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倒不如自己渣一把
洛七七2020-01-14 14:552,504

  秦歌跟着迟茵走在商场里,没一会儿,她就忍不住了。

  “迟大小姐,我说,你到底还要盯着我看多久?”秦歌无奈问道。

  她这会儿已经知道迟茵的身份。

  迟茵来自青城名流世家迟家。是迟家这一代最得宠的千金,同时,也是国际闻名的名模,跟顾远凛其实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若不是半路杀出来个阮轻,怕迟茵跟顾远凛还真的能联姻成功。

  所以,迟茵对阮轻,自然是有着浓浓的敌意。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迟茵瞪着她,狐疑道:“怎么忽然间,跟以前那么不一样了?”

  秦歌耸了耸肩,说道:“哪里有不一样?不过是今天换上了妈给我买的衣服。”

  秦歌口里的妈,自然就是顾老夫人。

  迟茵听她这么叫,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

  还没待她发作,就听见不远处有道声音响了起来。

  “茵茵!”

  紧接着,一个人走了来。

  秦歌看见来人,瞳孔骤然迸发出满满的恨意,不过很快,她攥紧手指,迅速让自己恢复平静。

  现在还不行。

  还不能暴露出自己的身份来。毕竟,她借着阮轻的身体,重新活过来,这事太过离奇,不能让人知道。

  她倒是冷静下来了,但宋然就没这么淡定了。

  “啊!鬼啊!”宋然在看到秦歌的霎那,瞬间大惊失色的尖叫道。

  迟茵被她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大跳。

  她们这会儿正站在奢侈品柜台前,来来往往都是些贵妇名媛。

  宋然这一叫,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而且别人看过来的目光,明显带着不满。

  “在这种场合你嚷什么?”迟茵气道:“她不是鬼,是阮轻,我认识好几年了。”

  宋然眼里带着恐惧,但听到迟茵的话,还是微微镇定下来。

  她打量的去看着眼前这个,跟秦歌一模一样的女人。秦歌当时被她跟居延害的惨死,虽说当时她不怕,但猛然看到惨死的人又重新站在面前。

  那种脊背发凉的惊悚感,还是挥之不去。

  而秦歌,在对上宋然小心试探的眼神后,忽然露出一个笑来。

  那笑在宋然看来,别提有多诡异了就宛若是恶鬼从地狱里爬出来,来找她,找她报仇!

  秦歌笑完后,还轻轻的,在她震惊恐惧的眼神里,做了个口型。

  那口型对应着四个字:我回来了。

  宋然再也撑不住,猛地拎起手里的包,对着秦歌,失控的扑了过来。

  “滚开!你这个死人,为什么还要死了还不消停,你去死!去死!”宋然嘴里骂骂咧咧着,整个人又像是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崩溃里。

  秦歌看她扑过来,自然是闪身躲开。

  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一个,被吓成疯婆子的女人的可怕程度。

  在躲避这个女人的过程中,秦歌的手臂猛地碰到了身后的栏杆。

  “啪。”有一道细微的,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秦歌低头一看,自己刚戴的那块表,表盘中间有一个清晰的裂口。

  她皱眉,觉得自己似乎犯了错,心里头的不安感也十分浓烈。

  另一边,迟茵是完全没想到这个她刚认识不久,一直都挺温柔可爱的朋友,会忽然发疯。

  她冷下脸,直接当即立断的去叫保安:“不好意思,我朋友生病了,状况有点不稳定,劳烦你们帮我把她带出去。”

  说完,就领着被保安强制带走的宋然,走了出去。

  身后,秦歌抬起头,盯着还在乱扑腾的宋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来。

  啧。真是不经吓。

  毁了她的眼,杀了她的孩子。

  她如今回来,这报复,可才刚刚开始呢。

  秦歌独自一个人逛了会儿商场,由于阮轻留下来的记忆里,没有关于钱物放在哪的讯息。

  所以,她现在,身无分文。在这里也没什么逛头。

  等回去后,秦歌更是依旧拿不到手机,百无聊赖之下,竟想起了去翻酒柜里的酒。

  她从前就很会喝酒。

  会喝,会品,亦会酿这世上最好的美酒。

  喝到微醺时,秦歌听到身后似乎有很轻的脚步声。

  她没回头,依旧端着杯子,坐在靠窗的高脚椅上,一边晃着睡衣下,纤细的小腿,一边抿着酒。

  顾远凛是回来拿那块手表的,同时,他还将一份婚前协议,以及,刚刚让律师拟出来的离婚协议,都提前带了过来。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刚一进房间,就会看到这一幕。

  从窗户里漏进来的月光,洒在那个女人光洁的脸上,她微微眯着眼睛,唇角处还染着红的似血的酒液。

  许是这酒的后劲儿太足,亦或是今夜的月光,美得太惑人。

  秦歌从高脚椅上跳下来,她转过身子,醉眼迷离的看向顾远凛。

  “哎……你,你是谁?”秦歌晃晃悠悠的走过来。

  她穿的明明是一套素雅的睡衣,可此刻,竟然被秦歌曼妙的曲线衬的无比撩人。

  顾远凛见过的阮轻,向来都是俗气的扎眼,还滥用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招数,一次次的来挑战着他的神经。

  但像今晚这样的。

  这样仿佛是月光化作了妖精般的阮轻,顾远凛从未窥见过。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那双深邃如夜的眸子里,有些沉沉的光。

  秦歌一步步走近,最后在他面前停下。

  娇软的身体,靠进顾远凛的怀里。

  秦歌丢下酒杯,伸出手臂,抱住顾远凛的脖子。

  “我的运气总是太差。”秦歌轻声呢喃道:“看上的男人也总是太渣,与其这样,倒不如我自己渣一把。”

  她是真的醉了,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仿佛把此刻当做自己的梦境一样,为所欲为。

  顾远凛能感受到怀里炽热的温度。

  但他没有将怀里人给狠狠推开。

  眼前的这个女人,太反常了,跟他所认识的那个阮轻,宛若两人。

  而这种反常,让他想要探究。

  秦歌在他怀里低低的笑了一声,呢喃道:“你长的真好看,比宋居延那个渣男好看太多了。”

  “来,好好陪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秦歌有些分不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

  她只当自己还是秦歌,秦家的小姐。

  所以,她要舍了宋居延,让眼前这个好看的,有点眼熟的男人取代那个渣男。

  “你能给我什么?”顾远凛并没有听清楚她全部的话,只是看她现在这副样子,难得的,没了厌恶感,所以故意问了句。

  秦歌一怔,随后,她眨了眨雾蒙蒙的眼睛,手在身上摸了摸,没摸到钱包。

  “唔……没带钱呢。”秦歌嘟囔道:“那这个给你吧。”

  说着,她将手腕上的表,取下递给了他。

  而顾远凛原本被她的反常,激起的探究,疑惑,猜测,都在看到表盘上那碎痕时,全部情绪都被怒意取代。

  “阮,轻。”顾远凛一字一顿的咬牙叫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