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敢做就要敢当!
洛七七2020-01-14 14:552,296

  文件最后一页写着——

  秦歌坠崖于半个月前,并且连葬礼都没有!

  面对这重大消息,秦家大小姐的陨落,却无人问否。

  顾远凛重新翻阅了下文件,最后拿着秦歌生前的照片,以及阮轻的照片。

  如果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是两个人!

  主卧室里,累了一天的秦歌,已然在舒服的床上睡着,进入梦乡里的她再一次经历那一场永生难忘的噩梦。

  次日早晨七点。

  睡梦中的秦歌在感受到一只沉重的“猪腿”中醒来,她呢喃着睁开眼:“该死!谁将猪腿丢在我身上的?”

  话音刚落,白皙的小脸一片绯红。

  入眼的是顾远凛肌肉十足的胸膛……

  “啊!该死该死!”

  秦歌尖叫着,将被子重新盖在顾远凛的身上,还有点迷糊的她立马惊醒过来:“大哥?!你有没有搞错?”

  在她醒来之前就已经清醒的顾远凛缓缓睁开双眼,冷眸对上焦躁的秦歌,沙哑的声线响起:“怎么?欲拒还迎?”

  “不是!”

  秦歌有点难以理解他的脑回路,昨天还掐着她的脖子质疑她不是阮轻,现在却?

  确定不是大型打脸现场吗?

  “在DNA检测结果还没出来之前,你我之间是不是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秦歌胡乱的揉了揉秀发。

  顾远凛慢悠悠的坐起来,裸露出来的胸肌让人忍不住咽口水。

  “重要么?”男人抬眸,墨瞳和她视线对上。

  秦歌下意识的挪开视线,重要么?当然重要啊!

  “不重要?既然不重要,那你就给钱!”秦歌毫无顾忌的伸出手,一副“别想占便宜”的表情。

  顾远凛拿起白色的衬衫穿上,薄唇勾起讥笑:“秦家大小姐应该不差钱吧?更不会堕落至此来卖身体?”

  “……”

  尼玛,渣男!

  “顾远凛,结果没出来之前,你没资格说我。”连自己妻子都认不出来的男人,根本不配说她!

  顾远凛穿好衣服后,慢条斯理的准备离开房间。

  “站住!”秦歌叫住他,眉眼闪烁着冷清,那她给行吧?

  他不耐烦的转过身体扫了她一眼。

  只见她转身往衣帽间走去,一分钟不到,她手上多了块价值连城的手表,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昨晚的服务费!”

  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强行丢在他身上,转身往浴室走去。

  “用我的钱买来的手表做服务费?”男人薄唇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

  浴室门口的秦歌敛起眸中的怒火,抬眸:“不行?连我是谁都弄不清楚,你有脸躺我身边?你的钱我买的东西,那就是属于我的。”

  顾远凛一双墨瞳紧盯着她俏丽的小脸,许久才开口:“好,很好。”

  一大早有气没地方发的顾远凛,刚打开房门,就看见顶着黑眼圈,眼巴巴的望着门打开的迟茵。

  “凛哥哥,你还好吗?她有没有对你怎么样?”迟茵一脸担心的问道。

  顾远凛直接无视她往楼下走去,迟茵愤恨的瞪了眼主卧室,立马跟在他身后。

  迟茵小心翼翼的问道:“凛哥哥,结果出来了吗?然然说的没错吧?这个女人一定是想代替阮轻成为你妻子,说不定阮轻现在已经……”

  “闭嘴!”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给打断。

  迟茵只好撇撇嘴,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半小时后,秦歌穿着一袭粉色长裙,黝黑的秀发披散在肩膀上,脖子上是一条钻石项链,当她从楼梯上下来时。

  发现迟茵早已经将她看呆,连带着顾远凛也多给了她一个眼神。

  化了淡妆的秦歌低头看了眼裙子,这是她昨天刚买的,穿在她身上不好看?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秦歌扫了他们一眼。

  小葡端着一杯蜂蜜水走过来,夫人说早上一杯蜂蜜水可以让她感受到一整天都是甜蜜的。

  顾远凛默不作声的将视线挪开,迟茵则是怨恨的瞪着她,这个女人给了她很大的危机感!

  “结果马上就会送过来,秦小姐,你要是主动说出阮轻在哪里,说不定凛哥哥能放你一马!”迟茵一脸为她着想的表情。

  秦歌哼笑了一声:“哦。”

  她心里越是紧张,脸上的表情就更加的淡然。

  一顿早餐过后,顾远凛的助理韦初拿着文件夹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喊了句“凛少”后,便将文件直接递过去。

  顾远凛并没有接,直接道:“你来宣布吧。”

  秦歌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莫名的紧张起来,她放在餐桌上的手已经攥紧,掌心上全是冷汗。

  只是她面上不显。

  韦初用眼神冲着秦歌表示尊敬后,打开密封的文件直接念了起来:“现夫人和前夫人的DNA结果显示是一个人,夫人和夫人父亲的DNA结果显示的是亲生父女。”

  “什么?”迟茵惊讶的捂嘴。

  下一刻直接将文件抢了过去,震惊的查阅着。

  而得到结果的秦歌暗自松了口气,攥紧的拳头慢慢松开,嘴角上的笑容很是妖艳。

  迟茵难以置信的望着结果:“不、不可能!然然说她不是阮轻!凛哥哥,一定是这个机构被她收买了!她这么有钱,这点小事怎么可能做不到?”

  秦歌听了表示非常愤怒,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腾”地站起来。

  一双美眸蕴含着怒意:“迟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怀疑我动手脚?你该不会是看上我老公了吧?所以才和你那所谓的朋友想出这么一招!”

  “我……”迟茵的脸色更加苍白。

  她喜欢顾远凛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被直接点出来的难堪,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

  秦歌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望着她:“你什么你?别说不是!先是说我是秦大小姐,现在还继续侮辱我的人格,难道迟小姐不知道法律的公正吗?”

  被质问的迟茵惨白着脸看着顾远凛,娇柔的开口:“凛哥哥,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

  “够了。”顾远凛出声打断。

  内心怒火熊熊燃烧的秦歌怎么能让这件事揭过?

  有了第一次一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难不成她每一次都要抽血去证明?

  “这件事没完!”秦歌愤恨的瞪着顾远凛,将她吃干抹净不花钱,还要踹掉她,这也就算了。

  居然怀疑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