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觉得你大概是有点作
洛七七2020-01-14 14:552,280

  “那个,你怎么又回来了啊。”秦歌身子有些僵,干笑着开口转移刚才的话题:“是有什么东西忘拿了么?”

  顾远凛冷笑:“是忘了,忘了某人还要送我一片森林。”

  秦歌本来还有些心虚,毕竟编排别人还被当事人发现,着实是尴尬。

  可听对方这语气,再想想他对阮轻这些年的冷落,秦歌莫名来了点火气。

  “你凶什么凶?你对阮……对我不闻不问这么多年,现在我想开了,不在你这儿耗下去了,你还又不高兴了?顾先生,我觉得你大概是有点作。”

  秦歌瞪着眼睛,体内像装了个小拖拉机,对着顾远凛直突突。

  顾远凛眸底划过一抹暗芒。

  “你这是打算换个招数,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呸。”秦歌被他这笃定的语气搅的很暴躁:“你这自恋的也太上头了吧,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了。”

  虽然话是说的利落,可说完后,秦歌还是觉得胸口似乎有一瞬的刺痛感。

  她忽略掉那点痛感,目光直直的瞪着顾远凛。

  顾远凛看着醒来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阮轻,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就算你换了招数,阮轻,我告诉你,我一样不会多看你一眼………”

  “咔哒。”房间的门被人猛地推开。

  下一刻,一个面容精致的长发女孩儿走了进来,她看都没看床上的秦歌,直接冲着顾远凛甜甜叫道:“凛哥哥。”

  顾远凛的反应倒是挺平淡,只淡声应了个“嗯。”

  “凛哥哥,我马上要过二十岁生日啦,今天下午你能不能陪我去挑一下生日宴会上要穿的礼服呀?”女孩儿说话的时候,眼睛亮闪闪的看着顾远凛,一副很期待的表情。

  可顾远凛像是没看懂她那盛在眼里,明晃晃的小心思,只冷淡道:“我没时间,让你那些女伴们陪你。”

  “凛哥哥……”女孩儿的声音听起来好不委屈。

  但看着顾远凛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女孩儿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退步:“那好吧,我让宋然陪我去。”

  本来在一旁默默凑热闹,观看着妾有情郎无意这个瓜的秦歌,听到宋然的名字,脸上表情骤变。

  “你说的宋然,是不是有个哥哥?”秦歌抬眸看向女孩儿,问道。

  女孩儿这才注意到她,而在看到眼前这个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样,浑身都带着软弱气息的秦歌,她眼底划过一抹诧异。

  “对啊。然然有个哥哥,叫宋居延,很优秀。”女孩儿说完,嘲弄道:“怎么?阮姐姐想认识?也是了,阮姐姐对条件好的男人,总是很感兴趣,不然当初也不会缠上——”

  “迟茵。”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远凛打断。

  迟茵一噎,偏过头去看顾远凛,恰好看见对方眼神里的寒意。

  她有点愣。

  对于阮轻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而且父亲还是个杀人犯,所有人欺负她都欺负惯了,也没见凛哥哥制止过啊。

  怎么这次,凛哥哥……

  顾远凛压根没看她,而是眯着眼,冷冷的目光扫向秦歌。

  “你问姓宋的干什么?”

  “我乐意问,关你什么事。”秦歌没好气道。

  她是真没想到世界没怎么小,宋然跟宋居延,竟然还不等她找呢,就主动送到她面前来了。

  而顾远凛今天接二连三的被她用嫌弃的口吻怼着,心里却还认定她这是想另辟蹊径,博取自己的关注。

  因为,阮轻在他这里,这种类似的行径前科太多了。

  他根本就不信对他痴迷纠缠了这么多年的人,会忽然间转了性子。

  “呵,我劝你少耍什么花招。”顾远凛冷笑道。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听的迟茵都快要呆滞了。

  她刚才是不是开门的方式不太对,否则,怎么会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

  这个土包子竟然敢顶撞凛哥哥?

  而还没等她缓过来,更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秦歌直接把顾远凛晾到一边儿,然后眨巴眼睛,看着迟茵。

  “迟茵妹妹,你下午不是要去看礼服么?我陪你啊。”秦歌弯着嘴角说道。

  反正她在这儿连个手机都碰不到,什么消息都获取不到。

  还不如,直接跟着这个女孩儿出去。

  迟茵闻言,眼睛倏地瞪大:“你,你要跟我一起去?”

  这个土包子不是最厌恶她么?现在,竟然提出跟她一起出去?

  迟茵原想拒绝,可瞥见秦歌的脸,在想想对方那向来上不得台面的素质,如果跟她出去…

  那,那自己完全可以让她当众出丑都不自知!

  哼,让她还抢自己的凛哥哥,等下午再好好收拾她。

  想到这儿,迟茵收回拒绝的话,说道:“好啊,那我回去换身出门的衣服,待会儿来接你呀。”

  等迟茵一走,秦歌忽然感受到房间里的气氛似乎有些……有些不太对。

  她抬眸,对上顾远凛那双深邃冷寒的眼,以及对方那释放出来的,迫的人有些喘不过来气的强大气场,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哆嗦完之后,她反思了一下自己跟顾远凛针锋相对的那些话,抿了抿唇。

  这……这自己刚才是不是太暴露本性了,好像怼人怼的有点多?

  顾远凛他可千万别怀疑什么啊。

  不得不说,秦歌的担心其实很多余。不过这会儿她自己并不知道。

  看着顾远凛,她深呼吸一口气,放软了声音,对着顾远凛道:“那个。老公——”

  “啪。”破碎的声音。

  待在房间角落里一直没走的小葡,听到这声老公,瞬间惊恐的失手摔了手里端着的杯子,然后战战兢兢的去看顾远凛。

  顾远凛的脸色,也是阴沉的像被人端了老窝一样。

  “出去。”顾远凛冷声斥道。

  小葡眼里的惊悚还没消散,她看看顾远凛,又看看在作大死的秦歌,转过身朝门口出去。

  因为过度害怕,她走路的姿势都是同手同脚。

  秦歌看的一脸莫名其妙。

  她不就叫了声老公么?阮轻跟顾远凛结婚这么多年,叫这个称呼不是很正常?

  顾远凛冷眸里倒映着秦歌的影子,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

  “阮轻,你犯规了。”

  秦歌:“???”

  这话什么意思?敢不敢把国语说的通俗易懂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