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终南
红麻子2019-11-29 18:162,184

  有些想法一旦滋生,就不能压持得住。

  所以,宁致远在又一次走遍了异花宫之后,给自己寻找了一身书生袍服穿上,腰间挂了一把长剑之后,装了一些银子和铜钱,慢慢试探着走出了他在这个世界待了这么久的异花宫。

  临走出异花宫大门的时候,宁致远还专门检查了自己身上的衣物以及携带的所有东西,以他一个古玩商人兼古文字研究生的目光,觉得没有破绽能够蒙混住这里的土著以后,才放心大胆的走出了异花宫。

  “大不了小心一些,发现不对再回来重新打扮就是了。”

  他这样想着,下了山。

  不错异花宫就是在一座山上,而且还是一座不小的土山。

  宫殿式建筑的周围,倒是种满了桃树,宁致远由此知道,这是北方,不是南方。

  “终于走下来了。”

  尽管他并不感觉到累,但是一直提着心的滋味,却也不好受。

  但当他想要抬手去擦头上不多的汗水的时候,就听身后有着异响。

  他想都不想,飞快向前跑出老远,觉得安全了,才回头看去。

  惊异的发现,就是他刚刚走下来的那座山丘,连同那上面的异花宫,乃至于那些种满山坡的桃树一起,被骤然而喷出的火焰所笼罩,尽管能够感觉到那火焰的温度,但他的心里却是咋发冷。

  “这要是晚下来一步,自己还有命么?”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他就猛然感觉到,这股火焰似乎也是天劫的一部分,而且还是由于他这个无辜之人的存在,才使得天劫雷火,等到这个时候,才会再让离开以后爆发的。

  “不会吧?居然还能这样?那当初雷劈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躲着我?”

  宁致远有些疑惑,但随后,他就知道了原因。

  就在那能够焚山煮海的火焰当中,居然有着接连不断的魂灵在那火焰中被净化,然后脱离原本异花宫那座魔窟的束缚,进入到一个漩涡当中,瞬间消失不见了。

  “倒也是,一个吃人妖物的地方会是什么干净地方?居然禁锢了这么多人的魂灵。”

  “可就是没有早些知道,否则的话,多地写有用的东西出来多好?”

  宁致远看着火焰,可惜地说道。

  在针对异花宫的火焰熄灭之后,他赫然发现,这个地方怎么那么眼熟呢?

  原本巨大的山丘,经过天劫雷火的熔炼,居然缩小了太多不说,就连那熟悉的样子,都让他想起了自己经过朋友介绍而租下的拿出修行宝地。

  不死心的辨认了许久,宁致远终于确定,不错,就是那个同样种满了桃树的小山坡。

  “难道这就是我沦落到这里的原因?”

  不够现在说什么不都晚了?

  所以,将信将疑,充满了怀疑的宁致远,倒是明白了,自己究竟身处哪里了。

  终南山,而且还是楼观附近的终南山。

  知道了身在何处,就好办。

  要知道,以终南山楼观这种地方,即便是历经了沧海桑田,但大致的地理环境变化并不大不说,就是后世的这个地方,由于发展旅游和保护文物的缘故,许多的遗址什么的,早就被那帮考古的人给摸得一清二楚得了。

  更何况当初为了找到一处修炼的好地方,就是宁致远自己都下过一番苦功的。

  所以,在知道了是这个地方之后,宁致远根本不用犹豫,更不需要找人问路,直接按照自己记忆中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用多久,他就看到了一条官道。

  “我记得,“山曲曰盩,水曲曰厔。盩厔县,其地山环水复,因名‘盩厔’。这条官道和后世一样,那头通往长安,而这头不远则是盩厔。那我就去盩厔一走。“

  看到官道,宁致远稍作分辨,直接一扭身,踏上了官道。

  走了许久,他倒也遇到了一些行色匆匆的路人,观看之下,明白自己的打扮基本无差,也就放心下来。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一个外来者如果是鹤立鸡群的那种,就表示着麻烦要来了。最好的就是融入当地的人群之中,才是最好的自保之道。

  但就在宁致远放心下来,行走之际,忽然路边一处巨大树荫之下,一个带领家中仆役正在休息之人,忽然看到了缓步走来的宁致远,心里一动,站起来开口招呼道。

  “路上这位师君,可否过来饮茶一盅,稍作歇息?”

  听到居然有人招呼自己,还喊出师君这个有些异常的称呼,不由得让宁致远扭头看去。

  开口那人,如今已经是站立起来,双手抱拳躬身,只是一张笑脸,却是正看着自己,显露出一片真诚。

  “倒也有些口渴,多谢。”

  看对方不但衣着华丽,而且携带奴仆,车马不少,还称呼自己师君,宁致远本不想过去,但不知怎么心里一动,开口回应之后,走了过去。

  “在下终南土著钟家钟尹,见过师君。”

  宁致远知道,所谓的师君,可是蜀中天师道也就是俗称的五斗米道中一方祭师的称呼,自己明明是书生打扮,这么这位钟尹口口声声,恭恭敬敬的称呼自己师君呢?

  疑惑之间,看向这位钟尹。顺着他带有微微笑意的目光看过去,宁致远这才明白了。

  如今的天师道,太平道,或者什么修行之人来说,磕不像后世,道士俗家分的极为清晰。

  不但如此,如今的天师道,可是以血脉家族传承的。可还没有出家一说呢。

  而自己所穿的自以为是书生的装束,实际上不过是一件和书生装束相近的衣服罢了,而且腰间所悬挂的玉佩和那口他原本以为的佩剑,却是毫不掩饰的天师道法剑。

  当时他看这口剑也是开了锋刃的,就以为是文人佩剑而已,根本没有多看以及多想。

  现在听到师君这个专有称呼之后,用心一看,这才明白,感情自己穿的居然是一身如今道门才会有的祭酒的服饰。虽然不是专有的那种,但却是不到一定的高度,绝对没有人敢于冒充的那种。

  “见过钟先生,在下齐郡宁致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