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追鲈2020-02-12 14:055,051

  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姿从黑暗中走出来,步伐稳健的跟着母女两个进了小区,看着两母女进了个单元楼,随后七楼的某个窗口亮起了灯光。

  陆上邪仿佛定格在此地,修长的身体被路灯的倒影拉得极长,多了一丝萧瑟,却看不出面部表情是喜还是忧。

  “老首长,我不会那么快回基地,因为……”

  陆上邪眉眼变得温柔,仰头凝视着七楼的某个窗口,嗓音冷沉,“因为要追老婆!”

  陆家,陆菲菲成了小跟屁虫,跟在颜如玉身后到处转悠。

  颜如玉从袋子里面掏出一个火龙果,又从袋子里拿了提子,苹果,香蕉水果蛋糕去了。

  她先给女儿切了一片火龙果,让人戴着饭兜兜吃,然后就去做水果莎拉,前几天答应了女儿做水果莎拉,可惜那几天很忙一直搁浅,大人要以身作则,她可不想女儿说自己是个言而无信的妈妈,今天下班早,所以打算做一些,再做点蛋糕,可以郊游的时候吃。

  陆菲菲吃得很认真,一边吃一边不断的从嘴里摸出火龙果的籽放好

  颜如玉嘴角抽搐了两下,“菲菲,火龙果不用吐籽……”

  “可是老师说种子可以发芽,我把籽吃进肚子里,它发芽了怎么办?”

  陆菲菲是真的非常担心,还端来了小豆芽,老师教他们做实验,拿湿润的布盖住浸泡过的绿豆,此时小绿豆已经发芽了,陆菲菲有担心火龙果会在自己肚子里发芽。。

  颜如玉:“……”

  陆菲菲可开心了,端着盘子跑到颜如玉面前献宝地说:“妈咪你看,这是菲菲中的绿豆苗子,可以炒来吃哦。”

  颜如玉看着恹恹的绿豆芽,虽然很想告诉女儿,现在绿豆芽五毛钱一大把,但想着不能打击孩子的乐趣,于是竖起大拇指,“很棒!菲菲能帮上妈咪的忙了,明天家里就有豆芽吃了。”

  “是吧是吧!”陆菲菲把豆芽放下,伸出吃火龙果吃得水滋滋的小手,“妈咪,我忘记拍个照片发给娘子了。”

  颜如玉看着陆菲菲天真的模样,很想告诉她,女儿啊,你要是把苹果照片发过去,苏欧斐不会认为你贤惠的。

  颜如玉对女儿那充满期待的大眼睛一向没有抵抗力,看着女儿包子脸嘟着,她叹了口气,拿出手机调出相机模式递过去。

  陆菲菲对着成品咔嚓咔嚓,毫无角度地拍了几张照片发送了过去。

  ……

  苏欧斐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他放在床上的手机叮咚叮咚响个不停。

  这个手机号还是当初回老家为了跟小丫头通讯特意买的,里面只有陆菲菲一个人的号码。

  他冷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本来不想那么快看内容的,可是心情早就迫不及待,屁股刚碰到沙发又站了起来,小跑的抓起床上的手机开始查看陆菲菲的信息。

  看到一百八十度各种乱入的豆芽,苏欧斐莫名其妙的皱眉,“这是什么生化武器”

  他认认真真的辨认了一会,确定这就是课上做的实验,小豆芽,可是别人家的小豆芽都是茁壮成长,为什么这丫头的豆芽东歪西倒,还有那一堆黑色的是芝麻?不对,是火龙果的籽?。

  苏欧斐发誓,这事他见过的最丑的豆芽以及最不可思议的吐籽方式。

  对方忽然传送过来一条语音,苏欧斐点开,陆菲菲软糯糯的嗓音清晰无比的传了过来。

  “娘子,我把这个送给你当礼物好不好啊?”

  苏欧斐没有回答陆菲菲的问题,摁下录音,“你要是不送,我们还可以当朋友。”

  陆菲菲:“……”

  她是要求夸奖的,某人真是不懂情趣!。

  ……

  第二天是周六。

  颜如玉跟秦美和约好要带两个孩子去郊外野餐,本来打算去农家乐,临时决定在公园。

  陆菲菲把个蝉蛹一样牢牢的抓住被子,趴在公主床上不肯起床。

  颜如玉无奈,只好先去收拾东西,然后拿个小摊子把三分清醒七分迷糊的陆菲菲抱在怀里去车库,要让这小丫头睡到自然醒,拿别想去郊游了。

  “小玉。”

  颜如玉刚把要吃的野餐食物放进后备箱,正要抬手抚额头上的薄汗,一道低沉磁性,刻入骨髓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

  颜如玉猛地顿住,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只嗡嗡作响,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那个人的味道,声音,她本来以为再也不会记起来,却在那一声轻柔的呼唤里发,原来一切都是自我麻痹,她竟然从来没有忘记过……

  陆菲菲还在呼噜噜的睡,莲藕似的小腿偶尔会动一动,小脸被温暖的毯子熏出好看绯红,粉嫩的粉唇微张,睡得无比香甜。

  陆菲菲睡得饱饱的,就是姿势有些不舒服,他迷迷糊糊的想在小床上翻身……

  噗通一声响,软糯的痛呼声很快跟着响起。

  “痛痛痛……”

  陆菲菲茫然的坐起来,有些自然卷的头发像个鸡窝一样炸开,迷糊的眼睛从左看到右,从右看到左,意识到自己是在车里后,陆菲菲手脚并用的爬到坐垫上,心很大的继续睡觉。

  趴了一会儿,陆菲菲慢慢清醒了,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她扭头环顾了空落落的驾驶室,爬起来跪坐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来回转动着,“妈咪呢?”

  陆菲菲开始想妈咪了,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四处搜寻,终于看到了令人安心的身影,可是在下一秒,陆菲菲睁大了眼睛,小嘴形成了个’O‘形。

  车前的一棵大树下,颜如玉跟一个男人似乎在拉扯不清,总是温温柔柔的妈咪脸上却带着泪水,表情很委屈。

  陆菲菲瞬间就急了。

  坏蛋,竟然敢欺负她的妈咪。

  ……

  陆上邪牢牢地将颜如玉禁锢在怀中,两条手臂紧紧的搂着她。

  被她的眼泪灼伤的心却不肯放开,好不容易才找到失而复得的宝贝,这一次说什么都不可能放手。

  看着她泪流满面,陆上邪的心也会跟着疼,他是个冷情的男人,不轻易因为什么事而有欺负的情绪,可如今所谓的冷清全部都化成了灰,那种心疼不是蚀骨的疼,却更加磨人。

  “小玉,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坏蛋,放开我妈咪!”

  陆菲菲凶巴巴的跳下车,拿着一根棒冰做武器,正在纠葛的两人同时看向披着小被单的小小孩。

  两个人齐齐偏头,粉色奥迪车的后车门敞开着,顶着一头鸡窝头,披着条橘黄色小毯子的小人儿凶巴巴的站着,白皙娇软的脸蛋上写满了凶狠。

  “坏蛋,欺负我妈咪,看我不打死你。”

  “呀呀呀呀……”

  陆菲菲撒着小短腿,举着棒棒冰朝陆上邪跑去,面相十分凶狠,可是在两个大人的眼睛了,这和小绵羊没什么区别,威慑力等于零。

  陆上邪用两根手指就提起了陆菲菲的后领,看着人双脚悬空的扑腾。

  陆菲菲愣愣踩着空气,仰头去看站得临危不惧的男人。

  这个男人好高啊,陆菲菲第一次看见这么强装的男人,而且好像还很帅,是个帅气的坏叔叔。。

  颜如玉看到被阴影覆盖住的陆菲菲,连忙挡在她身前,张开手臂呈现保护姿态,目光防备,“陆上邪,你想对我女儿做什么。”

  陆上邪锐利的眸子一眯。

  他盯着陆菲菲看了半响,弯腰将人放下,随后手又重新暂居了颜如玉的腰肢,眉间冷冽更甚。

  如鹰一样的眸子用余光扫过站着的团子,陆上邪用另外一只手再次拎起了地上的陆菲菲。

  一系列动作快,准,狠,只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

  陆菲菲领子被揪住,双脚缓缓离开地面……

  “唔……”

  这一次,陆上邪像是拎着小鸡仔,动作轻柔了不少,陆菲菲好奇的看着自己慢慢起飞,然后不用仰头可以看见坏叔叔的下巴。

  陆上邪像拎小鸡崽一样拎起来陆菲菲,对上小姑娘黑葡萄般纯净的大眼睛,心狠狠地一悸。

  “她是你的女儿?”

  就连陆上邪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嗓音里带着轻微的颤抖。

  “我当然是,我叫做……”

  陆菲菲刚想自曝门户,可对上陆上邪着急的表情,忽然就不想了。

  坏人,你是不是想绑走我妈咪,告诉你,我妈咪很贵的,一千万都绑不走,我便宜点,但也不卖,你要是再不放我们走,我就要找警察叔叔啦。

  陆菲菲这副傲娇的样子跟苏欧斐简直一模一样。

  陆上邪笑了,“逻辑很清晰,可惜我要绑走你妈咪,一千万都不用花。”

  陆菲菲冷嗤,“牛皮吹破天”

  陆上邪:“……”

  “哈哈哈……”

  被陆上邪锁在怀里的颜如玉忍不住笑出声,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笑容却是实打实的舒心,“宝贝,你真可爱。”

  “谢谢妈咪夸奖,我也觉得自己很可爱。”

  “请继续保持!”颜如玉比了一个加油鼓气的手势。

  一道凛冽的视线骤然落在身上,颜如玉眼球转了转,头撇向一边,一副‘瞪我干什么,我看不见也听不见’的样子。

  陆上邪不轻不重的掐了颜如玉腰肢一把,眼睛眯起,心情却是愉悦的。

  颜如玉在心里骂了一句: 臭流氓。

  陆菲菲关切地看着颜如玉,“妈咪,你怎么了?”

  颜如玉:“……”

  她能告诉宝贝女儿,这个男人耍流氓么

  看着颜如玉吃瘪,换来好几个白眼的陆上邪眼底闪过笑意,他偏头去看陆菲菲,尽量放柔声线,“我不是坏叔叔,你叫陆菲菲,她叫颜如玉对不对,坏人绝对不会知道你们的名字”

  “错错错”陆菲菲拳头样的小手托着下巴,十分认真的反驳,“坏人要先调查好才方便下手”

  颜如玉:“……”

  陆上邪看颜如玉,眼神全是平日这奶娃娃到底在学什么的疑惑感。

  ……

  “妈咪,颜阿姨是不是睡过头了,现在很晚了。。”

  秦美和和苏欧斐准时到了郊游的地方了,两个人搬着两张折叠椅坐在树荫下等了许久都没看见颜如玉和陆菲菲的身影出现。

  颜如玉不是那种会失约的人,秦美和更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就算苏欧斐不问,她都准备打电话。。

  美眸扫过苏欧斐有些焦躁不安的小脸,秦美和忍不住开口,“我看你不是在担心阿姨,是在担心小娇妻吧?”

  苏欧斐问了一句,“颜阿姨是大人,她安全,丫头就安全,我担心哪一个不是一样的?”

  末了,又别扭着小脸补充道:“纠正一下,她不是小娇妻,是臭丫头”

  “那就是小女朋友”

  苏欧斐:“……”

  ……

  半个小时后。

  颜如玉那辆粉红色的奥迪行驶进了视野里,颜如玉忙下车,“秦姐,欧斐,等急了吧,真是不好意思”

  苏欧斐看见了颜如玉,可是久久都不见那臭丫头,有些等不及两个大人寒暄完,忙问,“阿姨,陆菲菲呢?”

  “陆菲菲……”

  “娘子,我在这里。。”

  苏欧斐回头,陆菲菲像个洋娃娃似的坐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手臂上,男人非常高大,气质出众,浑身散发着生人忽近的气息,偏偏看陆菲菲的时候眼神温柔了许多。

  小萌物除了是陆菲菲还能是谁?

  陆菲菲骑坐在所陆上邪的手臂上,双手圈着陆上邪的脖子开心地跟苏欧斐打招呼。

  苏欧斐跑过去,在陆上邪面前站定,“陆菲菲,他是谁?”

  陆菲菲喜滋滋的拍了拍陆上邪的肩膀,后者一手举着棒棒冰,在她嘟嘴的时候及时的吧棒冰递过去,陆菲菲道:,“这是我新的座驾,厉不厉害?”

  苏欧斐仰头看着高大挺拔的陆上邪,嘴角微抽……

  座驾吗?

  “笨蛋,这是人,不是座驾。”

  “唔……”陆菲菲咬着一根手指,歪着小脑袋问:“难道应该说是坐骑?”

  苏欧斐:“……”

  陆上邪:“……”他内心很纠结,感情宝贝女儿不把他当人看?

  ……

  秦美和也看到了陆上邪,第一眼感觉那个男人很不好惹,领着颜如玉问:“小玉,这男人是军官?”

  爱看电视剧的秦美和从对方的徽章稍微能猜到一些,肯定不是普通的兵。

  颜如玉从来不提老公的事,又是一个人当爹当妈的抚养陆菲菲,秦美和也不好问这些事,所以一直在心里记挂着,一直以为陆菲菲的爹地可能是去世,或者两夫妻离婚,没想到忽然出现了。。

  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阳刚帅气,气质很出众,却能一身戎装出现在这里,还宠着陆菲菲任凭她胡闹,关系绝对耐人寻味。

  秦美和好好奇,心想真是比电视剧还精彩。

  颜如玉从后车厢搬了几张郊游用的椅子,昨天做的小蛋糕,对于秦美和的好奇反应很冷淡。

  “前夫。”

  “前夫?”秦美和眼球瞪大,“离婚了?”

  “迟早的事。”

  颜如玉表情看不出额外的情绪,声音也是淡淡的,就像是在讨论别人的事情一样。

  秦美和怔了怔,打量着似乎很宠陆菲菲的男人,谨慎,问:“他是陆菲菲的亲生爹地吗?”

  颜如玉正往外搬着水果,听到后行动慢了许多,似乎在犹豫思考,好一会才沉默地点头。

  陆上邪的容貌上乘,光是看相貌绝对不是个缺女人的人,或者说,这种男人一结婚,不像是会抛妻弃子的。。

  那身不凡的气质落在秦美和眼里,很容易就联想到这个男人抛弃了为他生儿育女的颜如玉,被年轻漂亮的其他女人勾走的戏码。

  毕竟这一年里都是颜如玉带着孩子独居,她都没见过陆上邪的出现,这种情况下两人还没离婚,看来铁定是渣男!

  秦美和看陆上邪的目光变了变。

  陆上邪虽然抱着陆菲菲,陪着女儿玩,但目光一直不离颜如玉,他也察觉到了秦美和敌意的视线,却置若罔闻,不是颜茹玉,其他人要做什么,他不关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