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追鲈2020-02-12 14:056,658

  陆菲菲好奇,举着甜甜圈低头看满脑袋细汗的苏欧斐,“娘子,我已经呆着很久了,什么时候能走啊?”

  苏欧斐的手臂有些颤抖,“丫头你太重了,减肥!”

  陆菲菲咬了口甜甜圈,小舌卷走嘴角的糖霜,“好啊,吃饱了再减肥。”

  “吃饱了减肥还有什么意义?”

  “不吃饱我没力气动啊。”

  苏欧斐:“……”

  歪理一大堆的臭丫头。

  苏欧斐家

  苏欧斐趴在餐桌上,一碗米饭吃了很久还是满满的。

  今天回家陪老婆儿子吃饭的苏澈看了他一眼,“做事不要拖拖拉拉的,吃饭就干脆利落的吃”

  “没胃口。”

  秦美和漫不经心地补充,“终于发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儿子受打击了。”

  “怎么回事?”

  秦美和把今天的事情在饭桌上讲了一遍,苏澈闻言了然地点头。

  他催促道:“儿子,快吃饭,这事不难,饭后爹地教你怎样才能抱起女朋友。”

  吃过晚饭后,苏澈带着苏欧斐去了健身房,顾爸爸喜欢投资,也喜欢健身,干脆两者兼并开了个健身房。

  “爹地,你不会是要一个五岁的娃健身吧,”

  苏欧斐看着这些庞然大物健身器材,这些器械他都叫得上名字,但从实际年龄看,要使用这些器材是有心无力。

  顾爸爸拿出个最小号的哑铃放在地上,挑眉看着苏欧斐,“儿子,连个小姑娘都抱不起来,你丢人么?”

  苏欧斐有些抑卒,“丢人。”

  顾爸爸满意的点头,要是儿子敢把责任推到小姑娘身上,那今天就不是练习哑铃,而是绅士教育了。

  “好好的练习臂力?每天举哑铃30次,一个月后检测你的锻炼成果,成绩还过得去的话就锻炼下一项。”

  苏欧斐弯腰尝试着提了提哑铃。

  好沉,光抬起来就已经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苏欧斐放弃,喘气坐在地上,“不练,太重了。”

  这么重的哑铃举一次都费力,还要举30次,这不是要累死他吗?

  ,

  “无所谓,那下次你就看着别的小男生抱着你的小丫头,反正我也不在意。”

  说完,顾爸爸转身去跑步机上跑步了。

  苏欧斐陷入沉默,时不时看着不远处的哑铃,终于横下心肠最终还是走过去拿了起来。

  为了那小丫头,努力一把吧!

  自从苏欧斐半路从古镇跑回来,直到暑假两小只都是黏在一起不离不弃,直到开学。

  陆菲菲和苏欧斐从小一班搬到了中一班。

  为了培养孩子们的交际能力,会给小朋友们重新分班,一个班级里有熟悉的面孔,也有陌生的面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陆菲菲和苏欧斐依旧被分到了一个班,而且依旧是同桌。

  陆菲菲的小脑袋瓜枕在苏欧斐的肩膀上,大眼睛下卷曲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打量着新进来的同学,“亲爱哒,好多新的小朋友。”

  “没兴趣。”

  “我有。”

  陆菲菲说着,小脑袋瓜就要起来准备起身起认识新的小朋友,苏欧斐突然伸手压住陆菲菲的小脑袋瓜再按回肩膀上,黑眸沉沉的扫过陆续进来的小朋友们。

  “不许去!”

  他刚才注意到同学多是小男生,他才不要让陆菲菲去和其他小男生玩耍。

  陆菲菲的小脑袋被苏欧斐摁着牢牢的,只有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可以动,她撅着粉嫩的唇瓣十分不配合地问:“为什么?”

  苏欧斐理直气壮道:“因为我们才是一家人,你叫我娘子,就的听我的。”

  陆菲菲挣扎着想起来,奶声奶气的嗓音糯糯地开腔,“哼哼,那我还是你夫君,你也得听我的!”

  听到陆菲菲这么说,苏欧斐不仅没生气,反而笑了,他露出一排洁白齐整,眉毛上扬,愉悦道:“行,我听你的,但你得有夫君的样子,夫君是不会擅自跑去和其他小男生玩的。。”

  苏欧斐灿烂的笑容落在陆菲菲眼里就像小恶魔,她毫不留情的伸出白白嫩嫩还有些胖乎乎的小腿了苏欧斐一脚,“讨厌你,哼!”

  “哦。”苏欧斐一只手气定神闲地摁着陆菲菲的小脑袋,非常愉悦的给小丫头顺毛,“我不讨厌你就行了。”

  陆菲菲双手抱臂,小脑袋歪在苏欧斐的肩膀上,气嘟嘟着粉唇,别提多郁闷了。

  “你……你们好,能不能坐在你们身边啊,我叫丁美遥。”

  好听清脆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陆菲菲立刻抬起头来去看。

  这是一个打扮得非常可爱漂亮的女孩子,陆菲菲立脆生生地回应,“你好,我是陆菲菲,你可以叫我菲菲。”

  “哦哦。”丁美遥又去看苏欧斐,“你叫什么名字。”

  苏欧斐抬头看了丁美遥一眼,好看的美貌微微一皱,光是第一印象,他对眼前的小女孩喜欢不起来。

  他向来不会亏待自己,也相信自己的直接,如果第一眼看不上,那也不会委屈自己和对方来往。

  苏欧斐不想搭理这个小女孩,小手推了推陆菲菲,“你来说。”

  “他叫苏欧斐,是我娘子哦。”

  说完之后,陆菲菲把头伸到苏欧斐面前,眨着黑白分明大眼睛邀功地问道:“娘子,我回答得好不好啊?”

  “乖!”

  苏欧斐摸了摸陆菲菲柔软的发丝表示这回答真棒。

  正好幼儿园老师来了,丁美遥回到了座位上坐好,她的位置就在苏欧斐的前面。

  中午放学去饭厅里吃饭,听到身后的椅子声,丁美遥立刻转身,一张典型江南美人的脸蛋诚恳地看着陆菲菲和苏欧斐道:“我们一起坐小桌子好不好?”

  陆菲菲问:“你是不是不知道去哪里吃饭?”

  丁美遥点头。

  “那……”

  陆菲菲还没说那就一起吃饭吧,苏欧斐眼明手快的拉住小丫头的后领往上一提,陆菲菲立刻皮实了,粉唇发出嘶的一声,耷拉着小脑袋瓜像个焉坏的茄子不说话了,还闭上了眼睛好似睡过去了一样。

  丁美遥看着陆菲菲懵了一下。

  苏欧斐拎着陆菲菲往外走,但也没忘记互助互爱的同学情谊。

  “李质同学,这里有一位小朋友需要帮助。”

  一只脚已经跨出门槛的李质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回来,“苏欧斐,是菲菲么?”

  “丁美遥想去饭厅,你带她去吧!”

  李质不情愿地问:“大家都要娶饭厅,为什么不是你带?”

  “陆菲菲她现在很热需要我的帮助。”

  苏欧斐指了指陆菲菲,精致的小脸表情十分认真,成功哄住了李质。

  ……

  苏欧斐把陆菲菲拎到了厕所面前,看了看男厕所,又看了看女厕所,毫不犹豫的拖着人去了男厕所。

  小手轻轻拍打了一下陆菲菲的后背,“睁眼。”

  陆菲菲没有动静。

  苏欧斐又拍了下小丫头的后背,“陆菲菲,我只说一次,在不张开眼睛我就走了,留你在这里陪阿飘。”

  陆菲菲这次有动作了,但还是尽忠职守的闭着眼睛装死,嘀咕道:“你还没解咒呢,我不能醒来。”

  苏欧斐想到陆菲菲教给他的咒语,太阳穴有块地方突突的跳,这是暑假两人发明的游戏,苏欧斐一提陆菲菲的后领就相当于下咒,用这一招苏欧斐成功阻绝了很多次小丫头想跑去和其他小男生玩,可是解咒的话实在是太魔性了。

  一般人念不出来,能念出来的都不是一般人。

  苏欧斐小脸往一边一撇,“我不念。”

  “那我动不了,你把我丢掉吧。”

  “我真的把你丢在这里了。”

  “你丢吧,反正你不念咒语我就是不醒。”陆菲菲闭着眼睛耍无赖。

  苏欧斐本来就不是个很有耐心的小孩,他睨着陆菲菲,做出十分严厉的小表情,目沉沉道:“臭丫头,你真以为我不敢丢你是不是?”

  说着,苏欧斐松开陆菲菲的衣领,小人的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板上。

  咚的一声!

  陆菲菲软绵绵的保持躺倒的姿势,十分敬业的动都不动一下,苏欧斐瞠目结舌地看着臭丫头,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他脑壳有些疼,简直被陆菲菲弄得没了脾气。

  “你先起来,起来再说。”

  陆菲菲躺在地上,把眼睛睁开一条线“说我狠也没有用,不听夸奖只听咒语,不然就不起来。”

  苏欧斐:“……”

  要不是现在力量太悬殊,他还抱不动这小丫头,否则就陆菲菲惹人生气的功夫,一天得有几百次要被扛着打屁股。

  太憋屈!

  苏欧斐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艰难地启动唇瓣开始念咒语,稚嫩的嗓音有些艰涩。

  “老婆老婆亲一个

  左边一个大么么

  右边一个大么么

  随时随地抱抱

  开心也要抱抱

  难过也要抱抱

  睡觉也要抱抱

  快点醒来抱抱……可以了吗?”

  陆菲菲翻身趴在地板上,“不行,不合格,你必须要像个仙女一样转圈圈,还要嘟嘴大声的说才合格的!”

  苏欧斐:“……”

  他虽然小,但已经有羞耻心了,尽管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但一想到要像动画人物那样就好羞耻,以前那些动画他都不屑于看的,如今真的是现世报。。

  苏欧斐心里天人交战,视线扫过一本书,漂亮的黑眸陡然亮了起来。

  他在陆菲菲面前蹲下,手指戳了戳小丫头婴儿肥的脸蛋,蛊惑道:“陆菲菲,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保准你没有玩过,非常好玩。”

  “更好玩?”

  “你害记得老师说过睡美人的故事吗?你当公主,我当王子,以后吻一下你就要醒过来?”

  成熟的苏欧斐以前是不喜欢听这种童话故事的,现在却无比的庆幸老师曾经说过这个故事,果真当老师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好啊好啊!”陆菲菲拍着小手,欣然应下。

  苏欧斐俯身准备亲陆菲菲的脸蛋,黝黑的眸子扫了一眼她粉嫩的唇瓣。

  陆菲菲的唇像草莓果冻晶莹透亮,水水嫩嫩的。

  鬼使神差的,玫瑰色的薄唇吻上了粉色果冻似的唇瓣。

  唔……

  小孩子的吻没有任何技巧,只是两片唇贴在了一起,陆菲菲修长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缓缓睁开眼睛,她明亮的水眸里倒印着苏欧斐的身影。

  苏欧斐舔舔干涩的唇,没想到两张唇瓣离得太近,他舔的是……陆菲菲的嘴巴……再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他双手撑在地上,忙不迭地起身。

  陆菲菲严明收据爱肉嘟嘟的手臂勾住苏欧斐的脖子,粉嘟嘟的唇吧嗒一口,在苏欧斐脸上盖了个戳,偏偏还要装出一脸的深情,深入戏太深的开口,“既然你已经吻了本公主,本公主也会对你负责的”

  说着,陆菲菲白嫩的小手抓住苏欧斐的衣服,小脑袋往他怀里一扑。

  苏欧斐:“……”

  丁美遥边吃饭边眼巴巴的看着方厅门口,她吃得特别慢,想六点饭菜等苏欧斐到了一起吃,可都吃完饭了,苏欧斐才牵着陆菲菲的手珊珊来迟。

  食堂阿姨给两个小人端来午饭。

  “谢谢小姐姐。”

  陆菲菲可爱有礼貌还叫小姐姐,让已经年过四十的食堂阿姨心花怒放,她笑眯眯的问,“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就来找阿姨,阿姨给你做。”

  “好。”

  苏欧斐催促着陆菲菲,“快点吃饭。”

  幼儿园一周会吃两顿面条,今天又是面条日,苏欧斐几乎已经形成习惯,每次只要午饭是面条,他就会主动把陆菲菲的碗拿过来喂她吃。

  当然苏欧斐小公子偶尔也会恶作剧一把,故意让陆菲菲吃得面颊都是酱汁。

  丁美遥坐在小凳子上有些委屈的看着旁若无人喂饭吃饭,把她当做透明人的两个人,闷闷地坐在一旁,小嘴嘟嘟的,心里很委屈。

  陆菲菲注意到丁美遥,乌溜溜的眼球转动着,每每她想开口跟丁美遥说话,苏欧斐就会塞一大口面条面条堵住她的嘴巴。

  要专心吃面条,陆菲菲就是有话也说不出来,好看的大眼睛控诉着苏欧斐。

  苏欧斐装作没看见,挖了一大勺面条喂过去,唇角上扬,满意极了。

  ……

  丁美遥很想跟苏欧斐和盛甜甜一起玩,可怎么都融入不了那两人的小团体。

  苏欧斐虽然嘴巴上经常嫌弃陆菲菲,可却只跟她最亲密,也不许陆菲菲去找别的小男生,不管她怎么追都没办法融入两个人之间。

  隔天。

  丁美遥带来两块巧克力,一块给了先来上学的陆菲菲。

  陆菲菲从小就喜欢这种能散发甜腻气息的食物,十分不客气的接受了礼物,吃完了巧克力还不忘记舔了舔手指,“谢谢美遥。”

  当苏欧斐来上学的时候,丁美遥把另外一块巧克力送了过去。

  “爹地说这是进口的巧克力很好吃的,请你吃。”

  苏欧斐淡淡地扫了一眼献殷勤的丁美遥,也不看巧克力,错过她淡漠地走回自己的位置。

  丁美遥看着被苏欧斐对巧克力不屑一顾,小脸划过一抹失落。

  她不甘心的跑到苏欧斐的身边,再次带着希望问:“苏欧斐,你真的不要吃吗?”

  “我……”苏欧斐正想抬眸再拒绝一次,余光突然扫到身旁的陆菲菲。

  陆菲菲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丁美遥手上的巧克力。

  苏欧斐顿了顿,问陆菲菲:“你想吃吗?”

  陆菲菲不明所以地看了苏欧斐一眼,诚实地点头。

  苏欧斐了然,伸手拿了丁美遥手上的巧克力。

  “谢谢。”

  “不客气。”

  丁美遥非常高兴,刚想说明天再带来,就看见苏欧斐拆开巧克力的包装纸,对陆菲菲勾了勾手指。

  “过来,张嘴!”

  陆菲菲乖乖地张开嘴巴。

  苏欧斐把巧克力塞进陆菲菲的嘴巴里。

  苏欧斐问:“好吃吗?”

  “好吃。”

  陆菲菲一下吃了两块巧克力,圆圆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脆生生地开口,可爱的小乳牙黏上了黑乎乎的巧克力,在苏欧斐看来,这傻丫头有点可爱。

  苏欧斐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转眸看着丁美遥,一点都不客气地开腔,“谢谢你的巧克力,陆菲菲很喜欢,麻烦你下次再多带些,都给她。。”

  说完,就不再搭理她了。

  丁美遥呆呆地看着两个人。

  眼睛看着陆菲菲吃了特意为苏欧斐准备的巧克力还这么没心没肺,丁美遥不喜欢陆菲菲了。。

  另外一边。

  韩博文在契而不舍的打了多通电话后,终于等到了陆上邪的回电。

  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急匆匆地开口,“这一次任务很棘手,你很久没关机这么久了。”

  就因为打不通陆上邪的电话,他这几天都睡得不踏实,还被老婆调侃是不是喜欢上男人了。。

  “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多少年了头一回。”

  电话那端响起一道低沉磁性,声线优美好听的男声。

  韩博文是男人也被这种声音震得心神发颤,陆上邪这货长得比女人好看就算了,还拥有比播音主持还好听的声音,耳朵都要怀孕了。

  韩博文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这一次见方在秀场上发现了一个女人。”

  陆上邪轻笑一声,“不要告诉我,他已经遇到了恋爱烦恼?”

  韩博文年纪轻轻就已经靠着童模收入不菲,再说秀场都是好看的小姐姐小妹妹,喜欢上谁不奇怪!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韩博文故意拉长声线想勾起陆上邪的好奇心。

  他表面一派镇定,内心在疯狂地怒吼着:快多一点好奇心吧,赶紧问我,问了就告诉你!

  他真的很想看一看陆上邪着急是什么样子。

  结果……

  陆上邪的好奇心没勾起来,他的电话反而被陆上邪不耐烦地给挂断了……

  “……”

  韩博文看着挂掉的电话,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睛,好歹两人也算是老朋友, 要不要这么无情?

  韩博文怨念了一会儿,又重新拨通了陆上邪的电话,这次没敢再卖关子了。

  “他看到了一个女人,和你照片里的女人一模一样。”

  咣当——

  陆上邪放在耳边的手机从手中滑落至地上。

  “陆上邪?什么声音

  “陆上邪?”

  韩博文只听到话筒那边哐当一声,还以为陆上邪摔了,忙连声发问,陆上邪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听不到韩博文的声音。

  “神经病啊,绿灯不开车,难道要等红灯再开么。”

  从轿车身边经过的时候司机破口大骂完,待看见陆上邪穿的衣服时,整个人都僵硬了。

  面前这个男人肩膀上的徽章,只要是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十个大人物,他到底是有几条狗命?

  “下来!”

  陆上邪看也不看男人一眼,甚至没听到对方的辱骂,踩下油门,轿车行驶进车流里。

  他双手颤抖得有些厉害,根本就没办法安心驾驶,前方的车子都幻化成那一张熟悉的脸。

  司机骂完人正忐忑着,他当过兵,知道惹了了不得的人物,刚松了口气就发现刚才那辆轿车又从回来了,而且还堵住了自己的去路。

  陆上邪弃车,敲开司机的大门,一屁股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声音沙哑,“能不能送我去一个地方。”

  司机迫切地想要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见状连忙出口,“您是少将吧,您想去哪儿,我送您去吧!”

  “好。”陆上邪没有逞强,,眼眸看着前方,嗓音晦涩,“去……A市。”

  A市

  上了一天班的颜如玉拖着疲惫的身体把陆菲菲从苏欧斐家接回来。

  两家人住得近,母女两个牵着手过马路,颜如玉的手里还拎着一袋陆菲菲喜欢的水果。

  陆菲菲摇晃着颜如玉的手臂,迫不及待地想给她展示新技能,“妈咪,今天老师新教了一手歌,回去唱给你听好不好?”

  “好啊!”

  颜如玉低头看着女儿软嫩可爱的小脸,心中一片柔软。

  她从来没后悔过生下这个女儿并独自带大。

  像天使一样的宝贝是上天的恩赐,在生活中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和压力,只要一看见陆菲菲,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她很庆幸!

  今天天阴沉了一天,终于下雨了,两母女都没有带伞,比赛谁先跑到小区楼下

  母女两个缓缓在人行道上跑了起来。

  路边的路灯在地上拉出两道一长一短,无比温馨的影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