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
禾火姑娘2020-08-22 22:461,557

  听到警察局三个字她一个激灵,倏地睁开眼睛连忙坐起身来:“他犯什么事了?”

  “你过来再说吧,这里是窖心分局。”

  还不待李言溪回答,对方“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喂…喂”她按下挂断,连忙起床,风风火火的穿上衣服出了门,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往警察局赶。

  警察局内,李言溪一走进去就看到姜昱珩坐在一个办公桌前,脸上身上还挂着彩,她心下一惊,连忙走了过去。

  “警官,他犯了什么事啊?”

  坐在姜昱珩对面的警察用手指着一个方向道: “人家一对情侣吵架,他直接上去给人家打了一顿,你看把人家给打的。”

  李言溪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男的被打得鼻青脸肿,一个女人在旁边小声啜泣。

  “警官,那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这个你们得看当事人愿不愿意和解,你们自己协商一下。”

  李言溪指了指姜昱珩:“那他身上怎么也受了伤?”

  “我们赶到的时候,正有几个人在群殴他。”

  “那他也是受害者,为什么我们还要找他们和解。”

  “那是因为是你们先动的手。”

  “姜昱珩,起来。”李言溪拉起姜昱珩的胳膊,往那对情侣的方向走去。

  走到那对情侣面前站定,李言溪出了声:“给人家赔礼道歉。”

  姜昱珩迟迟没有反应,李言溪一时气急,扭过头望向他:“你聋了吗?姜昱珩。”

  “我又没错,我干嘛道歉?”他不依不饶。

  “别人情侣之间吵架你没搞清楚状况上去打人你还觉得自己没错?”

  “我不认为我打一个对女人动手的男人有错。”

  李言溪敏感地捕捉到关键词:“他对女人动手?”

  “对,我当时看到他打了这个女人一耳光,对她拳打脚踢。”

  李言溪用眼神询问那个鼻青眼肿的男人:“是这样的吗?”

  男子嘴里说着粗俗的话语:“是又怎样,我打我的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管天管地,管不得老子拉屎放屁。”

  “警官,你们听到了吧,他打人是事出有因。”

  警察也楞了一下:“那你男朋友打人也是不对的,要是个个都以暴制暴还要警察干嘛?”

  李言溪一时也没意识到警察对姜昱珩的称呼,下意识询问道:“那我们还是要跟他们和解是吗?”

  “对。”

  “听到了吗?姜昱珩。”

  姜昱珩的声音细如蚊蚋:“对不起。”

  被打得鼻青眼肿得男人抠了抠耳朵:“什么,大点声,我听不见。”

  姜昱珩放在腿侧的双手握紧了拳头,手臂上的青筋乍现,泄露了他此时的真实情绪,他的音量高了八度:“对不起。”

  男子心情很好地吹着口哨:“道歉我接受了。”

  “那我们就算和解了。”李言溪拉着姜昱珩转身离开。

  “我只是说道歉我接受了,我有说过就这样和解了吗?”

  李言溪顿住脚步,放开姜昱珩,重新转过身:“那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至少要赔偿给我吧。”

  “好,你要多少?”

  “3万。”

  “3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呢?你这就是点皮外伤。”

  “不赔偿那我就不答应和解,我会向法院起诉你们。”

  “好啊,既然你不同意和解那我们也会起诉你,看这情况,我家这位的情况比你更严重,你应该会赔偿的更多。”她顿了顿,一脸风轻云淡,像在谈论天气一样:“噢,对了,还有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虐待罪】——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这样你还确定要起诉我们吗?”

  男子脸色慌张,眸底闪过害怕,嘴上却充着好人,摆着一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高姿态:“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他打了我,我也派人打了他,扯平了。”

  “行,那就扯平了。”

  李言溪拉着姜昱珩走到警察面前:“他答应和解了,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不行,还要做个笔录。”

  李言溪放开姜昱珩的手:“行,怎么做?”

  警察望向姜昱珩:“身份证。”

  姜昱珩迟迟没有动作。

  警察好脾气再次重复了一遍:“身份证。”

  “没有。”

  警察也来了脾气:“没有?你这什么态度?”

  李言溪见状连忙打着圆场:“不好意思,警官,他身份证过期了还在补办中,你看我的身份证行不行?”她连忙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警察,姜昱珩下意识瞥了一眼。

  警察摆了摆手:“不行,要当事人的,记得身份证号码也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海报成精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海报成精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