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追鲈2020-02-12 14:053,244

  苏欧斐在小凳子上坐得端端正正,看着陆菲菲,“这是谁教你的。”

  “电视上都是这么说的啊,我还特意问过老师的。”

  这是双语幼儿园,平时一个星期有两节外教课,都是金发蓝眼的外国人来教孩子们一边做游戏一边学习英语。

  已经知道苹果,香蕉以及猕猴桃的英语单词怎么说的陆菲菲跑去问外教,外教老师说了,送礼物惊喜的单词就是这个。

  苏欧斐太阳穴噗噗的跳,要是外教听见了,肯定哭笑不得。

  陆菲菲把精心装扮过的礼物往苏欧斐面前推,眼睛亮闪闪的,“娘子,这是我的爱心哦。”

  “不喜欢,拿走。”

  苏欧斐瞥过头不看不接,似乎对这礼物根本就不在意不上心。

  男孩子怎么能要粉红色包装的礼物,娘里娘气的。

  陆菲菲很纠结,白瓷似的小手困扰的摸了摸脸颊,疑惑道;“男孩子不喜欢,可是女孩子应该会喜欢才对啊。”

  “陆菲菲!你再说一遍!”

  苏欧斐拍桌,强忍想打开陆菲菲大脑,说了千百遍了,他不是女孩子!

  不能把人吓哭,不然等下非常难哄,苏欧斐如今已经有了这个觉悟,所以吼过之后又坐了下来。

  明明昨天才刚解释过,大前天有解释过,现在身上穿的也是男生才回穿的小吊带裤,为什么这丫头看自己穿过公主裙后就笃定认定他是女孩子,到现在都没有扭转过来。

  陆菲菲无辜道:“可是你比女孩子还要可爱。”

  所以重点在于可爱而不是女孩子?苏欧斐总算不那么气了l

  陆菲菲低头委屈的搅着裙摆,这礼物还是昨晚牺牲看动画片和外出溜达的时间换来的,有些委屈巴巴,“你真的不要吗?”

  还没等苏欧斐说话,李质就冒了出来,伸手就要娶拿礼盒。

  “菲菲,我喜欢,他不要就送我吧。”

  糖豆多好吃啊,因为他在换牙齿,所以家长每次都只给一两颗。可没一次吃得过瘾,因为大人说对牙齿不好。

  陆菲菲正陷入苏欧斐嫌弃礼物的低落中,李质干脆伸手自己拿,他还没碰到盒子,礼盒就落到了苏欧斐的手里。

  “苏欧斐!你不是不要么!”

  李质看着抱着礼盒的苏欧斐。

  “我不要也不能是你的。”

  苏欧斐最讨厌李质,特别特别讨厌,他的小手紧紧的抓住礼盒:“这是陆菲菲送给我的。”

  李质道:“你接受才是你的,刚才你不要,所以不是你的了。”

  苏欧斐瞪大眼睛,霸道道:“我现在咬了。”

  “……”

  老师说过了,做人说话要算话,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就是一言九鼎,李质很想用这个成语反驳苏欧斐,但是‘鼎’他不会念。

  老师以为他们要吵架,忙过来调解,哄苏欧斐和陆菲菲去玩积木,又招呼其他小朋友跟李质到一边去看动画片。

  李质恋恋不舍的看着糖豆,但又很想去看动画片,还是乖乖跟着老师走了。

  苏欧斐百无聊赖的拿着积木,他实在想不懂这玩意拼来拼去的有什么乐趣。

  “娘子,你不开心啊?”

  “没有。”

  他就是有点点自暴自弃,自我唾弃,早知道刚才就不说得那么绝对,打脸真是啪啪啪的疼。

  “别叫我娘子。”

  娘子是男人叫女人的称呼。

  “那叫什么。”

  “总之不许叫娘子。”

  “好的,亲爱的。”

  “……”

  陆菲菲这人是真傻还是装傻,苏欧斐陷入深深的疑惑中。

  ……

  苏欧斐其实误会陆菲菲了,她其实也很想依苏欧斐的意思好好改一个称呼,可是小脑瓜子想得生疼,也都没想出来,连午饭都少吃了一小碗。

  上课,今天教的是数学,老师拿了两个苹果问,“小朋友,这里有几个苹果?”

  小朋友们掰着手指;“一个,两个……老师,两个”

  “小朋友真聪明,拿老师现在再拿出来一个桃子,现在有几个苹果?”

  认真听课的陆菲菲偶然间回头,发现苏欧斐撑着手肘,手腕的地方沾上了黑黑的画笔印记,她眸光一亮。。

  一下课,陆菲菲就迫不及待的拉住苏欧斐。

  “娘子,我有一个想法,你听了一定很开心。。”

  有点想去男厕嘘嘘的苏欧斐看陆菲菲这么高兴,好奇心让他选择先留下来听听看,表情酷酷的,“说说看。”

  陆菲菲笑得眉眼弯弯,她今天梳的事两个小羊角辫,现在就像是福娃,“就叫你王八蛋。”

  苏欧斐炸毛,这个丫头故意的!他狠狠的看着无辜的陆菲菲:“有种,再骂一次。”

  陆菲菲指着书桌上苏欧斐之前因为生气画出来的三八界,又指他蹭到画笔的手肘,“你说过,谁蹭到界限谁就是小王八。。”

  苏欧斐无话可说。

  从和陆菲菲认识之后,他似乎总是在做一些会被啪啪啪打脸的事情,只好说道,“那是吵架的时候,现在我们不吵架,所以三八界不算数。”

  “好吧。”

  陆菲菲接受了这个说法,反正娘子就是拿来宠的,说什么都对咯。

  苏欧斐忽然想到一件事,“今天午睡不准在李质那里,回来睡。。”

  陆菲菲嘟着水嫩嫩的小嘴,搅这手指可怜兮兮道:,“小被子很重的,我搬不动。”

  她的样子惨兮兮的,长得又可爱,让人看了根本就无法拒绝。可苏欧斐不为所动,斜眼看着某人:“上次明明就看见你搬着小被子走得飞快。”

  陆菲菲;“那时候我吃了大力水手的菠菜,这次没有。”

  “不管。”

  “你不管我就不搬。”

  陆菲菲想,反正在李质那里生活得还不错,回不回去都无所谓。。

  苏欧斐咬着牙槽蹦出一个字,“管!”

  本来鼓着脸颊的陆菲菲顿时眉开眼笑,十分懂看脸色,乖巧的蹭着苏欧斐,“娘子最好了。”

  “……”

  中午,苏欧斐要帮陆菲菲搬被子。

  一看陆菲菲要走,李质不干了,抱住陆菲菲的小被子抓着不松手,其他小朋友好奇的看过来,都不肯去睡觉。

  “陆菲菲你为什么要走,不要走好不好。”

  苏欧斐抱着小被子,用眼神警告李质,因为小被子很沉,他快要搬不动了。

  陆菲菲一脸大姐大的样子拍着李质的肩膀安慰,“没事,说不定娘子很快就不喜欢我,等他赶我走,我就回来,你留个位给我。”

  “那你什么时候才会被赶走?”

  “我也不知道。”

  “那你问问他现在赶走行不行。”

  “好。”

  两个小人儿相拥在一起,气氛和谐,老师都被逗笑了。

  苏欧斐黑着张脸抱着小被子放回远处,发现两人还抱着不撒手,小脸蛋都黑得像锅底。

  一向是人生赢家的苏欧斐第一次觉得危机重重。

  “陆菲菲,你干嘛。”

  陆菲菲抱着李质扭头,“和李质告别啊。”

  “呵,男孩子居然抱女孩子,没出息。”苏欧斐的冷言冷语没有刺激到李质,相反的,他两条小胳膊把陆菲菲楼得更紧了。

  陆菲菲十分老练的的拍着李质的背,小嘴还一开一合的,“乖啊,不哭不哭。”

  苏欧斐朝陆菲菲招手,王子似得精致五官高傲,“我也不高兴,你过来。”

  李质眼睛一亮,“菲菲,他不高兴了,肯定会赶走你的,我去把小被子搬回来。”

  陆菲菲也疑惑的看向苏欧斐,上次娘子不开心,对自己特别坏呢,这一次是不是真的要赶走她……?

  苏欧斐快步上前分开难舍难分的两人,隔开两人至少一手臂的距离,小脸蛋满是吃醋,除非我不上幼儿园,不然你们不能睡在一起。”

  他不上幼儿园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毕业了,李质到时候也跟着毕业,没有机会再和陆菲菲一起睡的。

  一旁看热闹的老师们感慨,不愧是家境殷实的,小孩子的教育就是出色,忽悠人的本事一流。

  ……

  陆菲菲在幼儿园适应得很好,颜如玉的工作也逐渐上了轨道。

  她做的是服装行业,身处时尚圈压力很大,每天都要拼命加班做业绩,有时候就会照顾不了女儿。

  对于女儿她是愧疚的,可是现在家里靠她挣钱养孩子,也要付房租学费,所以只好为陆菲菲办了半托手续,也就是下午放学的时候,别的小朋友由家长接走,陆菲菲还得留在幼儿园里吃晚饭。

  幸好苏欧斐经常也留下来,有时候李质会吵着不跟家长走,死皮白赖的留下来蹭一顿晚饭,陆菲菲过得还算热闹。

  今晚飞机晚点,颜如玉匆匆赶到幼儿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和幼儿园的保安打过招呼后,她匆忙去接孩子,整栋大楼只剩下一处有灯光。

  “菲菲啊,你和我们家苏斐关系很好哦,你之前送的定情信物现在好好放在我家书柜上。”

  “阿姨,什么是定情信物啊?”

  “妈咪你不要乱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