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甘蔗男,越嚼越觉得都是渣
洛七七2020-01-14 14:552,145

  顾远凛唇角勾起一抹带着带着冷意的笑,直直看着秦歌的眼睛。

  “我们结婚的时候,拟的一纸协约里,上面禁止了你对我用这个称呼。”

  当初因为母亲,他答应给这个女人婚姻,就已经是他最大的接受极限。

  而婚姻里的东西,比如夫妻间的昵称,亲昵,他不可能再给。

  为了省事,他还特意在结婚前,将协议拿给阮轻签字。

  阮轻只想着嫁给他,想着嫁给他之后就会改变他,竟没丝毫犹豫的就签了。

  秦歌瞬间听明白他的意思:“你这是,要以我犯规的名头,跟我离婚?”

  不得不说,顾远凛从拟定协约之际,就肯定是想好了要用这协约在以后甩开阮轻这个缠人的累赘。

  秦歌是真想给他鼓个掌,结个婚还拟协约,对妻子吧,既然娶都娶回来了,可还没一点儿的责任心。

  当真是新时代优质甘蔗男,越嚼越觉得都是渣。

  秦歌抬手,拍掉他捏着自己下巴的那只手,淡定道:“口头说没用,我现在什么都记不得了,协约拿到我面前再说。”

  许是她的语气太平静,跟顾远凛所预想到的,她会大哭大闹,甚至跑出去找他母亲的情况不一样。

  所以,有这么一瞬,顾远凛觉得有些看不透她。

  “好,协约明天我会送来,希望你到时候,也能像现在这样,安分的遵守约定。”顾远凛冷声道。

  秦歌眨眨眼睛:“既然你明天才送过来,那不如,现在回避会儿?”

  秦歌作势要掀被子:“我现在要换衣服,请问,你还要继续看么?”

  这话一出,顾远凛果然厌恶的转过了身子。

  好像是生怕看到秦歌的身子,会长针眼一样。

  秦歌虽然料想他会嫌弃,但看着对方这么明显的嫌弃动作,嘴角还是撇了撇。

  嘁。

  她可是看过了,阮轻虽然出身很不好,从小到大遭了不少罪,但这具身体却是从头到尾都白白嫩嫩的,而且曲线玲珑,绝对有勾人犯罪的资本!

  “砰。”的一声。

  顾远凛再一次推开门离开。

  而站在门外的小葡,看着黑脸离开的顾远凛,默默算着时间,心里又忧又喜。

  喜的是,这是结婚后,头一回凛少跟夫人待了这么长时间呢。

  忧的是,刚才她在房间里,好像看着夫人总在惹凛少生气……

  “小葡,小葡!”房间里,传来了秦歌的叫声。

  小葡几步跑进去,仰着脸道:“怎么了夫人?”

  衣柜旁,秦歌正瞪着眼睛,站在那里。

  看到小葡,秦歌转过脸,用着惊悚,不可思议的眼神,颤声问道:“这衣柜里的衣服,就是我的?”

  小葡想也不想就点了点头:“对呀。夫人可宝贝这些衣服了呢,每天穿的也很小心。”

  秦歌伸出手,指着面前这装的满满一大柜的,颜色造型又土又丑又俗气的仿佛地摊处理货的衣服,手指直发抖。

  “你是说,我以前,还天天穿着这些衣服?”

  小葡再次,肯定的点了点头。

  秦歌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苍天啊,大地啊,怪不得顾远凛都结婚了这么久,还厌恶阮轻啊。

  就冲着阮轻天天穿着这些恶俗到刺眼的衣服去顾远凛面前晃,还各种花式作妖。

  顾远凛能忍到现在,没买凶杀妻,都算是有点良心了好吧!

  不过吐槽归吐槽,秦歌对顾远凛的印象,还是不太好。

  可能是对方那仿佛天生的矜贵傲气,还有冷冰冰的仿佛不具备情感的态度,以及强大气场,都给人太大的压迫感。

  一整柜颜色缤纷还缀着各色亮片的衣服里,秦歌翻了半天,才终于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件简单素雅的小白裙。

  小葡见她拿起这件衣服,有些不解:“夫人,这件衣服是上回老夫人送的,你不是说不喜欢这件,所以一直都没穿过……现在要穿么?”

  老夫人送的?

  秦歌低头看了一眼还没有剪的吊牌,啧,果然,是一个顶级的奢侈品品牌。

  老夫人送衣服来,可能也是看不下去阮轻的穿衣风格。

  秦歌拿了剪刀将吊牌剪掉,随后换上。

  换好衣服后,秦歌就翻出化妆品来,细细给自己化上一个精致的妆容。弄好一切后,她将一头柔顺的仿佛能直接去拍洗发水广告的长发,尽数散了下来。

  “夫……夫人。”等装扮好了之后,小葡呆呆的看着她,微张着嘴巴:“你好美啊。”

  她,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夫人!

  秦歌看着小葡的反应,笑了笑。

  阮轻长的跟她本就一模一样。而秦歌可是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哪里丑。

  “小葡,我的珠宝在哪儿?”衣服妆容都好了,可是,浑身都没点首饰哪能行。

  “啊?夫人,你没有买过珠宝啊。”

  小葡认真道:“夫人是个很节省的人,除了这一柜子衣服,别的什么都没了。”

  秦歌:“………”敢情这阮轻都嫁入豪门了,还对自己抠?

  秦歌无语了一瞬,忽地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一个表。

  那表特别好看,表盘里仿佛容纳了整个夜空的星轨。

  而且,款式也不分男女。

  秦歌眼睛一亮,直接将表拿了过来。

  “我戴这个好了。”

  小葡挠了挠头,没说什么,但总觉得这块表好像莫名有些熟悉。

  而此刻,正在车上的顾远凛,忽地拧了下眉。

  他从一年前,就在欧洲顶级工匠那里预定的一只表,今天取回来之后,似乎是放到刚才的房间,忘记拿了。

  那块表虽然很美,但因为是用一种顶级的,华美却易碎的宝石来制作的,所以不适合日常佩戴,更适合收藏。

  想想阮轻,算了,那个女人他还是有些了解的,就算表在那里,她也不会碰。

  而殊不知,就因为这点自以为是的了解,没多久,顾远凛就狠狠的肉痛了一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