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事情的开始
颜如玉2019-10-23 15:562,353

  邢运吃了他买的汤圆,却不等于原谅了他。

  末了,她将桌面收拾干净,别无表示地准备退出办公室。

  “等等。”夏柯的语气与往常不同,不是半吊子命令里携带着调侃,若邢运直觉没错,夏柯肯定有事告诉她。

  “下个项目,我要去四川出差半个月,你作为夏太太,可能要辛苦一段时间。”

  邢运转身。

  “出差?”

  夏柯是当真不把周凝的事放在眼里了。

  邢运一时间不知道心里的这股气愤还能不能维持下去。

  是他太相信太她,还是他太相信他自己?

  其实邢运相信夏柯不会招惹别的女人,但有些触及心肝脾胃的情绪,根本无从躲闪。

  在公事面前,邢运挂上职业一笑,开口道:“夏总日理万机,我作为公司的一份子,定当竭尽所能。”

  彼时,邢运心里想着:但原谅你是不存在的。

  夏柯郑重地点点头,现场将邢运上交的文件翻阅了一遍,稍微指点几句后批准了她的文案。

  “什么时候走?”

  “下午。”

  下午,怎么提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客户刚刚打电话邀约,跟另一个投资商一起,时间紧。”夏柯随后解释。

  耀阳在高楼大厦里层叠交错,穿透的一层光影打在夏柯耳边,他的脸上浮着温润而低调的笑,修长的手突然伸出,环过邢运的纤细的腰际,坚韧有力往前一带,邢运紧紧贴在了夏柯硬朗的腹肌上。

  虽然结了婚,邢运依旧不禁脸色泛红。

  办公室里没别的人,她也是有正当名分的妻子,可碍于情景设置,邢运惊慌挣脱。

  “在公司呢。”邢运下意识瞥了一下周围。

  注意一下形象。

  夏总的办公室单独成间,不透明也没人能看得到。

  但她依旧害臊得很,或者说,心里那股气还没消。

  夏柯轻轻吐着热气。

  才惹了她生气,立马又要出差,夏柯心里愧疚难受,其中不乏夹杂着难分难舍。

  他骨节明晰的手指搭在邢运肩上,脚步向前靠近,稍稍用力将邢运的肩膀放到自己胸口,把眼前娇俏的人儿紧紧拥入怀中。

  什么话也没说,屋子里安静得很。

  邢运细听着他的心跳声,干脆,清澈。

  像一面明亮的镜子。

  像春水穿过青青草丛,浸润着华夏圣地。

  这一刻,她感受到夏柯铺满虔诚真挚的爱,在她周围徐徐散开又包裹。

  “等,”

  “等你回来,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邢运开心不起来,但好歹没之前怒火兴旺。

  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低垂,脚步凝滞。

  “好消息——”夏柯提起精神,挑眉勾笑,声音低沉,“难道——我要当爹了?”

  “……”

  他的眼睛好似一眼要将人看穿。

  隐藏在邢运心里的那点儿小秘密不值一提。

  “走开走开,我出去工作了。”邢运抱着一摞文件要回岗位。

  “不是啊?”夏柯有点儿失落。

  嗯,是啊。

  邢运:“想什么呢!”

  夏柯:“……”亏我连孩子名儿都想好了。

  环线拥挤,一辆黑普迅速从窄道汇入车流中,熬不过堵车的劲儿,邢运干脆将车开出主线路,顺手一挥,打了辆摩托。

  她偷溜着回家,只为帮他收拾行李。

  半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现在想想,嫁给夏柯没一点儿好,他成日里工作繁忙,时常出差,动不动惹恼人,当初那么草率地领证办婚礼,她如今真是后悔了!!

  邢运捧着夏柯的衣物,虽然表面都是嫌弃抱怨,身体却很诚实,将夏柯要用到的衬衫熨烫好,拿了收纳袋整整洁洁一样不落地收拾好东西。

  男人插裤站在门前,背部抵着墙,慵懒地盯着为他忙碌的家伙。

  她收拾的很快却仔细。

  “结婚能提高一个人的综合应变能力!”夏柯不冷不热说出一句话,“显然,在你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

  邢运吓得身体一抖,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好意思吗,你出差我出差?”邢运瘪了瘪嘴,将手上的东西往床上一扔,甩手不干了。

  接了杯水,咕噜咕噜下喉。

  天下烈阳一般毒,热使人躁,躁让人心不在焉。

  这天下午,夏柯如期离开,走的匆匆忙忙。

  邢运没去送,一来公司有要紧事,再者,她还没那么轻易原谅他呢。

  出门的时候夏柯说:“送送我,我舍不得你。”

  邢运心想:以前又不是没出过差。

  好不容易她收敛了矫情,换夏柯上身了。

  依依拿着文件在一旁注目观察,啧啧啧几声,不忘埋汰:“夏总刚走,犯相思病了?”

  “去去去!你赶紧找个男朋友管管你吧!”

  话戳到依依的心窝上,依依白了她几眼,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邢运埋头在一堆文件里,忙完工作就画画。

  脑子里嗡嗡的,始终不能平静。

  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

  直到微信窗口抖动:

  立马回:我到了老婆,不用担心。

  邢运松下一口气,抿了抿薄如蝉翼的粉色唇瓣,咧嘴一笑,久久看着对话框。

  输入“男孩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一会儿改成“谁担心你了!”发出去。

  夏柯:“我不擅长揭穿一个人的口是心非。”

  “噗嗤!”一声,邢运笑开。

  你很擅长好吗?

  在夏柯的重点辅导以及培养下,邢运的做事水平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接连处理完一堆文件,颈椎一阵酸痛袭来。

  日子不紧不慢过去一周,夏柯每天固定耍耍嘴皮子。

  立马回(夏柯):“老婆,你要告诉我的好消息到底是什么?”

  邢运顺溜地打出:“回来就知道了。”

  立马回(夏柯):【/傲娇脸】

  也许是经过时间的洗涤冲刷,邢运心里的那股怨气已然消失殆尽,尽数化作星星点点的思念散布整片天空。

  邢运说:我想你了。

  这是两人吵架近十天以来,邢运首次缴械投降的时候。

  夏柯对着手机屏幕痴痴一笑,将手机抱在怀里好一会儿:“同想。”

  “这边提前结束,我快回来了。”

  邢运:“那我把好消息先透露给你吧……”

  夏柯盯着屏幕良久,没收到信息,不由得心中一紧,立马拨通电话,传来已关机的提示音。

  应该是手机没电了吧。

  明明办公室有充电的地方,可她一贯大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欠我一个初恋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