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破庙
红麻子2019-11-29 18:162,134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虽然不知道宁致远为什么会一下车就要去土地庙,但钟尹还是交代仆役给家里老太爷说一声,他领着路上结识的师君去土地庙了。

  但一进土地庙,别说宁致远,钟尹直接就被里面的景象给吓住了。

  镇子上的土地庙,语气说是庙,到不如说是一座土地堂合适。因为它并不大,根本没有院子,只是一座一进三间的房屋而已。

  倒是青砖建成的。

  一进门,迎面就是神位上,土地公公的塑像,左右各有一员文吏侍立。这是正堂。

  而两边还各有一间小得多的开间,有小门和正堂相连。原本是为着守护土地庙的人所准备的。

  但镇子人少,不用专门有人守庙做庙祝,所以,倒是一直空着,里面放些杂物而已。

  每天晚的时候,镇上的更夫会过来转一转,冬天寒冷,打更的时候,还会在这里躲躲风寒。至于镇子上要来这里上香的人,本来就是这里的住户,大家都熟悉,谁也不会动神庙里的东西的。

  所以么,除了逢年过节,其余时候的这里,除了一些家中有事,过来相求的人以外,大多数时候,是不大会有人专门来这里的。

  而如今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连更夫都不会没事进来看看的。

  但是,也就是这么一座土地庙,怎么说也是一方福德正神的道场,里面神位上的土地公公塑像,连同左右文吏的泥塑,居然全部一模一样,被什么力量直接从脑门正中给一劈两半,虽然裂痕并不是那么整齐,但是个人都看的出来,那力量绝对不小。

  而且作为道门弟子的钟尹,难道还能看不出这是出了大事?

  怪不得师君一下车,就要来这里看看,感情是有妖孽作祟,连土地神都给杀了啊。

  想到这里,钟尹忽然身体一抖,感觉到一阵阴寒。

  “不行,我要禀报家里,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一方土地不但是福德正神,而且还是这一方的守护者,现在居然会有外来力量连土地公的神像都给毁了,那会怎么对待这一方土地上的人?

  这绝对是足以引起地方士绅,乃至于官府震惊的大事。

  国之大事,唯戎与祀。

  如今的时候,可不是后世,各种神仙佛祖应有尽有,能够得到朝廷祭祀,加之朝廷容许民间自行祭祀的除了宗庙社稷以外,就会各家各户的先人家庙了。

  至于神明,除了天帝以及不多的山川大神以外,那就是各处城隍土地了。

  除了这些,至于别的么,还是别想了。

  牵涉极大的人,可是会直接关进大牢,甚至还会直接斩首的都有。

  所以,如今的庙宇,除了一些不多的朝廷认可的庙宇道观之外,许多修道之人,还都是直接用牌位或者黄麻纸写上名号,用于拜祭。

  至于说塑像?根本没有。

  也正是由于这种禁令,即便是天师道这种已经被朝廷得知的几乎就要传遍天下的存在,也只能是祖孙师徒相传,在家族内部繁衍,所以才会有的天师道世家的这种存在。

  毕竟人家祭祀自家先人或者师父,朝廷总不能也不让人家祭祀吧?这属于孝道以及尊师重道的范畴,不会有人故意针对的。但要是大规模聚会,难道你要重启太平道?那就是涉嫌造反了。

  所以说,这也就是宁致远初到这里,并不是太了解这个时候的一些东西,所以才会看到诡异,急冲冲的让钟尹带他来到土地庙。

  但凡他知道一些这个时候,朝廷官府对于黄巾借助太平道起事的忌惮,他都会先和钟家沟通以后,再作出相应的举动。

  但当他看到钟尹那急慌之下,有些失态的样子,已经晚了。

  “来人,快叫镇上三老以及家族长者过来,就说土地庙出大事了。在派人飞马前往县里县衙报信。免得出了大事,为祸人间。”

  钟尹顾不得和宁致远商量,就做出了决定。

  然后回头就冲着宁致远一个大礼,拜了下去。

  “不是师君道法高深,看出这里异样,还不知道镇上居然出了如此大事。多谢师君,救我钟家一门。”

  说完之后,还要再拜,却被宁致远直接拦住,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开口解释说到。

  “刚才经过这里的时候,我就诧异,这里居然聚集如此多的香火之气,却不见神光存在。原本以为是有着不轨之徒聚会,准备作乱,所以,在到了门口才开口询问。没想到居然是土地神所居之处。这就太过骇人了。所幸你并不以为我在胡闹,带我来此。如今却还不晚,虽然这里土地神陨落,但未见有什么古怪异常。放心吧,应该不会有事的。”

  听到宁致远的安慰,钟尹也镇定下来。不管怎么说,自己半路上遇到的这个师君,绝对是有着大功果大法力的高深存在,只是在土地庙前,走过一遭,就能看出这里有着异常,有他在,还惧怕什么?

  想到这里,钟尹伸手恭敬德清宁致远走出庙门,早就有钟家奴仆从左邻右舍借来板凳,要请两人坐下等候。

  毕竟钟家才是镇子上的第一大户,说是镇子的主人都不为过。除了如此大事,在没有结果以前,自家少家主是绝对不会离开的。而那位师君,更是不能离开,他要是走了,谁来庇护镇子上的这么多人?

  听到派去的人,说土地庙出了大事,连神像都被毁了,所以不管是三老还是附近的亭长,以及钟家的长者,都来的极快。

  先进入土地庙看了究竟,才走出庙门。商议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那个亭长却看着宁致远,脸上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问道。

  “这位外乡人,你是哪里人,做什么的?为什么来到这里?”

  所谓亭长,自秦汉以来,乡村每十里设一亭。亭有亭长,掌治安警卫,兼管停留旅客,治理民事。

  “齐郡宁致远,游历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