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任小姐的请求
爆炒花生2019-12-10 10:142,493

  任老爷陷入了纠结之中。

  他并非不识好歹之人,这么多年生意顺风顺水,若是没有祖坟相助,他是不相信的。

  可同时随着二十年限的越来越近,家中处处不安宁,就连生意,都一落千丈。

  这其中,有没有祖坟原因?

  任老爷不清楚。

  他靠在了椅子上,心力交瘁。

  赵浩和九叔却没有他这么纠结。

  他们回到了义庄。

  秋生将义庄打扫的干净无比,九叔心中暗暗点头。

  不曾想,在门后转出来一个妇人,正是秋生姑妈!

  秋生为了拜入九叔门下,这些天来连家都不回。

  他是孤儿,从小被姑妈收养,姑妈也没有儿子,将秋生视为己出。

  她打听到秋生不回家的原因,得知是秋生想拜师之后,她全力支持!

  只要秋生能够学到本事,将来有一碗饭吃。

  当道士没有什么不可以。

  她今天来,就是特意来求情,想要九叔收下秋生。

  赵浩和秋生去收拾棺材,九叔和秋生姑妈坐在厅前聊天。

  过了半晌之后,九叔和秋生姑妈走了出来。

  秋生期待的看着九叔。

  九叔则是咳嗽了一声,这才说道:“这样吧,秋生,你先留下。”

  “不过你吃住都要在义庄,有没有意见?”

  哪怕是在妖魔横行的世界,义庄也还是被许多人嫌弃,认为它危险,晦气。

  许多人都不愿意靠近义庄。

  秋生听到之后,开心不已,点头说道:“我愿意。”

  “既然愿意,那就好。”

  九叔说道:“我先观察你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再收你为徒。”

  “你愿不愿意?”

  “我愿意。”秋生高兴地想要跳起来。

  赵浩也很满意,终于舒服了。

  以后的山泉水,都不用自己挑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赵浩干完了活儿,香甜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赵浩开门。

  一个老实憨厚的,剪了个妹妹头的男子站在义庄门口,进退为难的样子。

  赵浩还有些没认出来,可定睛一看。

  这不是文才吗?

  咦,怎么秋生拜师之后,文才就来了。

  他记得清楚,文才是个胆小怯懦的性子,虽然大节不缺,小毛病倒是不少。

  按照现在九叔的样子,他并不缺徒弟,也不想收徒弟。

  文才应该不会被九叔收入门墙才对。

  不过看到文才手上的信件,赵浩有些理解了。

  难道他也是一个被举荐过来的人才?

  赵浩开口询问道:“你是来找九叔的?”

  文才明显有些胆怯和拘谨,闻言点了点头,开口低声说道:“我是来找九叔的。”

  “既然是来找九叔的,那就和我进来吧,远道而来,我给你泡一杯茶你先暖暖身子。”

  “还没吃早饭吧?”

  赵浩将他安置了过来,倒上了一杯热茶,找了两个福饼,让他先垫一垫,充充饥。

  “九叔,九叔。”

  九叔在后院练习拳法,赵浩对他说道:“九叔,外面有一个后生找你。”

  “一个后生?”

  九叔疑惑的问道。

  他和赵浩来到了前厅,看到了文才。

  “你是,文才?”

  九叔看着他,有些不敢相认。

  文才看到九叔,激动不已,都快要哭了。

  赵浩在一边看着这一切。

  九叔看着文才,似乎很有触动。

  文才是九叔一位故人的后辈,他和那位故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将书信递给了九叔,文才偷偷看着赵浩和周围的环境。

  九叔将信件仔细的读了一遍,这才开口说道:“你先留在这里吧。”

  赵浩走上前来对着文才说道:“我给你准备一间房子,和我走吧。”

  文才看了九叔一眼,九叔点头他才过去。

  看起来文才还是有些胆怯。

  看到赵浩带着文才出去看房子去了,九叔消停坐下想喝一杯茶,就看到义庄进来了一个人。

  任婷婷冲了进来。

  经历过昨天的事情,她其实对于鬼神之事,也开始些半信半疑。

  和现在的时代相比,经受过教育的任婷婷显然更有主见。

  任老爷没有儿子,为了保证自己任家的家产不落到别人手里,他一直在培养任婷婷,打算找一个上门女婿。

  以后孩子还是姓任,买卖全部留于外孙。

  任婷婷找到九叔,九叔有些意外。

  “你来这里有何贵干?”

  任婷婷长出了一口气,她来之前就下定了主意:“九叔,我们家的问题,是不是真的在阴宅上面?”

  被问了这个问题,九叔也不敢保证。

  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按照道理,阳宅没有问题,那应该就是阴宅。”

  憋了半天,他又说道:“也有可能是单纯的运气问题。”

  只不过这话九叔自己也不信,运道差的情况他见过,可是首先运气不会突然变差,都是会有一个过程。

  再说了,运气变差也不会导致一宅子的人每天都要见血。

  更重要的是,身为主母,煞气入体,这根本不是运气差可以解释的。

  九叔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任家任老爷还在,任小姐做不了主。

  去偷窥人家祖宅的阴宅是犯忌讳的事情。

  乡贤虽然敬重九叔,可一码是一码。

  事关家族兴衰,怎么可能由着九叔胡来?

  所以九叔只好这么模棱两可说了。

  任婷婷很着急,她想要带着九叔去看看自己家的阴宅,可看九叔这样子,他是不想去了。

  这怎么办?

  她来之前,就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出。

  她在一边急的跳脚。

  九叔也爱莫能助,他斩妖除魔,制鬼降尸,可这种人世间的家事,他并不擅长。

  赵浩来到前厅,就看到任婷婷失望离开。

  赵浩望着她的背影,目光转移到了九叔这里。

  一道符篆在九叔手里燃烧起来。

  “怎么了?”

  赵浩吓了一大跳,以为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没有料到九叔面露喜色。

  “哈哈哈,你四目师叔要过来了。”

  “四目?”

  提起来四目,赵浩就想起来那个永远笑嘻嘻,看似不正经,实际上却手段高超,十分富有的茅山道士。

  四目挣的是辛苦钱。

  给人运送尸体回家!

  民国时代交通不方便,许多人客死他乡尸体不能落叶归根。

  茅山道士恰好有一种道法,可是暂时将尸体化作僵尸,带回故里安葬。

  这些僵尸都是行尸,怨气不大,归乡之后,一口殃气散出来,安葬下去并就和平常尸体一样。

  这是一门十分赚钱的生意,四目道长这些年走南闯北挣了不少钱。

  更重要的是,四目师叔还是一个武器达人!他降妖除魔的武器上到铜钱剑,下到桃木剑符篆,各个型号应有尽有。

  这见到了自己师兄收徒,怎么着也得表示表示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师傅是林正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师傅是林正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