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百年前的古戏
天赐三千2020-05-26 14:212,950

  在小夕和王洋好奇目光的注视下,我把搬进新小区以后的事一股脑全讲了出来。

  两个姑娘听的啧啧称奇,脸上的表情一会儿惊讶,一会儿兴奋,一会儿恐惧,配合的特别好。

  超哥却全程皱着眉头,并且越皱越紧,等我讲完时,他那张脸都皱成沙皮狗了。

  我冲超哥说到:“咋了?我把你讲的痔疮犯了?”超哥摇摇头跟我干了杯酒说:“你说老王是零点办的婚礼?”

  我说:“是不是那么精准我不确定,反正我当时看表差不多就那个时间。”超哥说:“后来你就瑰压床了?”

  我想了想说:“其实我白天想这事儿来,我开始鬼时,好像是跟那个奇怪的唱腔有关,我就是听着听着就进入那个状态了,你是不知道那玩意儿有多吓人。”

  王洋忽然说到:“你说的那个唱腔,你能学学不?”我想了想,试着哼了哼,重点是最后那个上挑的尾音,我学的不是很像,怪声怪气的逗的小夕又是一阵大笑。

  王洋听我哼完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掏出自己手机按了一会儿,很快她就把手机递给我说:“听听看,像不像。”

  我吃了一惊,接过她的手机放到耳边,手机里立刻响起一个唱腔,像京剧又不太像,跟我之前听到的那个唱腔真有几分相似,但又好像并不完全一样。

  我把手机从耳朵旁拿开,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个音乐播放器界面,可惜曲名是个乱码,歌词内容也是乱码。

  我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说:“是…有点像,不过那个尾音还要更高一些,喜洋洋,你这是啥?”王洋拿回手机说:“这叫柳腔,是滨海城的地方戏。”

  我和小夕同时说到:“柳腔?”

  超哥解释道:“亏你俩在滨海城也呆了些年,连人家本地传统文化都不了解啊?”我摇摇头说:“不了解,你了解啊?”超哥说:“当然了,王洋,解释给他们听。”

  我白了超哥一眼转问王洋:“哎,解释解释呗。”

  王洋没墨迹,直接说到:“柳腔,滨海城地方戏,是乾隆年间由外来人口带来的一些曲子结合本地原有的一些小调混合形成的,这种曲子传唱了一百多年,一直到1900年前后,进行了整改,唱腔上有所变化,我刚刚给你听的就是改良之后的版本。”

  小夕一脸崇拜的说:“哇,王洋你懂的好多呀。”超哥仿佛不想在小夕面前被别人抢了风头,他补充道:“王洋说的对。”

  我冲超哥竖了下中指说:“瞅把你能的。”然后我接着问王洋:“那咋我听你这个的感觉跟昨晚听的还不太一样?”

  王洋又掏出手机捣鼓了一会儿,再次递给我说:“你再听听这个,别听词,反正你也听不懂,也别太苛求音节,毕竟不一定是同一个曲子,你就听曲风,曲风明白不?”

  我点点头接过王洋的手机,又听了一阵,这次的曲调和上一首确实不完全一样了,尾音是跟昨晚那首曲子很像的那种上挑音,虽然没有昨晚那种阴森感,但是曲风上确实更像,甚至可以说,从旋律上来讲九成以上是同一曲风。

  我想把手机递给王洋,却被超哥中途抢了去,他也把手机贴在耳朵上听了起来。

  我没理他,跟王洋说:“像,这比刚才那个听着更像,这是什么啊?”王洋说:“还是柳腔。”

  我一下没反应过来,王洋没等我追问就自顾自说到:“不过这是我刚才跟你说的改良之前的版本,换句话说,要是你没乱盖的话,你昨晚听到的,是一百多年以前的本地古戏唱法。”

  “一百多年以前…哎,喜洋洋,以前没发现啊,你咋知道这些的?”我问道,王洋答道:“碰巧接触过而已,算不上了解。”

  我看看表情淡定的王洋,再看看一脸痴模样的超哥,对着超哥说道:“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啥叫有学问?啥叫低调?见识了吧?”

  超哥把视线从小夕脸上移开看着我,换上一副凝重的表情说:“千哥,太可怕了,零点黑轿送新娘,这明显是冥婚啊,再加上这百年前能把你唱到瑰压床的唱腔,你的邻居,都是百年前就已经死了的人啊!”

  小夕吓得捂住了自己张大的嘴,这傻姑娘还那样,出门从来不带智商,永远是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

  王洋可能是怕真吓到小夕,忙解释道:“你别听你爷们胡说,他吓唬你的。”小夕战战兢兢的问道:“那他们为什么要用那种古老的唱法啊?”

  我也跟着问道:“是啊,喜洋洋,既然这是一百多年前的唱法,那为啥你手机上会有这曲子呢?”

  王洋说到:“很简单啊,柳腔这种艺术形式在当年之所以需要改良,是有很多原因的,其中有一条就是,这曲子最早是要饭的唱的,平时站在街上唱,算卖艺。那个年月好多人都唱,时间久了,老百姓也有了经验,唱的不行的就讨不到钱了,还有些人就会想办法唱的更好听一些来吸引老百姓。这时就出现了各种有难度的唱法,但是枪打出头鸟,大多数人是唱不了那些有难度的唱法的,于是大家联合起来,给柳腔做了规整,剔除了那些有难度的唱法,这样大家都能有口饭吃,不至于落个撑死一个饿死一群的下场。所以现在就有人认为改良前的柳腔才是更好听的,于是就去研究,刚才我给你听的,就是前两年一个现代人按自己查的资料学唱的老版柳腔。”

  王洋的话解释了她自己手机上那个原始唱腔的来源,却没解释我昨晚听到的,于是我继续问道:“那我听到的是咋回事?也是有人在刻意模仿你说的那种原始唱法?”

  王洋却摇了摇头说:“这年头,即使是本地人,也很少有人会深入研究这些了,婚丧嫁娶的要是请人唱柳腔,那一定是让人家唱改良过的新版本,毕竟在大多数现代人眼里,改良过的版本才是正宗嘛,要是请的人唱的是原始版本,主人家很有可能反倒觉得不正宗,所以你听到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真不知道了。”

  超哥这时插嘴到:“哎,不说这个了,千哥,你跟那个混混那儿没再打听出跟猪八戒有关的事?”

  这话题转的太生硬了,凭我对超哥的了解,他肯定是有什么发现但是不想让王洋跟小夕知道,所以才故意岔开话题的。

  我相信这货不会坑我,于是配合他答道:“就那些,再就没啥了,猪八戒的事咱们还是等警方的消息吧。”

  说到这个话题,大伙多少都有点唏嘘,毕竟和猪八戒认识的时间不算短,在他手下也工作了那么久,如今眼看着人也不见了,公司也要完了,虽然我们都觉得这也算老天有眼,但也不得不感慨一句:真是天有不测风云那。

  傻傻的小夕甚至在说到这个话题时,连眼圈都红了,王洋倒是很淡定,叫服务员又续了一碗粥,自己默默的喝着…

  超哥大概是因为心疼小夕,缓和气氛说起了一些以前在公司时的搞笑小事,说着说着大伙都来了兴致,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互相诉说着谁也回不去的从前…

  一顿饭吃的相当尽兴,饭后我们四个打着饱嗝走出饭店。

  等出租车的档口,超哥用有些迷醉的眼睛看着王洋和我叹了口气说:“唉,知道我跟小夕咋走到一起的不?感情这东西啊,有时候就是那么层窗户纸,王洋,你要肯,起码能省一份房租啊。”

  我有些无语的冲超哥说:“怎么什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都透着一股邪恶呢?小夕,这货如此肮脏,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啊。”

  小夕一脸迷茫的说:“他不脏呀,他很爱干净的。”我说:“他那都是装的,这货上次跟我一起出差,半个月没洗脚,人家宾馆报了警他才肯洗的。”

  正在这时一辆空出租停在了我们面前,超哥忙开门让俩姑娘上车,王洋和超哥争了一下,没争过,最后俩姑娘坐后排,超哥坐进了“结帐座”,也就是副驾驶。

  挥手告别,我溜达着想醒醒酒再打车回自己家,忽然微信提示音响起,掏出手机一看,是刚告别的超哥发来的一条信息:你那个地下车库有问题,明天上午我去找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