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谋生就已经用尽力气
禾火姑娘2020-08-22 22:511,555

  李言溪担忧地问:“身份证号码你记得吗?”

  姜昱珩点了点头。

  李言溪看着他字迹工整的写着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她默默地在心里记下一串数字。

  “你去大厅坐着等吧,做笔录需要点时间。”警察望着李言溪道。

  李言溪走出了办公室,在大厅找了个位置坐下。

  姜昱珩配合着做着笔录,做完笔录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他走到大厅就看到李言溪歪着头在椅子上睡着了,他走了过去,轻轻推了推她。

  李言溪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笔录做完了吗?”

  姜昱珩淡淡的应了声:“嗯,我们回家吧。”

  李言溪站起身甩了甩头,站起身来,两人一同走出了警察局。

  马路上,姜昱珩伸手拦了辆空车,两了车,中途路过一个24小时的药店,李言溪急忙出声:“师傅,麻烦停一下车!”

  “好勒。”司机踩下刹车。

  姜昱珩有些不解,扭头询问道:“你不舒服吗?”

  李言溪没吱声,打开车门下了车,小跑着进了药店,不多时,便折返回来。

  她上了车,关上车门,气喘吁吁道:“好了,师傅可以走了。”

  隔着透明塑料袋姜昱珩隐约可以看见里面都是一些跌打止痛的药品,一时之间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爬上心头。

    回到家已是深夜,李言溪将塑料袋放在茶几上,看着姜昱珩往浴室走去,她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先处理伤口。”

  姜昱珩讶异地看了她一眼,抬脚走了过来,顺从的在沙发上坐下,李言溪打开袋子,把药从里面拿出来,用棉签蘸酒精往他的额头上涂抹。

  酒精涂上去有一丝刺痛,姜昱珩蹙了蹙眉,开口询问 :“你刚才下车是去买这些药的?”

  “嗯。”李言溪专注地清理着伤口。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买来处理伤口的。”

  “其实你不用管我。”

  李言溪一时气结,下手没了轻重:“合着我给你买了药你还不领情,早知道就不管你痛死你得了。”

  姜昱珩吃痛发出痛呼:“嘶…”

  李言溪连忙放柔了动作,本能地道歉:“对不起…我下手太重了。”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说话太气人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哪怕就是看到路边的阿猫阿狗受伤了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何况你是人。”

  姜昱珩一下子炸了起来,音量陡地提高了八度:“你居然拿我跟阿猫阿狗比?要是让我的粉丝听到你死定了。”

  李言溪冲他做了个鬼脸:“我好怕哟。”

  姜昱珩一阵气结。

  李言溪低下头继续帮他处理着其他地方的伤口,神情专注,姜昱珩的情绪平静了下来,望着她头顶的旋,有些征楞出神。

  直到李言溪给他的伤口贴上创可贴,嘱咐道:“好了,记住这几天伤口不要碰水。”

  姜昱珩这才回过神来,敛下思绪,语气真挚:“谢谢。”

  “不客气,呃……好困。”李言溪站起身打着哈欠往卧室走去:“我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姜昱珩望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见才收回目光,瞥到手臂上贴着的创可贴顿了顿,继而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摸到一处创可贴,仿佛刚才那温热的触感还停留在上面,心底竟无端生出一丝眷恋。

  可能自己太久没有享受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了,才会有这样的念头滋生,姜昱珩暗想。

  他甩了甩头,试图把那陌生的念头甩出去,起身去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他回到卧室,躺回海报里。

  昨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在脑海回放,明明身体很疲惫,但脑子却很清醒,辗转难眠。

  他试探地轻唤道:“李言溪?”

  “嗯。”迷糊的声音传来。

  “你也睡不着吗?”

  “本来快睡着了,然后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就醒了。”

  “你一定是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吧?”

  “为什么这么说?”

  “缺乏安全感的人一般睡眠都很浅,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不敢睡太熟。”

  “可能吧,以前身上没有钱交不起房租的时候,我总是拖欠着,可是我害怕半夜房东会把我扫地出门,所以晚上我不敢睡太熟。渐渐地,就养成习惯了,不是说21天可以养成一个习惯吗?”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久?”

  “三年吧。”

  姜昱珩心底无比震惊,震惊之余还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眼眶微红:“那段时光很难熬吧?”

  “那时候真的觉得难熬,原来光是活着就已经用尽所有力气了,梦想变得特别的遥不可及,就像天上的星星那么遥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海报成精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海报成精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