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夕和王洋
天赐三千2020-05-26 14:213,163

  “小夕,你跟哥说,是不是这货强迫你的?他是不是绑架了你的家人?还是你有什么把柄落他手里了?没事,你说出来,哥给你做主。不方便说你就眨眨眼,哥改天单独约你为你主持公道!”

  是夜,下午超哥他们辞完职,按约好的大家一起吃晚饭,超哥带着小夕,不知道是不是怕我一个人当电灯泡会尴尬,小夕还拉上了王洋。

  庆幸啊,小夕为人厚道,要是换超哥拉人,这货肯定会把李小萌拉来。

  一落座我就开始审讯小夕,这傻丫头一如既往的咧着嘴傻笑着听我说话,超哥坐在她一旁故意做出一副娇羞小媳妇的姿态,给我看的直想吐。

  坐在我旁边的王洋却也眼神暧昧的时不时看看我,时不时看看超哥。

  “没有啦,千哥,我跟他是真心的。”小夕很真诚的解释道,超哥也在一旁帮腔说:“对了啦,我们两个是真心的啦。”

  我说:“真心?那小夕你跟哥说,你是什么时候瞎的?不然你怎么会看上这货?”

  王洋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吓我一跳,笑过一阵王洋才说到:“我说赵一千同学,你怎么跟吃醋了似的?你该不会也喜欢小夕吧?”我脱口而出:“呸,我宁愿喜欢你。”

  王洋忽然不笑了,超哥也愣住了,我自知失言忙补充道:“不是,我是说我就算喜欢你也不可能喜欢小夕。”

  小夕也不笑了,她习惯性的歪过脑袋,习惯性的开始思考。

  超哥憋笑憋得脸都红了,低着头一个劲哆嗦,我这会儿恨不得抽自己俩大嘴巴子,我这说的什么屁话?这不是把俩妹子都得罪了吗?

  眼瞅着画面似乎越来越尴尬,碰巧这时饭店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了,给我感动的,抢过菜单就说到:“想吃什么随便点啊,大家都别客气,今天超哥做东。”

  超哥连忙反对到:“哎,凭什么我做东?你不吃啊?”我说:“你哪儿那么些废话,今天我跟王洋就算你跟小夕的见证人了,请我俩吃个饭咋了?”

  小夕这时也脱离了思考状态,傻笑着说:“真的啊?那我们俩一起掏钱请你俩吧。”超哥似乎对这话也很受用,他忙附和小夕说:“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说完还把自己脑袋倚向了小夕肩头。

  王洋撇着嘴说到:“咦…真是…真是恩爱啊。”我看王洋没因为刚才的话生气,忙把菜单递给她说:“来,喜洋洋,你想吃啥,随便点,挑贵的点。”

  不想王洋却摇摇头用一只手捂着肚子说:“你们点吧,我就跟着随便吃点,这两天肠胃不太舒服。”

  我有点怀疑的问:“真是不舒服?你…不会生气了吧?”王洋说到:“生啥气?真的,就是肚子不太舒服。”小夕说:“对啊,王洋最近确实肠胃不太好,服务员,你们有什么暖胃的食物吗?”

  一旁的服务员介绍到:“哦,咱家有几款粥不错,暖胃健脾,您看就这几个。”说着服务员就接过我手里的菜谱,翻了几页后递给了王洋,王洋指着菜谱上的一碗粥说:“就给我上这个吧,我齐活了,剩下的你们点吧。”

  超哥接过菜谱说:“王洋,你是不是在替我省钱啊?不用哈。”说完超哥稀里哗啦点了好几个菜,又要了一些烤串。

  虽然看起来像是随便点的,但是这些菜都属于味道很温和的那种,而且要烤串时超哥还特意叮嘱服务员不要放辣。

  这根本不是我跟超哥的口味,我印象里小夕和王洋本来也都是爱吃辣的人。

  我看着王洋那张白皙的脸,忽然觉得,王洋的脸色…是不是有点白的过头了?

  王洋的脸色让我莫名想到了我楼里那个掉色的大爷,不过那大爷可不像王洋这样满脸的胶原蛋白,虽然颜色有点不太对劲,但仍旧是细皮嫩肉的。

  不多时菜开始陆续上桌,在我的追问下,超哥三个人一起跟我讲了他们下午辞职的经过。

  和猜测的差不多,某些人虽然之前也说会一起辞职,而且喊的比谁都响亮,但是真到要辞职的时候,有的开车去给老太太办事,有的随便找理由暂时离开了公司。

  最牛的某些人竟然就在公司里坐着,假装失忆,专心致志地继续工作着。

  最后约定的集体辞职时间到时,一共只到了六个人,差不多正好是公司总员工数的一半,被超哥说中了,“集了个半体”。

  除了超哥小夕跟王洋,还有两个男同事跟一个女同事。

  辞职的过程很简单,他们去找猪他妈提辞职,猪他妈刚要发飙,超哥就主动提出不要遣散费,不用结工资。

  猪他妈瞬间就熄火了,把表情调成一脸离别的哀怨,超哥他们也没太为了看老太太表演耽误时间,直接回宿舍收拾东西,全体搬家。

  搬家时,开车出门帮老太太买了一下午卫生巾的刘光正回来了,一进门就埋怨超哥他们不等他一起,一边埋怨着一边解释手机关机是因为没电,一边劝超哥年轻人不该如此冲动,一边再次表示自己虽然这次错过了,但是早晚肯定会辞职。

  忍耐到达极限的超哥指着刘光正的鼻子,用一句“你愿意当孙子没人拦着你,但你别把别人当傻子,再逼逼打你丫的”换来了接下来的耳根清净。

  小夕描述这段时,眼里充满了对超哥的崇拜,看得我跟王洋不停地“啧啧啧”。

  结局是,那三个辞职的同事也都提前安排好了新住处,直接搬走了事,大家交情不深,估计以后都没什么打交道的机会了。

  超哥和小夕去跟小夕原来的一个朋友合租,套三的房子,各自住一间,还有一间,给王洋住。

  听完他们仨的叙述,我叹了口气说:“唉,你真是,你们上我这小区来住多好,便宜又宽敞。”

  超哥没说话,小夕说到:“没有啦,因为和我那个同学合租的两个人忽然搬走了,她那儿房子正好空出来,正好合适。”超哥接话到:“是啊,离你这儿也不远,坐公交不堵车也就半个多钟头的事,你想我们了可以随时带着礼物三跪九叩的来拜见我们啊。”

  我白了超哥一眼说:“我瞅你长的跟个礼物似的,我还拜见你去,等你啥时候住院或者进去了我再去探视你吧。”

  超哥忙说到:“呸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哎,你最近怎么样?不上班的日子是不是爽的跟不用接客似的?”

  我没接超哥的话题,而是问道:“那什么,那…其他同事…就都还正常上班?就…就所有其他同事。”

  “李小萌也没提辞职,她还在幻想着猪八戒能回来。”

  王洋低头喝着自己面前的粥,目不斜视的戳穿了我。

  我有点沮丧,超哥坏笑了一下没说话,只是用暧昧的眼神看看我,又示意我看王洋。

  王洋接着面无表情的说:“公司账上的窟窿到底有多大,只有我跟小敏最清楚,我俩没刻意瞒谁,刘光正他们也知道,但是他们不信,都以为我俩在吓唬大伙。”

  超哥跟着说:“是啊,他们觉得只要不走,熬到猪八戒万一有一天回来了,那他们就都是功臣,肯定会被重用。”

  小夕傻傻地问:“啊?那我们为什么辞职啊?我们也熬着不好吗?刘光正他们是不是根本就没想辞职啊?那他们为什么天天说要辞职啊?”

  超哥刮了一下小夕的鼻子夸到:“真聪明,都看出姓刘的压根没想辞职了,有进步。”

  小夕傻笑了一下,王洋摇摇头说:“猪八戒就算明天就回来,除非他能一下子筹集到足够的资金,不然怎么样公司都撑不下去的,但他绝对没有那个能力…他们既然不信,那就只好等着倒霉吧。”

  我说:“那你跟小敏都走了,公司的账谁管啊?”王洋说:“李小萌啊,她直接从客服变成财务主管,管公司所有财务,我走之前还说想跟她交接一下,结果老太太不让,说啥都非要让我们这些辞职的赶紧走,那只好祝李小萌能自学成才了。”

  说到这儿,对于猪八戒公司的现状我算是完全明白了,我畅想了一下公司未来的样子,差点直接笑出声。

  说完公司的事,超哥又在我的追问下说起了他和小夕的事。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之前几度在电话里跟我说话老是欲言又止,那都是因为他正跟小夕在一起。

  包括后来猪八戒他妈让员工们不上班出去找猪八戒那两天,超哥跟小夕两个人天天腻在一起,跟度蜜月一样。

  我听的一阵感慨,不胜唏嘘,哎,这货真是不声不响的就…

  忽然超哥拿酒杯敲了敲桌子冲我说到:“哎,小千子,别走神,你最近过得咋样啊?”

  我端起酒杯和超哥碰了一下说:“可刺激了,昨晚上还鬼压床来着。”

  “啊?”超哥顿时张大了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