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英雄救美
翁墨宸2020-01-08 17:352,118

  花太岁见白愁飞此招来得威力无匹,忙提起手中抱着的少女挡在胸前,因为他知道白愁飞绝不可能为了杀自己而痛下杀手,连这个无辜的女子也一同杀死。

  岂知白愁飞这一剑乃是虚招,当剑尖快刺中少女身上之时,剑尖向左一斜,对准了花太岁左肩的‘肩耦穴’刺去。说时迟那时快,花太岁竟跃后三步,再往右边闪开四步,才避开白愁飞这一剑招,只不过左肩的衣布被他削去了一块,但皮肉无伤。

  白愁飞万万想不到花太岁的左臂如同一条鳗鱼,软柔地靠紧身体一缩,致使自己一剑刺空。

  花太岁以惊奇的目光望着白愁飞,讶然道:“惊魂九剑!莫非阁下便是惊魂剑白愁飞不成?”心中不禁踌躇:江湖传言惊魂剑白愁飞嫉恶如仇,每到一处必会行善积德、惩恶除奸,这时既找本座晦气,恐怕本座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最好能想个解决的法子才行。若是自己与他硬拼怕会败于惊魂剑下;如果将此女放了他也未必会放了自己,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了。想清此节笑了笑道:“阁下既是惊魂剑白少侠,本座就卖个面子给你,把此女放了免伤我们之间的和气,后会有期。”说完把手一个翻转,使出柔劲将怀中女子抛出转身没入树林。

  白愁飞在花太岁讲到“惊魂九剑……”时又使出第二招剑法向站在右方的花太岁刺去。当花太岁讲到“白愁飞不成……”时,已和白愁飞一个急刹,一个连闪地在空地之上转了一圈。在花太岁讲到“免伤我们之间的和气……”时,又避开了白愁飞削出的一剑,从对方前面绕到对方后面。在花太岁讲到“后会有期”时,白愁飞转身朝对方咽喉刺去,突见花太岁将怀中少女抛出,立时改前攻为后卸,反手收剑,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纵身跃起,凌空翻转四圈后,将少女接住,抱入怀中,再向下旋转三圈后凌空一个转折落地。猛一抬头朝花太岁望去,已不见其所踪了。

  白愁飞一双虎目环顾四周后,确定花太岁已经逃之夭夭,这才低头朝少女望去,关切地询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少女并没有回答,白愁飞奇怪地再次开口询问,突见一阵林风吹拂着少女的衣服不禁一呆,原来刚才与花太岁过招时曾出剑前刺他的肩膀,削破了他肩膀的一块布,但没有想到的是,与此同时也将少女的腰带给割断了。望着少女外衣内的一件薄纱内衣,玉肌忽隐忽现,真叫人心动不已。当望见少女正双眼含泪地盯着自己看时,才察觉到了失态,脸上不禁一红忙把头撇开,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披在少女身上,尴尬地道歉道:“姑娘多有得罪,望姑娘原谅在下的失礼之处。”

  白愁飞不好意思再与少女交谈,将她平放地上,自己连忙起身走到一旁。奇怪的是他已经站了约一盏茶时间,少女竟无半分动静心下只感不对忙回头向地上望去,一看之下也是吓了一跳,原来少女依旧一动不动好好地躺在空地之上。

  白愁飞心中好笑,刚才的无礼之举冲昏了自己的脑袋,少女分明是被花太岁点中了穴道,自己竟然没有察觉。他连忙走近少女,刚蹲下要帮忙解穴,可心下转念:刚才既已无礼了,不凡再多无礼一次!想到此处,不免暗骂自己无耻,面现尴尬之色道:“姑娘,得罪了。”话毕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在少女身上穴道连点了数下。

  白愁飞见少女微微颤抖,知道穴道已解,立马起身站开关心道:“姑娘,穴道已经解开了,没事吧?”顿了顿续道:“姑娘,刚才多有冒犯还望恕罪。”

  少女听见白愁飞为刚才的事赔罪,一朵红霞立时浮上脸颊,直感耳根一阵阵发烫。她站起身来,心中并没有生白愁飞的气害羞道:“多谢恩公救命之恩,小女子感激不尽。”说完盈盈跪地:“若非恩公来得及时,只恐……小女子怎敢生恩公之气。”

  白愁飞转身刚要作答,见少女正跪地拜谢连忙上前将她扶起道:“姑娘多礼了,快快请起。”

  少女感激道:“这件事对恩公来讲也许是小事一桩,但对小女子来讲却如再生之恩,还望恩公受小女子一拜。”说着便再次跪下磕头。

  白愁飞苦笑地接受了少女一拜,也随她跪地道:“白某人刚才连番对姑娘无礼,在此也请姑娘恕罪。”姑娘既然拜谢,在下也只好跪下请求姑娘恕罪。

  这时,二人同时向对方叩拜。“嘭!”的一声,想不到这一拜竟将两人的头撞在了一起,二人抬头摸着脑袋对视着笑将起来。

  少女芳心大羞道:“没有没有,小女子没有生恩公的气,望恩公别把此事挂在心上。”说罢逐把头低下用蚊虫般的声音道:“恩公,天色将亮我得赶回客栈了。”

  白愁飞连忙将少女扶起,想了想道:“从这里回客栈少说也有两三里路程,何况现在镇门又关了,等到天明才可入镇了。”话是这么说,但心中思索着:如若以我的轻功,在天亮前赶回客栈是不成问题的,现在又多了一个柔弱女子?如果天明后方入镇,必定会引来闲言闲语,除非……想到此节,心中虽有了主意,就怕少女不肯。不好意思地道:“姑娘,白某人倒有一个办法,只不过要委屈姑娘一下了。”话毕,两眼朝四周望去,脸上一红不知所措。

  少女看出了白愁飞的心意道:“恩公,有事但说无妨。”

  白愁飞回望少女支支唔唔地道:“我是说……我是说请姑娘……”心中踌躇:叫我怎么开得起口啊!算了,男儿大丈夫做事光明磊落,对得起天地,想通此节口如鞭炮一般道:“姑娘,白某是个练武之人,若背着姑娘一起走,一来可以在天明之前入镇回房,二来姑娘也不必辛苦地连走一个时辰。”说完“吁!”地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终于说出来了!”

继续阅读:第四回 两情相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城剑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