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从未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断雁西风2019-12-26 17:083,507

  第一卷  第2章 本章字数3251

  陆晨扶住母亲,以免母亲摔倒。

  宫怀柏打量了一会陆晨,哈哈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脑子有病啊,哎,本少宗主关心百姓疾苦,最看不得此事,来人,代我送一百两纹银。”

  这时,阴洛宁说道:“不用,她就是与我三叔有婚约的柳婉莹,哼,自身有婚约,居然还与他人厮混,未婚先孕,把我们阴家的脸面都丢尽了,这种人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阴玄盛不言不语,冷眼旁观。

  宫怀柏闻言,带着淡笑说道:“没想到是不遵三从四德的贱妇啊,那没必要可怜了。”

  陆晨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他们杀光,奈何刚穿越回来,身体与灵魂都很虚弱,连扶着母亲都极为勉强。

  众人就要走,一名云剑宗弟子小步跑了上来,带着一脸嬉笑说道:“师兄,难道您不觉得有点眼熟吗?他就是上个月被逐出宗门的陆晨啊。”

  云剑宗弟子都知道宫怀柏故意没认出陆晨,毕竟谁都见过宫怀柏仗势欺辱陆晨,而且还不是一两次。

  后面的众人闻言,议论道:

  “前两天我听说他回来了,当时还想在想是不是衣锦还乡,没想到是被逐出宗门了啊。”

  “少宗主没印象,莫非他不是内门弟子?不会是当了几年杂役弟子吧,哈哈。”

  “这不一定,可能是我们当年听错了,直接成为长老内门弟子的是洛宁大小姐,一定是陆晨那混球顶替了洛宁大小姐,骗了我们。”

  有些人就是这样,见不得比自己好。此时看到他人跌落,开始落井下石,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添油加醋宣传一番,满足一下自己的优越感。

  宫怀柏再次打量了一会陆晨,惊讶道:“哦!原来这是陆师弟的家啊,难怪从上个月起没见过你了,原来是回来照顾母亲,也是,母亲有病,儿子理当尽孝。”

  他还故意将尽孝二字咬的很重,让云剑宗弟子们忍俊不禁。

  陆晨一脸阴沉,这宫怀柏这次不光侮辱他,还咒他母亲,不可饶恕。

  宫怀柏,迟早有一天你也会给你母亲尽孝的,而且不会太久。

  阴洛宁哼了一声,说道:“柳婉莹,你难道就没想过,你儿子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配得上我吗?”

  阴玄盛也淡淡说道:“我好像从来没把洛宁许配给你儿子吧?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

  柳婉莹还想开口辩驳,陆晨立即说道:“娘,不要说了。”

  见此,就算柳婉莹是傻子也知道在云剑宗发生了什么,哀叹一声,认命了。

  阴洛宁怒道:“真是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种。”

  柳婉莹闻言,更是气的双手发抖,指着阴洛宁,突然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陆晨大惊,立即抱住母亲,让其坐在地上。

  抚摸脖颈,脉搏还在,呼吸平稳,暂时无事。

  只是此事过后,母亲卧床不起一年,最后郁郁而终,到现在陆晨还忘不了母亲临走时的眼神,她没想过自己如此信任的人突然间会说出这种话。

  难道历史要再次轮回吗?

  不甘,愤怒,怨恨,陆晨带着杀气定看向宫怀柏与阴洛宁。

  宫怀柏冷笑一声,收回目光,并不认为陆晨对他有威胁。

  阴洛宁也带着笑意,缩回马车内。

  阴玄盛面相宫怀柏,笑道:“少宗主,现在误会解开了,还请移步寒舍。”

  宫怀柏笑道:“小婿来金云,不去岳丈家说不过去。”

  阴玄盛内心甚是高兴,立即驱马前行。

  陆晨坐在地上,看着昏迷中的母亲,愤怒到了极点,冷声喝道:“阴玄盛,阴洛宁,宫怀柏。”

  声音中带着杀气,瞬间弥漫山林,令车队马匹腿一软,跪在地上,哆哆嗦嗦不敢前进,就连宫怀柏与阴玄盛胯下骏马也焦躁不安,原地踱步,无法控制。

  不少仆人更是觉得头皮发紧,似乎觉得自己被厉鬼盯上,随时可能会被碎尸万段。

  整个树林一片寂静,似有万千杀机潜伏。

  这一刻,要不是灵魂刚从时空裂隙出来,受伤严重,连最低限度运用天地法则牵引源气都不能,不然他真会把眼前这群人全部杀掉。

  况且,他觉得现在杀了阴洛宁与阴玄盛太便宜他们。

  哐当一声,一匹拉车的马腿一软,倒在地上,令车上的箱子掉落在地,里面尽是银锭。

  阴洛宁所坐的马车摇晃不停,吓得她掀开门帘,带着惊惧,看向陆晨。

  “三年后,我会亲自登门,向阴家讨要个说法,至于云剑宗,有这种少宗主,日后必定会成为一方恶霸,与魔门同流合污,与其日后作恶,还不如提前铲除,无须五年,云剑宗将会从西楚除名,我陆晨,以十方神灵之名发誓,说到做到。”

  话音刚落,一道天雷落下,正好劈在阴玄盛前方不远大树上,只听噼啪一声,树干被劈成两半,树心燃起烈火,瞬间将整棵树烧着。

  晴天霹雳,而且还是在发完誓后,不免让人脑中迸出一个词——神灵证誓。

  发誓落雷,历史上也发生过数次,证明上天十方神灵已然知晓,会派神灵督促执行,对于那些没能执行的,降下天雷之罚,魂归地府,永世不得超生。

  因怕杀气影响母亲,陆晨收回杀气,冷眼盯着阴洛宁,众人惊恐异常,一个个觉得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就连阴洛宁与宫怀柏脸上也尽是紧张之色,两人从出生到现在,还没见过如此强大杀气的人。

  阴玄盛哼了一声,心底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杀了眼前两人。

  “有趣,有趣,小生熟读诸子百经,却从未亲见神灵证誓,今日大开眼界了!”

  突然头顶传来一个男子声音,众人闻言,纷纷抬头望向茅草屋顶。

  此时,茅草屋顶上摆着一小茶几,几上摆放茶具等物,一名儒雅男子正坐在茶几边,左手托腮,右手端茶,正静静望着下方众人。

  看这架势,应该坐在这有一阵子了。

  男子一身白衫,上有银丝云文,戴着白色狐狸面具,手中一把画着山河图的纸扇,极具儒雅之气,看上去与熟读诸子百家的读书人没什么两样。

  “爹爹,他是谁?”阴洛宁盯着屋顶男子,一脸惊慌。

  明明车队停下的时候,屋顶无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最显眼的位置,说明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带走他们的命。

  敢正大光明出现在阴家面前,肯定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

  少宗主宫怀柏也一脸惊讶,皱着眉头,很不愿意对上这人。

  阴玄盛额头皱成川字,没回答女儿的问题,而是拱手对面具男子说道:“在下阴玄盛,乃阴家二公子,今日带府上人马,出门迎接云剑宗少宗主,商谈小女与少宗主婚事,未曾想路上遭遇村妇辱骂,现误会已解开,还请白玉狐前辈不要笑话。”

  一听对方名叫白玉狐,众人终于松了口气,唯独阴洛宁一脸惨白之色。

  白玉狐乃江湖侠盗,一身步法无人能及,就连云剑宗宗主都自叹不如,再加上经常干些劫富济贫之事,在平民百姓中很有声望。

  白玉狐对着阴玄盛拱手,一副很有礼貌的样子,同时笑道:“你的女儿嫁给谁,与小生无关,小生只对这小子的誓言有意思。”

  原本阴玄盛准备在此地将陆晨了结的,毕竟神灵证誓没规定不能提前杀了发誓人,史上也有不少神灵证誓的发誓人提前被杀的,连誓言都没机会执行,自然神灵们也不了了之。

  阴玄盛连忙拱手说道:“既然前辈不是来找我们的,还请恕在下有急事在身,就此告辞。”

  白玉狐轻哼一声,在茅草屋顶轻轻一点,慢慢落入院中,同时口中说道:“难道阁下没听小生之言?”

  阴玄盛脸色苍白,很快知道了白玉狐要干什么。

  “三年,阴家不能对这小子动手,也不能请别人动手,但这小子提前找阴家讨要说法不算,三年之后,小生会过去看热闹,就算这小子身死阴家小生也绝不出手。”白玉狐摇着手中纸扇,笑着说道。

  阴玄盛脸色都转为青色,虽早料到他会这么说,但此时听他风轻云淡述说,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阴洛宁没有丝毫紧张惶恐,反而带着一脸倨傲之色,说道:“爹爹,陆晨天赋平平,在云剑宗修炼三年,还追不上女儿修炼一年,再让他修炼三年又如何。”

  阴玄盛闻言,内心终于好受一点。

  也是,陆晨资质平平,修炼这么久也没什么起色,甚至在云剑宗都排不上号,再让他修炼三年又如何?

  更何况没有云剑宗的丹药等修炼资助,他再修炼三年又能强到哪去?难道还能比得上他女儿?

  宫怀柏呵呵笑道:“岳丈,您无须担心,在云剑宗的时候,他的修炼天赋是最差的,就算给他修炼个十个三年,也只会死在自己誓言之下。”

  什么天赋最差,拥有前世记忆的陆晨当然知道原因,是功法的问题,与天赋无关。

  阴玄盛听了,更是觉得有道理,陆晨再修炼三年,实力肯定也就那样,到时候不死在他们阴家手里,就死在神灵的天雷之下,何必去顾忌一个只能活三年的小家伙?

  浪费精力不说,还浪费时间。

  白玉狐收起纸扇,面向宫怀柏,笑道:“少宗主也同样,如果小生发现少宗主差人提前动手,到时候可别怪小生白玉狐没提前打招呼。”

  阴玄盛冷笑一声,大手一挥,说道:“我们走。”

  宫怀柏也带着淡淡轻笑,驱马前进。

  对于他们而言,陆晨就算再修炼个三十年又怎样?照样不是他们对手,对于这种人,用得着白玉狐作保?根本无需担心。

继续阅读:第3章 我不是好惹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惹无敌的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