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撞煞
爆炒花生2019-12-10 10:142,621

  赵浩走了过去,将任夫人扶了起来。

  九叔将符水灌进了任夫人的嘴里,任夫人喉头不停地动。

  “拿痰盂。”

  九叔扶住了任夫人,赵浩赶紧去拿痰盂。

  痰盂刚过来,“哇”的一声任夫人就吐了。

  黑色的,如同头发一样的物体从任夫人嘴中出来,落在地上不停地蠕动。

  看上去恶心至极。

  “师父,这是何物?”

  赵浩在书上还未曾见过这种东西。

  九叔望着地上的黑色头发,示意赵浩丢过去几张驱邪符。

  赵浩听话的掏出白符丢在上面。

  符篆丢在上面如烈火浇油,房间之中传出来一种令人作呕的恶臭。

  【叮,宿主灭除一丝煞气,得到10点福报】

  【叮,宿主灭除一丝鬼气,得到10点福报】

  【叮,宿主灭除一丝鬼气,得到10点福报】

  【叮,宿主灭除一丝鬼气,得到10点福报】

  九叔又拿出了一张符篆,甩指点燃之后,屋子之中气味为之一清。

  “这是煞气郁结之后形成的煞!一般体弱女子,老人和小童都容易受到此物影响。”

  他不解的补充了一句,“这阳宅可是罕见的好风水,怎么会煞气如此浓郁。”

  赵浩也不清楚。

  另外一边,他听到外面传来了嘈杂声音。

  似乎是有人说话。

  等到听见一声女声的时候,已经迟了。

  任婷婷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我都说了,妈妈生病要去看医生,不是请这些神神叨叨的人来……”

  话还没听完,门就被大力推开,那地上差不多被燃烧殆尽的煞气找到了生路,朝着外面飞速而去!

  “小心!”

  赵浩一声大叫!

  他看到大门洞开,一个肥硕的人影首先出现在九叔和赵浩的眼帘之中。

  赫然就是阿威!

  他殷勤的替气呼呼的任婷婷推开大门,那些煞气猛然冲向了他!

  准确的说,是他身后的任婷婷!

  阿威转头和任婷婷说话,还未转过头,就被那些煞冲进了身体。

  入煞之后的阿威一声不吭,如朽木一般倒在地上,牙关紧闭,眼帘死锁。

  他昏迷了过去。

  任婷婷反而是没事。

  赵浩:“……”

  九叔:“……”

  “啊!”

  任婷婷看到刚才还活奔乱跳的表哥倒在地上,发出了尖叫!

  任老爷在远处听到声音跑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他气喘吁吁的问道。

  第二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阿威。

  “他这是?”

  任老爷看向九叔,却听到九叔背后妻子的咳嗽声。

  听到妻子的声音,阿威立刻被他忘在了脑后,他几步就来到了床前,看到睁开眼睛的妻子。

  惊喜的嘴唇都在颤抖。

  任婷婷也惊喜非凡,她捏着裙子几步就来到了床前,九叔和赵浩识趣的走出了屋子。

  “师父,这个胖子怎么办?”

  赵浩很恶意的在他的肚子上踢了一脚。

  阿威就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小人,在原电影之中没少折腾九叔。

  “我先替以后被你冤枉的九叔,要回一点利息。”

  赵浩心中想着。

  九叔看了一眼阿威说道:“没事,煞被化的差不多了,他一个阳气十足的男人,顶多就是打几个喷嚏。”

  “该他受的。”

  既没有生命危险,也不会留下后遗症,九叔就懒得管他。

  赵浩自然乐的看到这一幕。

  他将香案布置好,九叔拿起了桃木剑和招魂铃,拴在案子上的小黑狗对着屋子里面狂叫。

  九叔看着这只还不到他巴掌大,奶声奶气的小黑狗,有些无言。

  “任老爷,任小姐,烦请出来一下,我要开始做法彻底驱除夫人的煞气了。”

  任老爷拉着任婷婷离开了里面,站在九叔身旁紧张的看。

  任婷婷还想要说些什么,被任老爷严厉拉住,不许她说话。

  她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了。

  这方世界,底层小民,中层商人和上层军阀都知道鬼怪之事。

  反倒是任婷婷这种温室里的花朵,诸事不知。

  九叔开始做法,口中念念有词,走着禹步,祈告上天。

  一阵风吹了过来。

  在场之人无不打个寒颤。

  如今虽秋风料峭,大中午却也算温暖,这陡然一阵寒风,从何而来?

  九叔闭着的双目突然睁开!

  “八卦镜!”

  赵浩将八卦镜放在他眼前,九叔咬破了手指,在八卦镜上一划!

  “对准房门。”

  赵浩听话的将八卦镜对准了房门。

  一阵黑气蒸腾!在镜子之中,这房间几乎就成为了鬼蜮,到处都是黑色的煞气。

  任老爷在旁边看到了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

  就连任婷婷也不做声了。

  不过她虽然不说话,胆子倒是很大,不时看一眼八卦镜,再看一眼房子。

  九叔用桃木剑挑着一张黄符,将一把香表在自己面前点燃之后,将符篆指向了屋子,大喊一声:“敕!”

  只见一阵狂风席卷,让在场之人都睁不开眼睛。

  那风过后,八卦镜上,一丝黑气都不见了。

  拴在一旁的黑狗也不吠叫了。

  “任老爷,夫人的病大约是好了,不过今后几天,要请大夫好好调理。”

  “我懂得,我懂得。”

  他激动的从衣服里将自己的金怀表递给了九叔。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九叔还要推辞,任老爷不由分说就将礼物塞进了九叔的手里。

  “九叔,这不拿着我心里不安!”

  任老爷态度坚决如铁,九叔只好收了起来。

  赵浩看着任老爷,觉得他真是老奸巨猾。

  报酬是报酬,那都是生意范畴。管的了你,那是本分,管不了你,那也无话可说。

  毕竟都是生意。

  可这礼物送出去,那就是情分,再经营一下关系,那就是朋友。

  朋友有难,九叔这样的善心人不会不去帮忙。

  金链子怀表虽价值不菲,可九叔本事价值更高!

  赵浩心知肚明。

  这任老爷生意做这么大,看来也是有他的原因。

  那么在以后的迁坟之中,自己是不是应该死保任老爷?

  他是一个大主顾,而且知书懂礼,为人豪爽,和这样的士绅打好关系,没有坏处。

  赵浩心中这么想着,那边九叔已经和任老爷聊上天了。

  九叔还是坚持家宅不靖,阳宅风水绝对是没有问题。

  唯一出问题的这可能是阴宅。

  哪怕出了这等大事,任老爷似乎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并不想要将阴宅的事情和盘托出。

  拿了酬劳,赵浩和九叔离开了这里。

  等到九叔赵浩走后,任老爷把自己关在书房一袋一袋的抽旱烟。

  只有家中老仆人才知道,任老爷只有在纠结不已,心中苦闷难当的时候,才会抽烟。

  “二十年。”

  屋子之中还有任老爷一个人。

  他磕着旱烟袋子自言自语。

  “二十年,还有三个月就二十年了,那时候就是迁坟吉时。那风水先生说过,不到二十年,不要迁坟,更不许和别人说起此事,否则家中鸡犬不宁。”

  “我到底要不要说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师傅是林正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师傅是林正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