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她不是阮轻
洛七七2020-01-14 14:552,623

  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容忍被这样质疑。

  尤其是像顾远凛这样矜傲的男人。

  他冷冷的注视着秦歌,眼神里含着危险的意味。

  秦歌还没察觉到,她正气鼓鼓的跟顾远凛对着瞪眼睛,那气势,像要跟他比谁的眼睛大!

  “呵。”忽然间,顾远凛笑了。

  秦歌被他笑的一愣。

  怎么回事?顾远凛……这是被自己气傻了么?

  还没等秦歌从疑惑中反应过来,就骤然被顾远凛攥紧了手腕,再次压了上来。

  浓烈的,侵略性的气息,迎面扑来,紧裹着秦歌。

  秦歌被他接二连三的冒犯,小宇宙都要被气炸了。

  “顾远凛,你丫的犯什么疯病!”秦歌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在奋力反抗之下,竟然也没让顾远凛占多少便宜。

  顾远凛一只腿钳制着秦歌的下腰,手则是紧紧的将秦歌的手,压到枕头之上。

  “你不是怀疑我的能力么?那我就让你好好的,清楚的感受感受,我到底需不需要去医院。”

  眼看着就要吃大亏,秦歌终于认清他们两个人体力的悬殊,开始怂了。

  “停!!!”秦歌叫道:“顾远凛你停下!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上次的意外,她就当是被狗啃了。

  而被啃了一次就已经够长教训了,她坚决不能被啃第二回。

  顾远凛动作微微停滞,低头俯视着她。

  因为刚才的动静,秦歌此刻长发凌乱着,衬着精致的妆容,显得别有一番美感。

  “顾远凛,你下来。”秦歌的气息微喘,她呼着气,说道:“我们有话好好说。”

  顾远凛眯着眼睛,深邃不见底的眸光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一样。

  砰,砰,砰。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似乎错了一拍。

  气氛莫名陷入了迷之的沉默。

  最后,顾远凛冷哼了一声,神态又恢复了对她的厌恶,从她身上起开。

  他一离开,秦歌立马拿被子牢牢裹紧自己,一副防备的姿态。

  顾远凛见状,冷笑道:“我要是真想做些什么,你以为你这样有用?”

  秦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敢再跟他对着怼。

  这会儿的顾远凛感觉像随时都能抽风一样,她还是怂一会儿吧。

  秦歌这一不说话,房间里愈发安静。

  顾远凛冷眸里倒映着她的影子,明明是跟以前一样的脸,可似乎,除了这张脸没变——

  别的地方,再跟从前都没什么相同点。

  “阮轻。”顾远凛忽然叫了声。

  因为叫的到底还是阮轻这个名字,所以秦歌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等她慢了一拍,抬眸应时,正好对上顾远凛打量的眼神。

  那眼神太过锐利,仿佛要把她从里到外,都清楚看透了一样。

  秦歌心里一紧,忙开口,试图打断他的窥探:“你叫我做什么?”

  顾远凛眯着眼睛,像是捕捉到了她眸底那一闪而逝的慌乱。

  “你的变化太大了。”顾远凛慢声道:“我在想,是有什么原因,导致你做出了这么大的改变?”

  听他问出这话,秦歌眼里的慌乱更多。

  她攥着床单,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

  “咳,你真想知道原因?”秦歌语气虽然听着平稳,但却没敢直视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里,盛的暗芒让她害怕。

  顾远凛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嗯,说吧。”

  这巨大的反差,让顾远凛原先就生出的探究欲,再次涌现。

  秦歌大脑里极速转动着各种念头,同时,她嘴上也没停。

  “我做了一个梦。”

  秦歌紧抓着被单说道:“梦里,我爱上了一个人,那个人,他也说他爱我。为了那人,我付出了一切。”

  “可最后,我却发现所谓的爱都是假的。打着爱的名义,他弄瞎了我的眼睛,害死了我肚子里的宝宝,最后,和他的情妇一起,亲手将我推下悬崖。”

  秦歌原本还只是想随便编个故事应付顾远凛,可鬼使神差的,她把自己亲身经历的,都说了出来。

  “从这个梦里醒来后,我就明白了,这世上,唯独爱是最最不可靠的,所以,我决定放过你,也放了我自己。”

  而说这话的秦歌没有发现,此刻的她,眼里的悲,眼里的恨,都是那样真切。

  真切到让顾远凛对她所说的,无法怀疑。

  “就是一个梦,让你性情大变?”顾远凛声线冷淡的问道。

  “对。”秦歌竭力忍住眼底那难以自抑的酸意,抬起头,对着顾远凛笑道:“以后啊,我都不要什么狗屁爱情。”

  “我要钱,要名,要开心快活。”

  顾远凛有一瞬的沉默。

  最后,他开口,依旧是冰冷到不近人情的表情:“你要钱可以,但你提出的离婚补偿,我不会给。”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够精明。

  除了要巨额的金钱外,还把主意打到了顾氏的股份上。

  谁不知道顾氏集团价值过百亿,哪怕拥有百分之几的股份,每年吃的分红,都足够普通人挥霍几辈子!

  听他不同意自己的条件,秦歌也不继续煽情。

  她从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瞪着顾远凛,不让分豪:“拿不到那些东西,就别想让我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顾远凛闻言,竟然出奇的没恼。

  他只是看着秦歌,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底牌一样。

  那眼神让秦歌不解。

  “你怎么不急了?也不逼我了?”

  顾远凛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阮轻,我忽然发现,离婚协议,我可以容忍你以后再签。”

  “什,什么意思?”秦歌看着再次迫近自己的顾远凛,莫名有些慌。

  顾远凛眯着眼睛,淡声道:“你不愿意跟我离婚,可以。但夫妻间,你该履行的妻子义务,我也有权利享受。”

  这话说白了,就是不离婚,秦歌就要陪他同房!

  秦歌听到这话,骤然瞪大双眼。

  “你丫做梦!”

  顾远凛墨眸眯起,正要说什么,忽然,嗡嗡作响的手机因为振动,骤然掉了下来。

  顾远凛眼疾手快的伸手接住,同时,在接稳之后,点开了屏幕,察看是谁在一直消息轰炸。

  “凛哥哥!你家里的那个女人,不是阮轻!她是秦歌!我朋友宋然认识她!”

  “凛哥哥,你看这些照片啊!”

  “凛哥哥,你快点回我。别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危险!”

  顾远凛点开那些照片,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了。

  顾远凛的瞳孔有一瞬的紧缩。荒谬,可笑,是他一开始的念头。可是越看,顾远凛越发觉,可笑的似乎是自己!

  怪不得,怪不得一个人会在突然之间,性情大变,原来,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阮轻?”顾远凛胸腔里翻涌着几乎不可自控的滔天怒意,他最容忍不了,被人欺骗,那简直是对他智商的嘲弄。

  他明明很愤怒,可眼底却是一片平静。宛若暴风雨即将来临前,那暗藏云涌的平静。

  对上秦歌困惑的眼,顾远凛开口了,声音很轻,却带着让人不可忽视的,仿佛要大难临头的危险感:“或者,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秦歌?”

  秦歌闻言,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浑身仿佛过了电般,僵硬在原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