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签字可以,用你一半的身家来换
洛七七2020-01-14 14:552,352

  秦歌吃痛,别过脸想要挣脱掉他的禁锢,可是他力气太大,秦歌根本就没法动。

  “嘶……”秦歌痛的直吸气,而在试图挣扎着,原本遮在她身上的被子,猛然滑落。

  顾远凛目光扫到她的身体,昨夜里的记忆瞬间回笼。

  而这一分神,秦歌立马抓到机会,将他的手掰开,并且扯起被子,往床的另一边躲去。

  “你不就是想要我跟你离婚么?可以,但是让我签字,条件总要满足我才行。”

  “我要你身家的一半,以及顾氏集团的部分股份。”秦歌瞪着眼睛,狮子大张口的提着条件。

  顾远凛原本对她这突如其来的改变,还有几分探究之意,但眼下听到她这么贪婪的要求,顿时觉得厌恶。

  “你觉得,你配的上你要的这些么?”顾远凛嗤道。

  秦歌闻言,眯眼道:“我不跟你废话,就问你,给不给?”

  顾远凛眼里的不耐愈发浓烈,他斜睨了眼秦歌:“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三天后,我会再来拿这张协议,到时候,你的名字最好乖乖出现在上。”

  说完,顾远凛转过身,根本不给她回嘴的机会。

  而在临走的时候,他还将昨夜里秦歌取下来的那块表,给带了起来。

  “喂!”秦歌见状,叫道:“你过分了啊!那块表是我的。”

  在她这个房间出现的,必须是属于她的!

  她不提还好,一提顾远凛就想起来表盘上的裂痕。

  “呵,我怎么不知道,我向英国机械大师科尔预定,制作工期超过一年纯手工打造的星光表,刚取回来,就变成你的了?”顾远凛鹰隼般的眸光牢牢锁定着秦歌,看的后者脊背都发凉。

  “那块表价值八千万。”顾远凛语气冷寒:“现在被你碰碎,你打算怎么补偿?”

  秦歌目光飘忽,声音也弱了不少。

  “都是一家人,谈补偿啊,多见外………”

  “呵。”顾远凛嗤笑一声:“三天后,你就不再是顾家人了。”

  这些年,他的忍耐已经足够了。而且如今母亲对于阮轻,明显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喜欢了。

  就算他将这个女人丢开,母亲想必也不会多说什么。

  顾远凛丢下这话,摔门离开。

  那“砰”的巨响,听在秦歌耳朵里,让她立马翻了个白眼。

  “呸,睡完就跑还好意思这么凶。”秦歌腹诽完还是觉得抑郁。

  就算昨夜是她先耍的流氓又怎样,顾远凛他一个大男人,如果不想要她,难不成还拒绝不了?

  嘴上说着讨厌她,可身体却还是很诚实,啧,臭男人。

  顾远凛走了之后,秦歌又在床上瘫了会儿。

  最后,她叫来小葡:“小葡,你知不知道我银行卡都放在哪里?”

  小葡眨巴眨巴眼睛,摇了摇头:“不知道的呀,夫人平时很少用银行卡。”

  “那我想买东西怎么办?”秦歌真的是忍受不了阮轻那一柜子烂俗难看的衣服,以及空荡荡的首饰盒。

  小葡呆了下:“有时候老夫人会送点现金来,夫人会花那些现金。至于凛少每月打的生活费,夫人都是存在银行卡里并不花的。”

  秦歌闻言,是真心叹服。抠门到这境界,怪不得顾远凛以为离个婚,给几千万就能把她给打发了。

  正在秦歌因为贫穷而内心爆哭时,小葡忽然来了句:“其实结婚的时候,凛少有送过夫人一张副卡的,只是夫人一直没花……”

  “副卡?!”秦歌眼睛瞬间亮了:“在哪?”

  小葡被她眼里骤然迸发出的喜意,吓了一大跳。

  “在,应该在箱底吧。”小葡结巴道:“这张卡都好久了,估计,估计凛少都忘了……”

  “快,立马找给我!”

  两个小时后。

  在商场三楼的奢侈品专场里,秦歌穿着刚买下来的淡蓝裸肩裙,手上拎着香奈儿刚出的限量包包,包包里则是装着张让她底气十足的副卡。

  “夫人。”小葡紧跟在她身后,见她还一副要继续扫荡柜台的气势,忍不住开口道:“夫人啊,你刚才已经包了五家奢侈品的柜台了………”

  那刷出去的金额,这一小会儿都上千万了呢。而且看夫人这样子,一时半会儿还不打算消停。

  秦歌听到小葡的话,“唔”了一声。

  “包了五家了啊。”秦歌沉思了下:“算了,明儿再接着买。今天累了。”

  小葡闻言,总算松了一口气。

  可这口气还没彻底松完,就听见秦歌接下来又来了句:“购物太累,走,我们去酒吧里放松一下。”

  “酒,酒吧?”小葡受到了惊吓:“夫人,你不是最讨厌那种地方吗?你以前说,去酒吧的都是不正经的人。”

  秦歌嘴角抽了抽。从前的阮轻,真是在一次次刷新自己的认知啊。

  “我以前瞎说的。”秦歌面不改色的扯谎道:“一个人正不正经,不能随便以他去的场合来判定。”

  秦歌教育完单纯到有点软萌的小葡后,领着她往商场外走。

  “不过,如果一个男人去大保健,那他肯定不正经。”秦歌随口又补充了句。

  小葡乖软点头,像只小兔子似的猛地点头:“嗯嗯,我知道了。”

  不多时,小葡看着眼前霓虹灯闪烁的酒吧,清秀的小脸上有些胆怯。

  “夫人,里面好吵啊,我们,我们还是回去吧。”小葡拉了拉秦歌的衣服,小声道。

  秦歌盯着面前熟悉的招牌,古巷酒吧里。

  她眼睛忽然有些湿润。

  这家酒吧,是她曾经跟一个最好的闺蜜,蓝沁经常光顾的地方。

  可当初就因为被宋居延还有宋然的种种挑拨诬陷,最终,她竟然眼瞎的选择了相信那对狗男女……

  蓝沁对她失望透顶,出国前放出狠话,说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她。

  “沁沁,对不起。”秦歌呢喃了一句,随后,她捏了捏拳头,收拾好心情,带着小葡走了进去。

  而她这一踏进去,没多久,还在办公室里的顾远凛,就忽然收到了一段视频。

  是迟茵拍的,随着视频传来的,还有迟茵愤怒的告状声:“阮轻她是不是疯了!”

  视频的画面虽然模糊,但依旧能看清楚,在众人瞩目的舞台中央,跳着热辣舞蹈,引得全场男男女女都跟着尖叫的,正是阮轻。

  阮轻跳着让人挪不开眼的舞,眼波流转间,尽是撩人风情。

  在气氛high到顶点时,顾远凛听见,在舞台中央的阮轻,轻笑着道:“这会儿老娘心情好,全场消费,我买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