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离婚可以,签字不行
洛七七2020-01-14 14:552,195

  话音落,顾远凛就没别的话出口。

  因为,秦歌一吻,封住了他那总是吐出冰冷话语的薄唇。

  温暖的,湿润的,带着微甜的酒香,是顾远凛对这个吻的所有感觉。

  他娶了阮轻好几年,却从来都没有碰过她,哪怕是在新婚夜,他都吝于给她一夜的陪伴。

  这是第一次,他们的接吻。

  这个吻的味道太好,还带着那样诱惑的酒香,所以,顾远凛一时被蛊惑了,在这一刻——

  他忘了自己一直厌恶着眼前这个女人。

  他忘了自己曾用最刻薄的话语,来讽刺过这个女人。

  他亦忘了今夜,他本是要来让这个女人签订离婚协议的。

  男欢女爱,人世间最让人沉沦的一桩事。

  顾远凛却一直都排斥着,因为他从未找到过,能让自己想碰的人。

  而找不到想碰的人,精神洁癖严重的顾远凛自然不会将就的去随便碰别人。

  一夜的放纵,谁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蛊惑了谁。

  次日。

  秦歌从浑身酸痛的不适感中醒来,她揉了揉眼睛,眉头皱着。

  一偏头,就对上了一张放大的俊脸。

  那张脸生的完美,仿佛是上帝最精心雕刻而成的作品。

  可此时看在秦歌眼里,却让她瞬间瞪大眼睛。

  下一刻——

  还闭着眼睛的顾远凛,猛地被人猝不及防的给踹了下去。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大骂声:“顾远凛你这个死流氓!!!”

  房间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而饶是如此,顾远凛的额角还是不小心碰到了床头柜。

  吵闹声以及额头的痛感,让他瞬间睁开那双深邃如墨的眼。

  而这刚一睁眼,迎面就飞来了一个枕头。

  “顾远凛,你这个臭流氓死变态!你丫的不要脸!”秦歌边用枕头砸他,边悲愤的骂道。

  自己昨晚上不就喝了点儿酒么?这个臭流氓竟然就趁人之危……

  秦歌悲愤欲哭,她早就打算好了,等找到机会,一定要和顾远凛分道扬镳。

  他们俩就不是一路人,秦歌也没打算在好不容易重来的一辈子里,跟这个冷冰冰的男人在一起。

  可现在,竟然还没来得及分道扬镳,就被占尽了便宜。

  “闭嘴。”正悲愤着,顾远凛冷冷出了声,打断她。

  秦歌看着对方看过来,那冷寒如冰的目光,后脊背瞬间感受到了一股凉意。

  她有点不可思议,伸出手指,用着微颤的声音,控诉道:“你,你丫的睡了我,现在还让我闭嘴?”

  这他喵的是渣出天际了吧?睡完就翻脸。

  怕地球都要容不上此等不要脸的渣男。

  顾远凛直接站了起来。

  而他一站起来,秦歌没防备的看到一片白花花,登时又尖叫着用被子蒙住了脸。

  “顾远凛你要干嘛?!”难不成还想再强迫自己一次?

  秦歌反应剧烈,而顾远凛见状,声音则是愈发森寒。

  “阮,轻。”他冰冷的声线里,带着命令的意味:“睁开眼睛。”

  秦歌不想睁开,可迫于对方那摄人的压迫感,她不得不睁开。

  而就在睁开后,秦歌看着顾远凛身上,尤其是胸膛上还有肩膀,以及脖子各种痕迹,脸色别提有多精彩。

  她脸色不住变幻着,看着看着甚至没忍住还咽了下口水。

  “咳。”秦歌这会儿不悲愤了,也不骂人了,底气明显都比刚才短了:“那什么,昨天可能,房间里进猫了吧。”

  秦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嘴里瞎扯:“你知道的,猫爪子很利的……”

  “猫?”顾远凛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昨天夜里,是有只性子挺野的猫呢,爪子不仅利,还会勾人呢。”

  秦歌听到这意有所指的话,嘴角抽了抽。

  顾远凛随手拿了衣服,动作不徐不疾的穿了起来。

  而秦歌眼神飘忽之下,则是恰好看见了床头的一叠纸。

  她没来由的眼皮子一跳,然后将那纸给拿了来。

  在看到最上头明晃晃写着的离婚协议四个大字时,秦歌眼皮子跳的更厉害。

  等顾远凛把衣服穿上,又恢复平日里那副矜贵的,不可冒犯的模样时,秦歌也刚好把离婚协议全部看完。

  “顾远凛。”秦歌将离婚协议摔到床上,眼神直直的瞪向顾远凛,冷冷道:“我们刚睡完,你就要离婚?离婚就算了,你这上面都提的什么鬼条件?”

  顾远凛眉头一挑,睨着秦歌:“怎么?这会儿想要耍赖不签?”

  秦歌指了指那份协议,讽刺道:“你顾家是青城首富,可在离婚赔偿上,就这么寒酸?”

  顾远凛闻言,眸底划过一抹寒意。他开口,声音发冷:“寒酸?像你这样……八千万足够你用上一辈子了。”

  原来的那个阮轻,大概是从小穷惯了,所以对于钱,花的异常抠门。

  如果把这八千万给阮轻,那别说一辈子,再给她几辈子都花不完。

  可现在,站在顾远凛面前的,可不是阮轻,而是秦歌。

  曾经也显赫一时秦家唯一的千金——秦歌。

  “呵,你是不是对女人的烧钱速度,不太了解?”秦歌挑衅的看向顾远凛:“要不要试一下,给我三天,我就能把你这八千万全部花光?”

  顾远凛冷笑了一声:“阮轻,你这是把我当傻子呢?”

  白给她钱,让她去试试能不能花完?

  这女人当自己没脑子么?!

  “嘁,顾远凛,我发现你也真够抠门的。”秦歌嗤笑道:“好歹现在咱们还没离婚呢,我还是你妻子,问你套点儿钱,怎么了?”

  顾远凛墨眸微微眯起,那双深邃如潭的眼里,盛着秦歌看不懂的情绪。

  “一句话,这个婚你到底离不离?”

  “离。”秦歌答应的很爽快,甚至没有一点犹豫。

  “那签字。”顾远凛命令道。

  “不。”秦歌拒绝的也利落。

  而顾远凛则是被她的出尔反尔,激的脸色冷沉。

  “阮轻,你在耍我?”顾远凛猛地捏住她的下巴,眸底满是寒光,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