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顾远凛,你对阮轻有没有一点爱
洛七七2020-01-14 14:552,379

  秦歌懵了。

  顾远凛见她这副样子,眼神里似乎没了往日里对自己那浓烈的痴迷,眸底划过一抹异样。

  可那点异样转瞬即逝,还不足以抵消他对阮轻一直以来深积的厌恶。

  “小葡,看好夫人,夫人如果再有什么闪失,你知道后果。”冰冷的威胁,让站在一旁的小葡,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好,好的。”小葡战战兢兢道。

  而坐在病床上的秦歌,手指因为用力紧攥着而泛着青白。

  她咬着唇,努力消化着脑海里忽如其来的,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

  “顾远凛,我救了你母亲,你说过报酬随我挑的。”

  “顾远凛,你母亲让我们结婚呢,你必须要娶我,否则你妈妈会生气的,她可是有严重的心脏病,不能受气。”

  “顾远凛……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你都不想碰我么?”

  一幕又一幕的画面,挤的秦歌头脑胀痛。

  顾远凛原本已经直起身,准备离开。

  可忽然间,手腕陡然被攥住。

  他低头,对上秦歌一双漾着水的眸子,那眸子里像是含着无数疑问,声音微颤:“顾远凛,你对阮轻,有没有一点的爱?”

  说这句话的时候,秦歌其实是觉得自己有些不受控制。

  这话……更像是还残留在这具身体里,那个真正的主人所说。

  而顾远凛,则是依旧冷着那张俊美无铸的脸,薄唇吐露着无情的两个字:“没有。”

  “啪嗒。”有一滴泪从秦歌的脸颊滑落,与此同时,身体里也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顷刻间消散。

  秦歌原本还有些不受控制,这时候,陡然又恢复了自由。

  她有些微怔,抬起右手,擦了擦眼角的湿润。

  刚才那句发问,应该是这个身体最后一点顽固的执念在作祟吧,而眼前这男人,终究是让那抹执念,化作了绝望,就此消散。

  想到这一点,在想想脑海里那些多出来的记忆里,都是这个男人冷冰冰的样子。

  秦歌收回还攥着对方手腕的手,没忍住,抬眼说了句:“您觉不觉得您有点渣?”

  阮轻对他多年深情,竟换不来他的一丝动容。

  顾远凛墨眸微微眯起,打量着眼前的秦歌。

  阮轻在他面前,一向都是卑微、楚楚可怜的乞求着他能给她点爱。像刚才那句指责,似乎有些奇怪。

  被对方窥探的视线笼罩着,秦歌莫名生起了一种快要被看穿的感觉。

  她垂下眸子,看着床单不说话了。

  如果再说多,被眼前人发现自己根本不是真正的阮轻,那么……那么自己怕有可能被送进实验室里供人研究。

  顾远凛的眉头轻蹙,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忽地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屏幕,脸色骤然变得有些难看。

  紧接着,他拿着手机转身离开。

  而秦歌目送他离开,撇了撇嘴。

  顾远凛。这个名字,她已经想起来是谁了。

  青城这个被称为国家命脉的经济之城里,顾家则是在此盘根多年的最大世家,而顾远凛,是这一代顾家这个庞大世家集团的继承人。

  就连她曾经的未婚夫,那个衣冠禽兽宋居延,比起顾远凛的身份来,连给顾远凛提鞋都不配!

  “夫人。”正在脑海里思索着更多的事情,忽然,站在一旁的小葡,凑了过来。

  秦歌猝不及防对上她发红的双眼,眼里原本因为宋居延生出来的恨意,瞬间退散。

  “夫人,你吓死小葡了。”小葡抽噎道:“下次你可不能再做这种傻事了呀。”

  秦歌嘴角抽了抽,看着面前貌似真心在为她难过的小葡,她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因为,在原主阮轻传递给她的记忆里,只存有跟顾远凛有关的一点儿回忆,其他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个。”秦歌一边吐槽着阮轻这个恋爱脑,一边迟疑着道:“我好像,真的有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是谁?”

  “什么?”小葡听到她的话后,傻眼了。等反应过来,立马眼圈的泛红度又加深了。

  “夫人,你是阮轻啊,是顾家的夫人。”小葡说着说着,就急了:“不行,我再去叫医生来给你看看吧……”

  “等等。”秦歌一把拉住她,有些无奈道:“我知道我叫阮轻,但别的呢,比如说,我的父母亲人这些信息。”

  小葡闻言,嘴巴微微张了起来,眼睛里满是诧异:“夫人,你是真忘了啊。你没有亲人的啊。”

  “嗯?我是孤儿?”

  “那倒不是,就是你只有父亲还在世,只不过他在监狱里……因为故意伤人被判了无期徒刑。”小葡说到这儿,语气有些弱。

  秦歌:“………”

  秦歌默了默,这个阮轻的身世,似乎有点惨啊。

  不过,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拥有这个叫阮轻的新身体,那她,绝对会珍惜的,好好活下去。

  宋居延,宋然,害过自己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而顾远凛,这个一看就像尊煞神似的,让阮轻那么悲伤的存在,也还是尽快抛开吧。

  秦歌很快调整好情绪,对着小葡露出一个笑来:“对了,能不能给我一个手机?”

  她现在是有太多的事情清楚,所以,她急需要通过发达的网络,来了解一下。

  “额,这个。”小葡有些支吾。

  秦歌一愣:“我不会连个手机都没有吧?”

  原主有顾夫人这个显赫的身份,怎么说也应该经济不愁的吧?连手机这么常见的随身用品,都没有?

  小葡抿着唇,弱弱道:“因为夫人你以前总是会给老夫人打电话告凛少的状,所以……所以凛少就直接禁止你用手机了。”

  说完,小葡都快哭了:“夫人,你看,凛少这次也赶回来了,你还是别再给老夫人打电话了吧,到时候凛少不高兴,又会,又会让你也难过的。”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这个阮轻是恋爱脑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个告状精?!

  秦歌真是对她无语至极。

  “你放心好了,我这次真不是要告状。”秦歌说着,还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道:“对顾远凛,我这次真是看开了。”

  “虽然他长得还挺好看,但天涯何处无芳草,干嘛非拔一棵草。我啊,从今天开始,要去寻找别的草了。”

  装13的话刚落下,秦歌就看见,顾远凛竟然不知何时又回来了。

  而且,看对方那望过来冰冷的眼神,秦歌心里当即就咯噔一声。

  糟糕,她现在算不算试图给丈夫戴绿帽,结果惨被当场发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