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夜战花魔
翁墨宸2020-01-08 17:352,153

  “恶贼,哪里走”。白愁飞话音未毕,人早已纵身从楼上跃下,拔出剑鞘中的惊魂宝剑,朝白衣人的面门刺将过去。

  白衣人武功也是了得,把头迅速向右边一闪,竟避开了白愁飞这突如其来的一剑,纵身一跃上了屋顶,大笑一声,使出轻身功夫“花蝶满天飞”跃出客栈高墙之外。

  白愁飞并不待慢,展开轻功随后追出。

  两人在月光下追逐着,犹如两道闪电般在一座座房前屋后闪动穿梭。虽然二人相距总在十步之遥,轻功可说旗鼓相当,但因白衣人身抱一人,故白愁飞还是逊他一筹。

  白衣人见白愁飞紧跟其后穷追不舍,怒道:“哪里来的小杂种,活得不耐烦了尽找本座晦气。”话音虽然刚落,但他突然转身击出的一掌却已逼近白愁飞面门。

  白衣人击出此掌用意是想在白愁飞未及防备之下一掌将他击毙。此掌劲力十足,掌未及白愁飞面门,白愁飞便感到白衣人击出此掌的气劲已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忙运劲相抵。在此生命攸关之际,白愁飞提起手中惊魂剑鞘,横起挡格。

  “啪!”的一声击响,掌鞘被震分开。白愁飞虽在情急之下挡住了白衣人突如其来的一掌,但提鞘的手免不了有些震痛,可见白衣人的臂力优胜白愁飞。

  白愁飞心下一转:此人轻身功夫如此了得,武功又不在我之下,身上又抱有一女子,莫非他便是我寻遍千山万水要找的人。心念一转即逝,右手忙提起惊魂剑反攻而出。

  白衣人见此掌无法立毙白愁飞,深知此人武功高强不可小觑。眼见他一剑将刺中自己,连忙纵身跃上屋顶急奔而去。白愁飞的惊魂剑还未刺中白衣人,见他跃上房顶忙卸劲收剑,同时也跃上了房顶急追不舍。

  白愁飞与白衣人如行云流水般在石溪镇中座座房顶一蹦一跃,一纵一跳,一直朝镇外奔了出去。

  白衣人再次转头朝白愁飞望去,眼见他快要追上自己连忙一个转身窜入树林。白愁飞在后面正赶着,见白衣人一转眼便窜入树林,也随之进入。

  白衣人知道若如此追逐下去,等到天明还是很难将此人摆脱掉,何况此人武功不在自己之下,硬拼起来自己也没多大好处,可能还会斗个两败俱伤,甚至亡于他的剑下。突然心生一计,便停住脚步,落在了树林中的一片空地上,等待着尾随即至的白愁飞。

  白愁飞见白衣人忽停脚步,怕会使诈便在相距五、六步之遥点地停步,站立不动,而身上的青袍衫角却被他的内劲冲得左右飘动,如同风吹衣角般,显然他已运气做好了战斗准备,严肃地道:“只要你将怀中所抱女子放下,自废武功,我便饶你不死,放你一条生路。”说罢顿了顿续道:“我平生最痛恨的便是作恶多端,滥杀无辜之辈。俗话说: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只要你放下屠刀,便可立地成佛。坦若不听白某之言,毕让你尝尝我手中这柄宝剑的滋味。”

  白衣人闻言心中务必愤怒:这小子只不过是个十七八岁乳臭未干的杂种,却如此大言不惭敢在老子头上动土,不是见你还有几分武功早将你碎尸万断了。心虽痛恨脸上却不表露半丝的怒意,反倒“哈哈”大笑假装客气地说道:“阁下多疑了。本座只是想带这位姑娘去见本座的一位好友而已,并无恶意。还请阁下高抬贵手本座感激不尽。”

  白愁飞见白衣人突然对自己如此客套也是“哈哈”一笑道:“我白某人可不是三岁小孩,速速将这位姑娘放下,否则别怪我剑下不留情。”

  白衣人听言,两道眉毛竖起怒道:“臭小子,本座乃是‘一跃飘沙’花太岁,不知阁下怎么称呼?不要给你脸你不要脸。”

  白愁飞听闻白衣人自报是“一跃飘沙”花太岁,不禁大吃一惊。虽然,起初之时自己早有怀疑此人是最近诸多悬案的黑手,但还是不能肯定。现在他既然自报了家门,却也不禁一呆。

  花太岁还以为白愁飞听了自己的名讳心中胆怯了,忙把语气放缓客气地说道:“假若此女让本座带走,本座日后定当答谢。”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屑地望着白愁飞的反应。

  岂料白愁飞手紧紧地握着惊魂剑,身上的长袍不断地飘动,咬牙切齿道:“你便是‘一跃飘沙’花太岁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我已找你近三个月了,想不到竟在此地撞见。”

  花太岁怎会想到白愁飞有如此反应,他看了看白愁飞脸上的表情,愣了愣道:“不知阁下找本座有何贵干?”

  白愁飞气冲云霄地呵斥道:“恶贼,你在山西一带横行霸道奸杀少女不计其数。去年八月十五月圆之夜,窜入龙门县周大善人家中奸淫了周善人两位千金,随后又杀之灭口;十二月初八你又在太原因看上了雄风镖局史镖头的千金长得漂亮,便奸杀了她。后被镖局中人发现,你竟一夜之间屠杀镖局三百余口人,连老弱幼小也一个都不放过。你的所作所为,人人得而诛之。我踏遍千山万水誓要将你这败类铲除。想不到皇天不负有心人,竟然在这座闽南小镇撞见,今晚就算你愿意放了此女自废武功,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花太岁笑了笑道:“阁下竟对我的风流淫事如此了解,莫非阁下是有神捕之称的‘飞天灵蛛’项祖?”

  白愁飞提剑举于胸前遥指花太岁道:“我是阎王派来抓你的索命无常。”说完“锵!”的一声拔出惊魂剑,运劲于剑身朝花太岁胸前的‘膻中穴’刺去。

  要知道这‘膻中穴’可是人体重穴。花太岁岂能让白愁飞刺中,连忙跃身退后避开白愁飞一剑,怒道:“臭小子,不要给你脸你不要脸,你到底是谁?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能伤得了本座,哼!回去跟你师父再练个几年……”

  白愁飞不等花太岁把话说完怒吼一声,运劲于剑尖使出“惊魂九剑”第一式“惊讶诡异”朝他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城剑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城剑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