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敌的我回来了
断雁西风2019-12-26 17:083,016

  第一卷  第1章 本章字数2793

  昏昏沉沉中,陆晨渐渐清醒,看着眼前满是蛛网的房梁,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这十多万年,他纵横三十三诸天,屠尽妖魔荡平神魔各界,所有大能听他的名字都要打个寒颤,打内心恐惧。

  奈何他内心一直有个过不去的坎,以至于破开天道时被心魔所缚,魂飞魄散。

  我不是死了吗?陆晨一脸疑惑。难道这是死亡前的记忆回放?

  挣扎爬起身,坐在床上,陆晨一脸木然环顾四周,打量着屋内场景,很熟悉,又很陌生。

  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是家,是他数万年魂牵梦绕的家,数万年都无法回去的家。

  这一刻,他很想哭,就像失散多年的孩子找到父母一般。

  随着脑中封尘的记忆苏醒,他终于明白今年是哪年,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上个月,他在云剑宗莫名其妙被人重伤,然后云剑宗以他惹事生非打伤宗门弟子为由,将其逐出山门,随便叫了个马夫将他送回金云镇老家。

  什么惹事生非,什么打伤宗门弟子,全都是莫须有的罪名,这一切应该是某人在幕后安排。

  抱着头,陆晨自语道:“我回到了十五岁,这是真的吗?”

  就在此时,茅草门开了,一名少妇端着瓦盆进入。

  少妇面黄肌瘦,身形孱弱,但一举一动之间透着娴雅,不似村姑田妇。

  陆晨喜极而泣,轻声叫道:“娘。”

  不知道是十万年还是二十万年了,反正上万年了,他无时无刻都在回忆一家人团聚的时刻,此时终于梦想成真,如何不欢喜?

  少妇名叫柳婉莹,是金云柳家的千金,与阴家修炼天才阴玄心有婚约,可她不愿嫁给一个她不爱的人,拒接了阴玄心,甘心在这村野荒郊寒耕热耘。

  听闻有声,柳婉莹望向床上,这才注意到陆晨已坐起,正带着笑意含泪望着她。

  柳婉莹喜极,立即放下瓦盆,含泪道:“晨儿,你终于醒了,这几天吓死娘了。”说着,上前抱住陆晨。

  感受着真实的触感,陆晨意识到这不是梦,他真的回到了数万年前,虽然不知道原因。

  “我回来了,娘,孩儿不孝,让你担心了。”

  柳婉莹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云剑宗不要你了?你身上这些伤又是怎么回事?”

  陆晨原本想开口说明,但一想母亲会更为担心,淡淡笑道:“没事,就因为一些小事,跟那里的弟子打了一架,回来疗伤。”

  云剑宗是方圆百里最大的宗门,附近十多个宗门都没云剑宗大气,对于疗伤丹药之类的,云剑宗连数目都清点直接发放,令周围宗门眼红,哪有什么回家疗伤。

  柳婉莹也不点破,对于她而言,儿子能安然无恙活着就好,就算被云剑宗逐出也没关系。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

  在人声之中,还有马车车轮的吱嘎声,一听就知有车队从门前经过。

  “前面就是金云镇了,今日我阴某人做东,还请少宗主不要嫌弃。”

  这声音很熟悉,柳婉莹闻言大惊,连忙往窗外望去。

  与前世记忆一模一样,陆晨作为过来人,怎会不知说话的是谁,那位自称阴某人的,名为阴玄盛,金云最大家族阴家中,族长的第二子,阴玄心的哥哥。

  “伯父太客气了,明天开始,我就要称呼您一声岳父,晚辈怎会嫌弃?”一名少年的声音响起,让陆晨双手指甲都快掐入肉中。

  阴玄盛闻言大笑:“何必明天,现在你就是我阴家的女婿了,哈哈哈哈。”

  那少年的声音太熟悉了,就算过了数万年,陆晨依然清晰记得那位云剑宗少宗主宫怀柏。

  表面一副正人君子模样,但背后阴谋诡计各种栽赃嫁祸,在云剑宗,陆晨没少受那混蛋陷害,也没少受他毒打。

  柳婉莹闻言,眉头一皱,想要朝门外走去,陆晨原本想拉住母亲,可他刚刚从昏迷中苏醒,身体还没多少力气,没等伸手母亲已经出门。

  还没出门,就听到母亲说道:“亲家,亲家,您只有一位女儿,何时又来了位女婿。”

  陆晨立马扶着墙壁,出了房门。

  站在门边,他第一眼就发现门口大路上的众人。

  五辆马车,上面满是箱子,里面装的应该是各种金银财宝。押运马车的大多数都是云剑宗的内门弟子,一个个实力不俗。

  在车队后方,还有上百名衣着杂乱的普通人,这些人手中捧着绫罗绸缎或者各色小木盒。这些都是阴玄盛请来撑场面的,大多数都是从大街上随意请来的短工。

  在车队前方,一名中年男子与一名儒雅少年各骑一马,正带着疑惑盯着门口柳婉莹。

  中年男子一身锦衣,左手抓着一把剑,他就是阴玄盛了。至于他旁边的那名少年,他就是云剑宗的少宗主宫怀柏了,陆晨每次见到他,都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

  宫怀柏合上手中纸扇,装作生气模样:“这位是谁啊?怎么称呼阴二爷为亲家?莫非洛宁与他人有婚约了?”

  在两人背后的马车上,一名少女探出头来,瞧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竟然是阴玄盛的女儿阴洛宁,也是陆晨三年前被迫签订婚约的未婚妻。

  看着眼前这一幕,陆晨呆住,这些如前世经历一模一样,丝毫不差,难道是命运重演?

  阴洛宁满脸怨恨,怒视柳婉莹,喝道:“我们认识吗?少胡说八道!”

  柳婉莹受了惊吓,半天都没发话。

  三年前,阴洛宁各种献殷勤。还没过门,端茶倒水样样不含糊,就连柳婉莹一度认为自己可以放心,觉得陆晨有了可以托付终生的人。

  陆晨连忙拉住柳婉莹,说道:“娘,不用说了,阴洛宁当初要跟我订婚,是因为她要借我的名义进入云剑宗,现在,我没利用价值了,没必要在攀这种亲。”

  其实以阴洛宁的天赋,经过云剑宗的选拔进入其实不难,但新晋弟子一般都是杂役,有些天赋强的,直接可以成为外门弟子,然后修炼个三年五载,正式拜入云剑宗,成为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最大的不同,是外门弟子没有师尊,全靠自学,而内门弟子则有师承,如果天赋高,人品好,还能成为长老们唯一的亲传弟子。

  当年云剑宗一位长老欠陆锋一个人情,就跟云剑宗的人说了声,发请帖让陆晨去云剑宗报道,拜入他的门下,直接成为内门弟子。反正他座下的弟子多他一个不多。

  也就是那个时候,阴玄盛说陆晨前途无量,就将女儿阴洛宁许配给他,因急着要去云剑宗报道,连婚约书都没签订,说到了年龄直接成婚。

  阴洛宁比陆晨大三个月,加上貌美身材好,想到她会成为自己的妻子,陆晨当时正兴奋着呢,哪会怀疑被人利用。

  去了云剑宗后,那位长老听闻阴洛宁是陆晨未婚妻后,加上阴洛宁修炼天赋高,也一并收为内门弟子。

  没想在入门一个月后,阴洛宁彻底变了个人,不仅修炼天赋惊艳宗门上下,还不知何时攀上了少宗主,甚至与少宗主有过床笫之欢,将他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彻底甩到了一边。

  一切都是骗局。

  他被利用了。

  什么婚约书需要阴家族长审核才能正式生效,什么承诺给阴洛宁一个庄园以及五千两黄金做嫁妆,什么回来之后直接成亲,什么能让父母安享晚年。

  这些全都是欺骗他用的鬼话。

  反正这些全都是水中月镜中花,随便怎么说都可以,反正日后不可能实现。

  柳婉莹不相信眼前是真的,面色焦急询问道:“亲家,难道您忘了,三年前,您不是已将洛宁许配给晨儿了吗?”

  阴洛宁哼了一声,怒道:“我是什么人,他又是什么人,我爹

  爹会把我许配给他?哼!”

  听到这话,柳婉莹更急了。

  阴玄盛假装愣了下,看向背后,只听众人嚷道:“婚约?那个小子配得上阴家大小姐?”“婚约?对一个未婚先孕,侮辱阴家的人生下的杂种,阴家避之不及,还婚约呢?嘿嘿!”

  这些人都是阴玄盛请的人,自然早就打了招呼,帮阴家说话,事后还有钱拿。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更是让柳婉莹脸色苍白。

  似乎一瞬间,柳婉莹老了十岁,整个人都快站立不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惹无敌的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惹无敌的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