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她可以证明自己是阮轻
洛七七2020-01-14 14:553,334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片刻,秦歌便回过神来。

  顾远凛将手机直接丢进她怀里,墨眸迸发出的冷意却让她下意识挺直了腰椎,淡然的拿起他的手机看着。

  “啊——”

  秦歌看着照片里那一张张自己生前的照片,纤细的手指捂住微张的红唇:“天啊!这个人怎么这么像我?”

  顾远凛看着她夸张的表情,剑眉微拧:“你这是要否认照片里的不是你?还是觉得所有人都是傻子?”

  “不啊,怎么可能是我?顾远凛,你老婆我你都认不出来?”镇定下来的秦歌白了他一眼。

  秦歌已经死了,她是阮轻。

  “呵,手段还真是高明!”顾远凛上前一步,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地掐住她白皙的脖子,墨眸闪过狠厉。

  “说!真正的阮轻在哪里?”

  他的声音更冷,如地狱里的鬼魅般,让人想逃。

  慌乱过后的秦歌特别的淡然,因为被掐住脖子,呼吸难以上来,面色迅速涨红。

  可她却没有认输,唇角扯起笑意:“顾远凛,我、我是不是你结婚多年的妻子,你都不敢确认?”

  好不容易说完一句话的秦歌,能感受到呼吸越来越不顺畅。

  难道她重新获得的新生,就要葬送了吗?

  她还没报仇……

  不甘心!

  “好,我给你机会证明。”顾远凛冷冽的开口。

  随后松开掐着她脖子的手,将她甩在床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重新获得新鲜空气的秦歌半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美眸含着恼怒,却不敢再开口。

  “啧。”

  秦歌睥睨的扫了他一眼,语气很是不屑:“还要怎么证明?DNA检测够不够?堂堂青城顶级财阀CEO居然如此没脑!”

  面对他忍下来的愤怒,秦歌一副熟若无睹。

  “很好。”顾远凛紧咬着牙龈发出二字。

  在死一般寂静的房间里,忽然发出“砰”的一声。

  秦歌的视线被吸引过去,冲进房间的正是给顾远凛发消息没有回复的迟茵!

  只见她满脸通红、焦急地跑进来,拉着顾远凛的手臂,气喘吁吁道:“凛哥哥!你还好吗?这个坏女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她的话音落下,紧随着进来的是脸色苍白,满眼恨意的宋然。

  顾远凛将她的手甩开,冷眸满是疏远,薄唇微抿。

  “凛哥哥……”迟茵被他的举动伤到,弱弱地喊了一声,随即瞪着秦歌大喊,“你的心思真歹毒!你为了得到凛哥哥的钱,居然敢代替阮轻!”

  是了,要不是宋然告诉她,这一切她们都被蒙在鼓里。

  秦歌倨傲的仰着脖子,睨了眼迟茵:“迟茵,你宁愿相信一个巴结你的人都不信我?”

  如今的秦歌特别轻松,她和顾远凛提出可以DNA检测,至于结果如何,不是她现在该担心的。

  若是面上输了,那她就彻底的输了!

  “你叫宋然是吧?”秦歌瞥了眼宋然,从床上起来整理了下衣服,美眸散发着幽深以及意味不明的眼神。

  宋然下意识的后退,要不是迟茵拉着她,怕是她会再一次逃走。

  顾远凛冷冽的墨瞳扫过去,宋然攥紧了衣角,格外愤怒的指着秦歌:“秦歌,为什么?我哥哥那么爱你,你却因为爱慕凛少,把我哥甩了还绑架无辜的人!”

  在她声嘶力竭的指控下,秦歌则无聊的玩弄着头发,脸上趣味没有少。

  嗯,这是宋然的老把戏。

  若不是死过一次,她可能早就感动了!

  在宋然解释了一大堆后,房间里的气氛忽然凝聚,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扫向床上兴致盎然的秦歌。

  最后先开口的还是迟茵,她上前娇滴滴的看着他:“凛哥哥,我们将她送到警察局吧?”

  “不……不要!”门口传来一道悲戚的女声。

  床上淡然的秦歌立马拧眉,紧盯着跪着爬进来,已经哭的泪流满面的小葡,她的眼睛有点红肿,似乎在外面已经哭了很长时间。

  “凛少,我、我能作证,她就是夫人啊!”小葡跪在顾远凛的脚边,泪眼朦胧的为秦歌作证。

  本以为不会被感动的秦歌看到这一幕,心里非常的不好受。

  迟茵不悦的皱眉,不耐烦的将小葡拉开:“说不定你被收买了呢?你证明的有用吗?去了警察局一切都说的清楚!”

  “好啊!”秦歌站起来,美眸含着怒意紧盯着迟茵。

  与其纠缠下去,伤害到无辜的人,倒不如去证明证明,宋然是吧,等着。

  “宋小姐,你要知道诽谤罪情节严重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想必你来之前就已经熟知了吧?”秦歌红唇微张。

  宋然有点害怕,若是闹大了,说不定她害死秦歌的事情也会被揭开。

  不知道真相的迟茵好笑的看着她:“你说你,就算要扮演阮轻,也要像一点吧?我们和她认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为人?”

  “很好,那还多说什么?”

  秦歌视线挪到顾远凛身上,他身上的低气压正在一点一点的扩散,让她……有点怂!

  但现在不是怂的时候!

  ……

  从医院出来的秦歌挑眉看着一言不发的顾远凛,眉眼上染着笑意:“瞧瞧,这么帅气的脸变成黑不溜秋,不觉得可惜么?”

  “你最好不要给我耍花样!”顾远凛墨瞳紧盯着她。

  一身大红色短裙的秦歌笑颜如花的点头:“嗯哼,我先走了~”

  DNA鉴定结果最快5个工作日,但按照顾远凛的手段来看,最慢,明天就能知道结果。

  与其在煎熬着,倒不如放松一点。

  顾远凛的目光从她潇洒的背影挪开,深邃且让人看不懂的墨瞳里闪烁着疑惑,她如果真是阮轻,一个人的变化真会这么大?

  大到宛如两个人般。

  不远处的迟茵见他出来,快步上前,凛哥哥三字还没出口,顾远凛就上了劳斯莱斯,车子如驽箭离弦般迅速开出去。

  站在原地的迟茵吸了满满的尾气,她恼怒的跺了跺脚。

  宋然走上前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结果出来不就知道了吗?她不是阮轻,你成为顾夫人岂不是指日可待?”

  迟茵回眸扫了她一眼,傲娇的抬起头:“你最好祈祷你说的是真的,否则……”

  “放心吧,她曾经是我哥哥的女朋友,就算是她化成骨灰,我也记得!”

  宋然一双眸子散发着恨意,本以为死透了的秦歌忽然回来,甚至在商场里冲着她说“我回来了”,这一幕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迟茵点头,不再理会她,转身上车。

  劳斯莱斯里,顾远凛沉着脸拨通了号码:“把秦歌的资料送到我书房里。”

  电话那头的助理韦初一愣,随即应道:“好的。”

  挂完电话后,顾远凛心里特别的郁闷,似乎是一股郁结在心中,只要一想到变化如此大的阮轻,他就烦躁。

  累了一天的秦歌回到别墅,看见小葡还在掉眼泪,忍不住扶额。

  “怎么还在哭?”秦歌拧眉问道。

  小葡见她安然无恙的回来,高兴的跑了过去,抽泣着:“夫人,您、您没事真好,我以为凛少会、会将您……”

  “好啦,我这不是没事吗?”秦歌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怪可怜的哭成这样,真是让人心疼。

  小葡上下打量着她,见她真没事才彻底的放心下来:“晚饭夫人想吃什么?我让兰嫂给您做。”

  秦歌摆摆手,她没有一点儿的胃口,却还是说道:“你让兰嫂看着做就好,我先回去休息。”

  说话间,她精致的五官流露出疲倦,小葡也不在打扰。

  秦歌回到房间后,先是拿着睡衣去洗澡,脑海里却盘算着,万一出来的结果证明她不是阮轻怎么办?

  难不成要撕破脸吗?

  她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

  秦歌洗完澡后,就听到小葡说顾远凛回来了,没有心思应付的她也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去迎合他。

  书房里。

  顾远凛看着桌面上的文件,一动不动,反倒是让小葡进来。

  不明所以的小葡瑟瑟发抖的站在他的面前,沉默,书房传来死寂般的沉默,让胆小单纯的小葡害怕的不敢喘一口大气。

  三分钟后,顾远凛紧抿着的唇才微张:“夫人回来后有什么异常吗?”

  大脑不在线的小葡一愣,回过神后摇头:“没有,和以往一样。”

  “你应该知道撒谎的后果。”顾远凛墨瞳扫了她一眼。

  小葡立马跪在地上,声音夹杂着颤抖:“真的没有异常,夫、夫人和以往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多了点疲倦。”

  “出去。”薄唇轻吐二字。

  小葡连滚带爬的逃出书房,再继续待下去,她绝对会窒息而亡!

  诺大的书房剩下顾远凛一个人后,修长的手指才将桌面上的文件拿起,一页一页的翻开。

  第一页右上角赫然就是秦歌的证件照。

  秦歌,秦家唯一一位千金,父母意外死亡后,给予她留下数千万财产。

  她的脸和阮轻极其相似,相似到百分之九十五!

  当他翻到最后一页后,墨瞳变得幽深,瞳孔里散发着诡异,向来冰冷、面无表情的顾远凛多了一丝难以捉摸的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