哥,啥意思,你们集体辞职了?

  超哥很快回复信息到:集了个半体,有走的有不走的。我问:方便电话不?

  超哥没回我,直接给我发来一个视频邀请。

  我按下接受按钮,屏幕上立刻出现超哥那张久违的大脸,和刚才的陈浩北一样,超哥也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不同的是这货压根就还没起床,神情也相当憔悴。

  我看着超哥问:“你那条朋友圈啥意思?你这不是还在单位宿舍嘛?”超哥说:“啊,我还没辞职呢,一会儿就去。”我问:“啥叫集体辞职?你们商量好了?咱单位某些人也舍得辞职?”

  超哥打了个哈欠说:“昨儿晚上陪猪他妈他们浪完以后,王洋跟小敏盘了下公司的账,已经开不出工资来了,还翻出一些以前的问题,王洋说这两天人家供货商那边催款也很急,那可是一大笔钱。猪八戒失联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所以好多原本能拖的账都拖不了了,猪他妈那说话水平又是天生的得罪人,估计这一两天债主们就能有个集中爆发,我已经不奢望他能给我结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了,能不受牵连就行。”

  我说:“唉,你这意思,猪八戒该给我结的工资肯定也结不了了呗?”超哥说:“他要能忽然回来就有可能。”我说:“得,那你赶紧辞职去吧,哎,你们商量过怎么集体辞职了么?”

  超哥说:“就一起去找老太太,明说,反正连散伙费都没有,咋说不是说?不过虽然凌晨的时候一个个都慷慨激昂的,但是你也知道,某些人也就背着猪他妈喊的响亮,真要往前冲的时候肯定忽然鞋带松了闹肚子了啥的。”

  我说:“是啊,沙滩一躺两年半,还是躲壳里最舒坦,那你悠着点吧,哎,你下午就去辞职?辞职后就得搬出来吧?住哪儿想好没?要不要先来哥这儿挤挤?不收你房租。”

  超哥忽然暧昧一笑说:“不用,我找好新住处了。”看着超哥这有点奇怪的的表情我忍不住问道:“你咋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你捡着啥便宜了这是?”

  超哥却忽然止不住的把脸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菊花说:“不是,人家给我介绍的住处,我就去住呗,嘿嘿。”

  超哥的话让我越发觉得奇怪了,我皱起眉问他:“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屁?能不能痛快点?”超哥继续笑着说:“那什么,我要跟咱一个同事合住,房子已经选好了。”

  我有点意外的问:“闹呢你?你还有比我还亲的同事?”超哥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有啊,比跟你亲多了。”

  我丝毫不信的问:“谁?你倒是说说你要跟谁合住?刘光正?”

  超哥说到:“呸!跟他一屋睡,换你你睡的着啊?算了,直接告诉你吧,嘿嘿,是小夕。”

  我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