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钟家
红麻子2019-11-29 18:162,143

  “齐郡宁致远?”

  钟尹一听宁致远报出的名号,就是一愣,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遇到的这个天师道的师君,居然是远在齐郡的一个世家子弟。

  可是,虽然说随着天师道的那位三代天师张鲁投向曹魏一来,天师道的势力已经开始传向关中以及还有向着关东蔓延,但远在临淄的齐郡居然也有道门世家的存在?

  但这不是钟尹怀疑的理由,毕竟谁也不会冒充别家子弟的,至于对方师君的身份,光看他腰间的法剑等级就能确定了。

  不是到了一定高度的天师道师君,别说能够有着这种等级的法剑,就是摸摸这等法剑,可都会受伤的,绝对不可能还敢挂在腰间。

  所以,已经认定宁致远绝对是道门高人的钟尹倒是没有坚持自己的疑惑,也许是有道门高人,去到临淄收的高徒也说不定不是么?

  总之面对一个天师道的师君,该鱼的恭敬还是要有的。

  “原来是齐郡来的师君。不知如今在哪里落脚?我终南钟家也是天师道的信众,如果师君有暇,去我家盘桓几天如何?家中老人最是好为信道的。”

  钟尹看着一身潇洒,连行李都没有的宁致远,居然直接发出了邀请。

  这倒不能怪宁致远,谁让他只是打算出来询问一下具体的情况,然后在决定自己去哪里。可谁知道,刚一离开那座异花宫,天劫遗留的天威,居然就毁了那个地方呢?搞得他如今除了一身衣服一把剑,还有些三碎的随身银两铜钱之外,真的是什么都没有。

  根本不像一个远路来的旅人。

  宁致远一听钟尹所说,眼中一亮,嘴上却推脱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你我不过萍水相逢而已。”

  在家中负责家族对外事务的钟尹,看到宁致远发亮的眼光,再听他口中话语,就明白他是愿意,但却有些不好意思直接答应就是了。干脆也就亮明自己的身份。从怀中一个隐秘的地方,取出一样东西,对着宁致远说道。

  “师君不用推脱,其实我也是道门弟子,不过是平日不好随意表露身份就是了。我家本就在前面不远的镇上,而且师君远来,也得给一个本地同道亲近的机会不是么?也好大家共坐论道才对。”

  宁致远一看对方拿出的东西,就知道那是一张天师道给予入门弟子的道篆神箓,是一种相当于后世的皈依证之类的东西,用来表示持有人天师道门正式弟子的身份的。

  要知道,如今的天师道,由于份属道门的太平道张角三兄弟发动的黄巾起义,搞得朝廷不管是曹魏还是晋朝,都对于道门持有一种不反对不支持,隐隐还有警惕的态度,远不是后来,道门兴盛时候的模样。

  宁致远虽然也是修行之人,却不是道门弟子,但也熟悉一些道门内幕,所以,一看便知。

  “既然如此,那我就叨扰了。”

  本就无处可去的宁致远,一看钟尹实心相邀,不答应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何况看钟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族,却也是殷实富户,而且钟尹还是道门弟子,这对他熟悉如今的一切,倒是个极好的对象。

  而对于钟尹来说,自家的这个道门弟子身份的来历,是个什么路数,那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不过是用钱上供换来的罢了。

  这不但是对于家族的生意有着好处,就是自己也是有着向道之心的。好容易遇到一个外来的师君,要是不紧紧抓住,岂不是要遗憾终身?

  就这样,目的不同的两个人,一个无处可去,一个得遇高人,也就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钟尹很自然的邀请宁致远和自己一同上了马车,在钟家仆役的簇拥下,赶往钟家。

  盩厔钟家,本就是当初曹魏时候司隶校尉钟繇的别家分支,所以,到了大晋王朝,虽然不是高门名宦,却也殷实的紧。在终南这一代是绝对的大户。

  但是,它却不在盩厔县城,而是单独在县城以外,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立起了一座小镇,作为终南钟家的根基。

  钟尹是终南钟家的嫡亲大儿子,自然是下一代钟家的家主。

  他的父亲如今年事已高,大多数时候,并不理事,家中一切全有钟尹做主。

  而钟尹倒也勤勉,利用自家毗邻褒斜道的便利,行走汉中,前往蜀地,贩运川中特产粮米,同时也往蜀中带去关中货物,用于牟利。

  因此他才会熟悉天师道,并加入其中。

  要知道,汉中,乃至于蜀中各地,那可是张天师的起家修行之地,有个道门弟子的身份,对他来说,有着太多的便利的。

  不但对于家族的生意有着助力,就是他自己以及家人,那也是信奉道祖,崇拜天师的。

  所以,遇到他认为的师君宁致远,那是怎么都要邀请回去钟家暂住,也好随时讨教,并且提高一下钟家地位不是么?

  出于这种目的,钟尹一路对于宁致远恭敬有加,直到到了钟家门口下车,他都是一副恭敬的模样。

  “刚才路过的那座庙宇是个什么地方?”

  让钟尹没有想到的是,宁致远刚下车,就直接问道。

  “师君说的是那个啊?土地庙而已。”

  “香火怎么样?”

  “当然旺盛。”

  “可否派人带我前去看看?”

  宁致远一听,就马上说道。

  他怎么都想不到的是,在异花宫中,他曾经听说过的前去恭贺宫主大婚的那个山神土地中的土地庙居然就在钟家所在的镇子上。

  刚才路过的时候,分明看到那里,只有香火,却没有神光,这就代表着这个时候,庙中神明已经陨落。

  就让他更加确定,这里的土地,绝对是被天劫灭掉的那个。

  所以,他才会有些亟不可待的提出这个要求。

  钟尹听到宁致远的要求,尽管觉得有些诡异,但却还是答应了。

  “既然师君想去,钟尹自当领路。”

  “那就好,我们走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