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追鲈2020-02-12 14:054,829

  毕竟这一年里都是颜如玉带着孩子独居,她都没见过陆上邪的出现,这种情况下两人还没离婚,看来铁定是渣男!

  秦美和看陆上邪的目光变了变。

  陆上邪虽然抱着陆菲菲,陪着女儿玩,但目光一直不离颜如玉,他也察觉到了秦美和敌意的视线,却置若罔闻,不是颜茹玉,其他人要做什么,他不关心。。

  他们野餐的地点是公园河边,带了工具来打算BBQ。

  颜如玉负责食材,毕竟秦美和是个厨艺费,很多东西都是提前在家就腌好串上牙签的,陆上邪主动坐在烤炉面前负责烤肉。

  颜如玉和陆上邪并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她只专注于手上的烤串,神色淡淡的忧愁,在陆菲菲的提醒下才记的还做了水果蛋糕。

  陆菲菲早就觊觎这水果蛋糕很久了,现在双眼放光“哇,妈咪,我要吃星星。”

  杨桃横着切,就和星星一样。

  “好。”

  颜如玉宠爱的看着女儿,特意切了一片完整杨桃的单给给陆菲菲,然后看向苏欧斐,后者很绅士的表示吃什么都可以。

  陆菲菲高兴的吧蛋糕捧过来,小鼻子闻着香香甜甜的蛋糕味,口水都流出来了。

  正想大快朵颐,视线突然扫过陆上邪,她改变主意

  “给你吃。”

  陆上邪负责烧烤,此时他也自导不是谈论感情的时候,但被颜如玉这么排斥,心里不郁闷是假的,听到软绵绵的一声,他有些意外。

  眸光愣怔的看着面前可爱粉嫩的小女孩。

  陆菲菲双手小心翼翼的托着托盘,像小扇子一样的卷曲睫毛扑闪着,水润清澈的眸底一片真诚之心。

  陆上邪的冷漠是由于职业关系,他已经尽力和陆霏霏拉近了距离,陆菲菲也感受到了这帅气叔叔的诚意,所以才会把好吃的交出去一起分享。

  陆上邪一手还拿着一串羊肉忘记放下,盯着托盘的蛋糕,紧张得手好像不是自己的。

  在基地里叱诧风云,去海外维和的时候他都没这么紧张过。

  陆菲菲满心期待着帅气叔叔接走自己的蛋糕,见人不动,有些沮丧,“你不吃吗?”

  “我……”

  陆上邪确实不吃甜食,这么多年吃的甜食屈指可数,可是陆菲菲递过来的甜食却很想要,只是由于没接触过,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菲菲只和喜欢的人分享食物,接下吧,不然她会伤心的。”

  颜如玉闷闷的说道,示意陆上邪接了陆菲菲的蛋糕

  真是难得,这护食的小丫头居然肯和别人分享喜欢的食物。

  明明今早两人才第一次见面,菲菲这孩子又比较怕生……

  难道世界上真的又血溶于水的事?

  陆上邪文弄凝视着似乎在吃醋的颜如玉,笑着伸手接过陆菲菲的蛋糕,伸出另外一只手,示意陆菲菲把手放在她的手心里面。

  陆菲菲可爱的歪着头,先打量着那宽厚的大手掌,然后才将小手放进陆上邪的掌心里,裂开嘴甜甜的笑着。

  陆上邪眼眶一阵发热,珍惜的握着这粉嫩的小手,

  四年了,他却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存在,这么可爱的小孩子,他却缺席了四年,现在想起来心都在揪揪的痛着。

  当他感受着小手的柔软与温热时,铁血全部化成了绕指柔。

  陆上邪牵着陆菲菲的手来到颜如玉面前,站定。

  颜如玉也不好受,假装看风景掩饰着这一切。。

  一块蛋糕突然递到她面前,颜如玉愣了一下。

  “小玉,你吃。”

  “妈咪,你吃。”

  颜如玉更加郁闷了,两个真正认识不过几个小时的人,居然能这么神同步。

  “不用,菲菲给你的,你吃。”

  陆上邪:“我的就是你的。”

  颜如玉:“……”

  她很凶的瞪和陆上邪,但在他看来,这种凶狠根本就没有杀伤力,反而觉得很可爱。

  苏欧斐无比郁闷,他是来和臭丫头玩的,可是从刚才到现在,那臭丫头只会去找那个男人,他完全成了摆设了。

  俊美的五官阴沉着,苏欧斐很认真的问着秦美和:“妈咪,那个叔叔什么时候走?”

  “儿子,段时间内走不了了,咱们其实是电灯泡才对。”秦美和凉凉道。

  “……”

  苏欧斐嘴角抽搐了两下,又问:“他跟陆菲菲是什么关系?”

  秦美和看了苏欧斐一眼,并没有立刻回答。

  她悄悄地凑到苏欧斐面前,苏欧斐被妈咪忽然靠近吓得身体微微后仰,只听耳边有气流传来:“儿子,是不是觉得牙齿很酸?”

  苏欧斐咬了咬牙槽,摇头,“没有啊,不酸?”

  “不对啊,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醋味好浓。”

  “……”

  ……

  周一。

  颜如玉开车送陆菲菲去上学。

  陆菲菲没有睡饱,三分清醒气氛迷糊,坐在儿童椅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红枣牛奶,却没品尝出什么味道。

  “妈咪,那天和咱们一起玩耍的叔叔呢?”

  颜如玉心一咯噔,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好奇的女儿,斟酌着回答,“叔叔很忙,需要工作。”

  “那他什么时候没有工作呢?”

  颜如玉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陆菲菲,柔声问:“陆菲菲很喜欢那位叔叔吗?”

  “嗯……”

  陆菲菲答应得很爽快,这个年纪的小孩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什么需要考虑的。

  “喜欢就说喜欢,没什么好犹豫的。。”

  “喜欢!”

  颜如玉的话还没彻底落地,陆菲菲脆生生的嗓音就在后座响起了。

  颜如玉有些迷茫。

  陆菲菲很敏锐的察觉到妈咪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个答案,于是把‘超级喜欢’吞进了肚子里。

  颜如玉现在很苦恼,如果陆上邪不出现,那么再过几年两人处于常年分居,她可以申请离婚的,如此一来,菲菲不会知道还有一个爸爸,偏偏对方在这时候出现。

  看着陆菲菲欢喜的小脸,颜如玉有些为难和纠结。

  陆菲菲好像很喜欢陆上邪。

  十分钟后。

  粉色奥迪车停在双语幼儿园门口,陆菲菲开车门,老师已经等在外头。。

  “菲菲,跟妈咪说再见。”

  陆菲菲走到幼儿园校医面前量体温,还不忘萌萌的和颜如玉告别“妈咪再见,菲菲也要上班啦,妈咪要是看到那个叔叔,一定要说菲菲很想他做爸爸哦!”

  坐在车里的颜如玉身体骤然一僵。

  ……

  “美遥,那也是你们班的小朋友?”

  颜如玉粉色奥迪车的后面是一辆黑色保姆车。

  丁美遥也正在清醒之中,在喝儿童牛奶,听见爹地的话后回头看,见是陆菲菲便点头,“恩呢。。”

  她旁边座椅上的中年男人视线从平板电脑上挪开,摸了摸丁美遥的头发,“到时间了,快去上课吧!”

  丁美遥没有动,她好奇的发问,“爹地,你知道吗,陆菲菲没有爹地哦”

  男人挑了挑眉。

  刚才那小朋友说得很大声,好像是要一个叔叔做爹地。

  如果有爹地,怎么可能让她妈咪再找别的叔叔当爹地呢?

  他无声的笑了笑,并不打算和女儿解释一些太复杂的事,“小孩子家,不要管这写。”

  丁美遥追问:“好奇怪哦,为什么陆菲菲从来没有爹地送呢,那她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前排的司机忽然开口解惑。

  “有一些人就是没有爹地的。”

  “那她爹地呢?”

  “有的人生病或者意外去世了,那就没有爹地了,还有一些人是两夫妻离婚,还有一种情况是妈咪跟着另外的男人生孩子,生出来的孩子没有人承认,是私生子,那样也没有爹地的。。”

  司机这番话刚吐出口就迎来了中年男人一记警告的眼神。

  司机顿了顿,透过后视镜看到似乎不怎么开心的丁美遥。

  ……

  下午的美术课。

  “小朋友们,今天的作业就是画家庭成员,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可以画上去,画得好看的小朋友有小红花奖励哦,老师下课就来收。”

  老师站在讲台布置完任务,看着每个孩子都拿到了彩色笔和一张大白纸,这才坐到门口。。

  陆菲菲撑着腮帮子坐着,看着摊开在面前的美术本和彩笔一筹莫展。

  周围几个小朋友都开始画画拉,她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小手时不时挠着头发。

  余光瞥到低头画画的苏欧斐,陆菲菲眸子亮若星辰,小脑袋挤过去靠着苏欧斐的手臂,好奇地问:“娘子,你在画什么呀?”

  “保密。”

  陆菲菲还没看到苏欧斐画了什么,后者就把本子给撤走遮住,她水嘟嘟的粉唇撅了撅,“哼,小气鬼。”

  “就是不给看。”

  苏欧斐朝陆菲菲做了个鬼脸,一只手臂圈着美术本以防陆菲菲偷看。

  陆菲菲撅起小嘴盯着他的后背看了一会儿,抓起彩笔低头画画。

  ……

  半个小时后。

  啪啪啪——

  老师们走过小朋友的身边,逐个查看孩子们画得怎么样,拍手示意孩子们上交画画,“小朋友们,现在老师要来检查咯,有谁想到讲台上和同学们分享的。。”

  苏欧斐和陆菲菲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水彩笔。

  “你画了什么。”

  苏欧斐想看陆菲菲的画,他刚探头,陆菲菲动作利落的捂住图画本,手臂遮得严严实实的,“不给你看。”

  额……

  苏欧斐愣了愣,“你这叫斤斤计较,不大方。”

  陆菲菲听不懂苏欧斐说的什么意思,但觉得不是好话,于是抱着画册堵着嘴巴转过身去不理会,傲娇了。

  苏欧斐无语,陆菲菲还开启碎碎念的模式,嘀嘀咕咕道,“说我听不懂的话,就相当于放屁,屁过无声!”

  苏欧斐:“……”

  这叫知识渊博好不好,这年头会得太多反而容易格格不入?

  还有,丫头你是女孩子啊,屁这个字怎么能说出口呢?

  ……

  苏欧斐的画上有四个人,后面两个大人,一男一女,一看就知道是苏欧斐父母。

  一男一女前面站着两个小孩,也是一男一女,小女孩咧着嘴巴笑,小手和小男孩紧紧的拉在一起。。

  苏欧斐的画是用铅笔勾边,蜡笔上色的。

  他的画挺好看的,美术老师心想没经过培训能画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美术老师指着多出来的小孩有些疑惑的问。

  “殴斐,这是你家的亲戚?”

  “不是,是陆菲菲,我妈咪说了,以后总有一天是自家人,我先加上去。”

  美术老师看了一眼苏欧斐身边一脸状况外的可爱的小丫头。

  现在整个幼儿园都知道有两个高颜值的宝宝关系很好,现在在听苏欧斐这么一说,看来两家父母有让两个宝宝加深关系的打算。

  两个人小时后底子就这么好,长大了颜值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看着两个有夫妻相的小俊男美女,美术老师笑着把画还给苏欧斐,“看来这喜酒是喝定了。”

  “嗯。”苏欧斐老神在在地说,“到时候请您。”

  “……”

  美术老师嘴角抽搐了两下,她只是随口一说而已,目前两个小团子也才四岁和五岁

  一个五岁的小男生竟然把二十年后的酒席都想好了……

  你考虑得这么长远,家里人知道吗?

  美术老师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转眸看向陆菲菲,“陆菲菲,你的画呢?给老师看看好不好?”

  “这里。”

  陆菲菲的画跟苏欧斐的一家四口比起来,就显得很简单了。

  画面有点单薄,只有一个长头发的女人牵扯一个小朋友。

  老师问:“菲菲,忘记画爸爸拉?”

  菲菲没有见过爸爸,菲菲不知道怎么画。”

  “怎么会没有爸爸呢,每一个小朋友都会有爸爸哦。”

  “我就没有。”

  陆菲菲垂下小脑袋瓜,原来每一个小朋友都有爸爸么?。

  “菲菲没有爸爸,菲菲也不需要爸爸。。”

  美术老师察觉到事情不太妙,连忙打住了这个话题。

  丁美遥扭头看着失落的陆菲菲,漂亮的眉头一点一点地拧了起来。

  放学坐上车后,丁美遥问:“叔叔,有爸爸会不要小孩子去很远的地方不回来吗?”

  司机上午被训斥过后,跟丁美遥说话的时候斟酌了不少。

  “没有父母会不要小孩的,除非是不在世上了,这样没法要。”

  丁美遥想陆菲菲的爸爸是不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回不来。

  ……

  下午放学后,苏欧斐牵着陆菲菲的小手去饭厅里写作业。

  “陆菲菲,有人来接。”

  李老师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埋头写作业的陆菲菲抬起头来。

  扑闪的大眼睛越过幼儿园老师看到了她后面的陆上邪。

  幼儿园大多都认识孩子的爸妈,经常来接的就让接走,陆上邪是第一次出现,而且相貌过于出众,一下子就引起了老师和保安的注意,听说是来接陆菲菲的,也要跟过来看着,绝对不能让孩子被误接走。。

  陆菲菲开心地跳了起来,“苏叔叔。”

  陆菲菲跑过去,苏易连忙蹲下张开手臂迎接陆菲菲,脸颊硬朗的线条随之缓和,“菲菲乖,还记得叔叔?”

  “嗯嗯。”陆菲菲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软嫩的粉唇凑上去亲了苏易一口,“叔叔在菲菲的心里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