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谁
洛七七2020-01-14 14:552,571

  “哒哒哒。”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了起来,在这空旷的谷底,显得格外清晰。

  来人穿着一身张扬的红裙,蹲在地上这个满身血污,右眼上还缠着纱布的女人面前。

  “啧,嫂子,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子,看着有多惨吗?”女人明艳的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嘲弄,还有明晃晃的得意。

  秦歌浑身都在剧烈的痛着,她双手紧攥成拳头,用着唯一还完好的左眼,死死的瞪着来人。

  这个人,是她的未婚夫最疼爱的亲妹妹,宋然。而她对宋然,也一直当成亲妹妹一样对待。

  就在她刚从悬崖上掉下来前,她们俩还开心的在通着电话,聊着之后出院她即将嫁入宋家的事情。

  可却怎么都没想到,正说着话,她忽然就被人从背后狠狠的推了下来。

  “哈哈,你是不是很想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宋然看着秦歌此刻惨兮兮的样子,忽然畅快的笑了起来:“秦歌,我总算是等到你变成现在这样了!”

  为什么?!

  秦歌嘴里还在吐着血,她的瞳孔里满是错愕震惊。

  她不明白那个最爱黏着她对她撒娇的女孩儿,现在为什么却在用着这种巴不得她死的眼神看着她!

  她拼尽努力,却奈何受损的声带让她半个音节都吐不出。

  宋然看着她这副濒死时挣扎的模样,忽地伸出手。

  她的手指抚上秦歌缠着纱布的右眼,在后者痛苦的目光里,猛地按了下去。

  那骤然迸发的疼痛,仿佛是在四肢五骸中流窜着,秦歌浑身都在发抖,可哪怕瞳孔里流出血泪来,她始终发不出一个字眼。

  啊——

  双眼猩红,鲜血随着她的嘶吼还在不停的涌出,可山谷寂静的像是没人,一阵凉风吹来,让人毛骨悚然。

  秦歌身上的冷汗和鲜血黏在一起,整个人看起来悲惨的像被丢进了地狱里。

  宋然看着她痛苦,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秦歌,你知不知道,你跟我哥哥在一起之后,我就恨死了你。”

  宋然的手,还狠狠的按在她绑着纱布的右眼上,说出来的话,却字字见血。

  “我才是最爱我哥哥的人,你凭什么要跟我抢他!”

  宋然的嘴角带着笑,手上染满了秦歌的血:“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跟我哥哥根本没有血缘关系,我们俩啊,早已经在一起了。”

  什么?!

  秦歌死死瞪着她,不敢相信从她嘴里听到这惊世骇俗的话

  就算不是亲兄妹,可也顶着兄妹的身份啊!这种荒唐又可笑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她眼前。

  秦歌不愿意相信。

  明明宋居延是她的未婚夫,他说过,会娶她,会爱她一生一世……

  “其实你还是被我哥哥亲手推下来的呢。”宋然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秦歌严重受损的声带,因为太过激动,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嘶声。

  她还是不能信宋然说的这一切。

  宋居延绝不会那样对她!

  可是——

  “看到这个了么?”宋然忽然拿出手机,播放了个视频。

  秦歌瞬间瞳孔紧缩,视频的画面,她再熟悉不过。

  画面里,一向温润如玉的宋居延,竟然在她背后,对着她露出厌恶的表情。然后……亲手在背后将她推下来。

  骗子。都是骗子。秦歌的脸上满是浓的化不开的恨意。

  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她要杀了他们!

  “啧啧,看你这想杀人的目光,可真有意思,也不枉费我刚才故意把这段画面拍下来了。”

  宋然站起来,踢了踢她:“不过,你还能撑多久?从这么高的悬崖掉下来,我本来以为,你会当场死亡呢。”

  “既然你还有一口气,那我就再告诉你一点儿秘密,你上次不小心在意外中失去的眼睛还有那个没保住的孩子,其实啊,都是我早就安排好的。”

  这话里透出来的真相,让秦歌的情绪更加激动愤恨起来。

  她试图挣扎着,试图爬起来,爬起来为自己那失去的眼睛,失去的孩子,报仇!

  可是,她根本就撑不住。

  瞳孔的光芒渐渐涣散,在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听到宋然说:“秦歌,如果不是图你手上握着的秦氏遗产,你以为,哥哥真的会娶你?”

  “呵呵,等你死了,你的所有遗产,我跟居延,都会为你好好保管。”

  恨。滔天的恨,在胸膛里翻涌着,可是,秦歌却是再也坚持不住,眼睛不甘的瞪着,身子却慢慢凉透。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青城里,一座位于山脚处的别墅里,正乱作一团。

  “快来人啊,夫人又跳河了。”

  “医生,医生快来!”

  “糟了,夫人心脏骤停!快点,准备心脏复苏!”

  好吵的声音。

  这是,哪儿?

  秦歌再睁开,就出现在一间陌生的房里,身子透明着,飘在半空。

  眼前有医生在忙碌的抢救着床上的人,床尾处还有穿着保姆衣服的小姑娘,哭的眼睛红肿。

  秦歌茫然的飘到那张床前,下一刻,在看到床上那人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后,瞳孔骤然睁大!

  “怎,怎么回事?”

  秦歌不敢置信的看着床上的人,颤抖的伸出了手。

  然而,她的手却直接从面前的床,穿了过去。

  秦歌低下头,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唇色发白。

  她,她是死了么?

  可床上这个人,又是谁?!秦歌茫然的看着对方,虽然她们俩有着一样的面容,但秦歌知道,那不是她。

  因为,她没了眼睛,坠崖时又摔的血肉模糊,而眼前这人,却是浑身上下除了脸色有点苍白,看起来一切都好好的。

  就在秦歌越来越茫然的时候,忽然,病床上猛地亮起一股正常人都看不到的白光。

  而秦歌,瞬间没入白光里。

  三天后。

  “啊!!!”尖叫着醒来的秦歌,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的脑袋好疼,有好多混乱的记忆在脑海里乱窜着。

  她捂着脑袋,难受的不行。

  “装够了么?”一道冰冷的嗓音,却忽地响了起来。

  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生着一张恍若天神般俊美的面容,可是看向她的目光,却是实打实的厌恶。

  秦歌看着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的冷意,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

  “你,你是……”秦歌感觉他很眼熟,可是,一时间没记起来对方的名字。

  顾远凛听到她嘶哑的声音,眉头皱了皱,眸底划过一抹不耐。

  “失忆?”顾远凛声音里满是厌恶:“这把戏你已经玩过了一次,现在还想再装一次?”

  秦歌一脸懵:“你到底在说什么?”

  “听不懂我什么?”顾远凛不耐的冷笑道:“阮轻,自杀失忆的招数,我看够了,下次,换点花样。”

  而秦歌在听到这话后,不知怎的,忽地白了脸,颤巍巍的问道:“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

  顾远凛见她小脸惨白,不知为何,竟然不太像从前故意装出来的那个样子。

  他眉头依旧皱着,不过目光里的厌恶,却没刚才那么深:“阮轻,你还装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