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追鲈2020-02-12 14:053,617

  陆菲菲不像小尾巴一样黏着自己,苏欧斐有点不适应。

  下午有课外活动课,苏欧斐故意站在陆菲菲前边,时不时从人面前走过以引起某人的注意。

  陆菲菲瞥了眼,脑海里将现在穿着背带裤的苏欧斐和公主裙的苏欧斐摆在一起,还是觉得公主裙的苏欧斐最好看。

  她想问问为什么苏欧斐今天不穿小裙子来,但忍住不问,只是低头挽领子上的蝴蝶结。

  苏欧斐憋着,忍着,等着那条小尾巴主动靠上来,都快憋出内伤了。

  那小丫头见什么都好奇,肯定会问他今天为什么穿小裤子,怎么回答苏欧斐都想好了,可陆菲菲就是不来。

  苏欧斐按耐不住,趁着自由活动的时候走到陆菲菲身边,奶声奶气问:“陆菲菲,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想问什么都可以?”

  说罢还故意扯了下夹住裤子的背袋夹。

  陆菲菲没想到苏欧斐会主动找自己说话,眼神茫然又可爱。

  “你今天穿的是小裤子。”

  “没错,我今天穿了校服。”

  苏欧斐单手擦在裤兜里摆了个帅气的造型,正等着小丫头继续像以前一样发问,陆菲菲只说了个字。

  “哦~”

  所以她知道我是小男生不是小女生了吧,苏欧斐心里默念:我找陆菲菲说话绝对不是因为寂寞了想被重视,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性别。

  “你明天还是穿小裙子吧,更适合你。”

  苏欧斐低吼:“裙子才不适合我,我是男生,男生就要穿小裤子,裙子是给女孩子穿的,也不许叫我娘子!我应该当相公!”

  陆菲菲眨巴眼,“可是我要对你负责,所以我是相公啊。。”

  苏欧斐感觉抓住了一点陆菲菲的思维方式,问:“所以如果有人对你负责,那那个人就是相公了?”

  就是这个道理,逻辑说得很通嘛,妈咪都说了,对家庭负责的那一方是顶梁柱,陆菲菲看着要暴走的苏欧斐。

  苏欧斐气笑了,感情这丫头黏着自己是因为那天在男厕所捏了小苏苏,那如果有个小男生亲了陆菲菲一下,她是不是也要让人负责!

  似乎得知被缠上原因的苏欧斐并不是很高兴,总有一天一定会被陆菲菲给气死。

  老师们叮嘱小朋友要注意安全,分配了游戏器械,这才让小朋友散开各自自由活动。

  李质小跑的陆菲菲身边讨好道:“菲菲,我们一起去坐滑梯。”

  陆菲菲很喜欢看李质笑,而且两人小床挨得近是邻居,两人手牵着手奔向滑梯。

  “欧斐,不跟着小朋友们去玩么?”老师笑眯眯的问。

  苏欧斐:“那种游戏我两岁就不玩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目光还是紧紧追随着滑梯上的身影,烦躁的走来走去。

  滑梯很受欢迎,老师在一旁维持秩序,小朋友们排着队上,陆菲菲盯着排在前面的李质。

  “你是小男生吗?”

  李质有些疑惑,因为爸爸妈妈从来没说他是男生女生,他反问:“菲菲你是男孩女孩。”

  “我是女孩子。。”

  “那我也是女孩子。”

  李质喜欢陆菲菲,既然好朋友是女孩子,他也要当女孩子。

  陆菲菲托着腮帮子认真的沉思,看了眼远处的苏欧斐,对比了下苏欧斐和李质一样的校服。

  李质是女孩子,而李质和娘子的服装是一样的,所以娘子也是女孩子!

  想通了之后,陆菲菲开开心心的去玩了。

  有小朋友试图接近美丽的小少年,想邀请他一起玩,苏欧斐一一拒绝。

  小朋友也喜欢和长得好看的一起玩,苏欧斐长得很精致,就像是洋娃娃一样,小朋友都很喜欢。

  气闷的看了眼陆菲菲,苏欧斐站起来回教室,途中被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叫上。

  这是帝豪幼儿园的院长,院长认识秦美和,自然也揪认识苏欧斐。

  她知道小班今天是课外活动,柔声问:“欧斐怎么不和小朋友们一起玩。”

  “不喜欢,没意思。”

  苏欧斐家庭条件优渥,所以从小接触的东西就多,比同龄人成熟也是正常的,院长温和道:“不喜欢玩就回教室看看书,在学校里有什么事就和老师说。”

  苏欧斐点头,抬脚刚想走,忽然又收回脚,仰头问:“园长,今天晚饭园里什么菜?”

  介于两家的关系,再加上被这么一张精致的脸蛋看着,园长放软了声音说:“猪油拌饭哦,还有冬瓜排骨汤。”

  “能不能吃面条?”

  苏欧斐知道大人最无法抗拒自己的美貌,于是越发的萌,奶声奶气问,“可以吗?”

  这孩子真是了不得,也不知道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园长一男的都被看得心肝直颤不忍心拒绝。

  因为厨房师傅还没开始购买食材,而且今晚留园吃饭的小朋友不多,园长又不忍心看着这张精致的小脸露出沮丧的神情。。

  “好,等下我去找厨房阿姨,今晚吃面条。”

  苏欧斐展露笑颜,甜甜的道了声‘谢谢园长’,朝着教室跑时才露出坏坏的笑容。

  ……

  李质本来也想留下来吃晚饭的,但来带他的李爸解释了很多遍家里已经做饭了,见儿子实在不听,拎着人离开了幼儿园,因为留园吃饭的人不多,所以大家围坐在一块。

  苏欧斐早有预谋的坐在陆菲菲身边,看了眼牛肉面,很满意。

  陆菲菲很苦恼,怎么又是面条,她不会用筷子啊!

  今天留在幼儿园的小朋友大多是大班的,已经学会了吃面条。

  老师本来想喂陆菲菲,但来幼儿园上学也是个学习的过程,所以想趁着这个机会让孩子学习用筷子。

  。

  而且刚才苏欧斐小朋友跑来说陆菲菲想学习怎么吃面条,希望老师们不要帮忙。

  因为长得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小皇子,所以苏欧斐的话十分有说服力。。

  就在陆菲菲又苦恼又饿的时,身边传来苏欧斐的声音。

  “要不要我喂你。”

  “可以吗?”

  陆菲菲心情飞扬,像是沙漠里的人终于找到了水源!

  “跟我道歉,我就喂你。”

  “为什么?”

  陆菲菲不可置信,她还是很有骨气的,娘子亲了其他小女生就是错误!

  “我不喜欢李质,我不喜欢的人你也要不喜欢,但是还跟他玩,所以要道歉。。”

  苏欧斐傲娇的抬高下巴,每次看见李质来找陆菲菲他就烦躁。

  “你先亲了我,又亲其他小朋友,你也要道歉。”

  “那个人不是其他小朋友,是我表姐,亲自己人不算数。”

  陆菲菲语塞,自己人应该是可以亲的,比如他经常给妈咪早安吻和晚安吻。

  苏欧斐得意,“我亲的是表姐没有错,可是你跟我不喜欢的人玩,还擅自离家出走,所以要道歉。”

  陆菲菲总觉得苏欧斐在使坏,可是肚子在唱空城计,对方又不肯退让,只好很没有出息的拉了拉苏欧斐的袖子。

  “对不起。”

  苏欧斐想要的就是这个答案,打了胜仗后心里喜滋滋的,拿过碗了夹了一筷子面条,“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明天记得把小被子拿回来,别动不动去和其他小男生睡在一起,不淑女。”

  这几天有苏欧斐一直守护着陆菲菲的小床,每当有其他小朋友想来时,他就会双手叉腰把人吓走。

  陆菲菲一直低垂着小脑袋,像新媳妇一样,直到苏欧斐说李质是小男生时才反驳。

  “他和菲菲一样是小女生。”

  “他也是有小茶壶的,是男生!”

  “他说自己说小女生,亲口说的。”

  苏欧斐很头疼,李质要当女生,他爸妈还答应呢,都怪那臭小子误导丫头。

  他认真道:“你只要记住,不管别的小朋友是男生还是女生,我就是男生,有小茶壶的都是男生,穿裙子没茶壶的都是女生。”

  陆菲菲认真反驳:“可是你穿过裙子,也穿过裤子啊,难道你是男生又是女生。”

  苏欧斐被问倒了,他总不能让这丫头没遇到一个小朋友就去扒拉人家的裤子看是男生还是女生,最后收拾烂摊子的肯定还是他,就好像这次亲了表姐,最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样。

  “这件事暂时不提,总之以后你要听我的话,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陆菲菲伸出小拇指,“盖章。”

  “幼稚。”苏欧斐嘀咕道,伸出小拇指勾住陆菲菲的。

  ……

  因为和陆菲菲和解,苏欧斐接下来几天的心情都还不错。

  今天一大早,被司机送来幼儿园后,苏欧斐一下车就看见陆菲菲坐在花坛下,大眼睛一直在人群里搜索着什么。

  两人视线相对时,陆菲菲眼睛都亮了。

  “娘子!”

  现场不少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听见这么古风的称呼都转过头来看,苏欧斐不自在的快走几步,低声:“都说了不许在人多的时候叫我!”

  虽然这小丫头这么乖在校门口等自己很值得夸奖,但家有家规,该教育的不能停

  陆菲菲麻溜的改口,昨天问过妈妈了,其实除了娘子和相公,还有别的称呼。

  “亲爱的!”

  亲爱的?这是结婚之后夫妻双方才能用的吧,苏欧斐无力道:“还是……前一个吧。”

  陆菲菲兴致勃勃的拉着苏欧斐进教室,神秘兮兮的让人背过身子去,然后从小书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

  小盒子包装得很卡哇伊,一看就是按照女孩子的风格设计的。

  苏欧斐有些愣,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收到女生的礼物。

  在陆菲菲眼神催促下,苏欧斐撤掉包装袋打开盒子。

  盒子里是用各色糖豆摆成的心心形,四周都有水果糖。

  “到我说话了。”陆菲菲话冲到嘴边,一时间又忘词,傻傻的站在那里。

  苏欧斐的好奇心被勾起,耐心的看着蹙眉思索的陆菲菲。

  “想想起来了。”陆菲菲字正腔圆的说,“英语老师说,这叫色,包,来,死。”

  乍一听,苏欧斐还以为陆菲菲说脏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